每经专访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副秘书长张茉楠:“一带一路”合作成果超预期 中企国际化战略有待升级

  每经记者 胡健    实习记者 吴林桐    每经编辑 陈 旭    

  “一带一路”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是全方位、多层次的。6年来,“一带一路”建设的成果远远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然而,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耕”与“扩围”,我们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即如何向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国际合作新范式迈进。

  当前欧盟提出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包括在透明度、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标准规则等方面提出更高诉求,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诸多发展中国家如何与高标准对接,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近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共同主办的“2019年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北京举行。

  会议间隙,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副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茉楠博士就“一带一路”建设目前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及未来展望等内容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

  3月下旬,习近平主席出访欧洲时曾表示:“中国的发展不是独善其身的发展,‘一带一路’就是要同愿意与我们合作的世界各国,实现互利共赢的发展,最终实现人类的和谐共生。”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本月下旬在北京举办,这是今年中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之一,也是共建“一带一路”迈入新阶段的重要标志。“一带一路”建设未来的发展方向和面临的挑战主要有哪些?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有多远?让我们听听专家怎么说……

  “一带一路”合作已超当初预期

  NBD:您一直以来对“一带一路”建设和发展颇有研究,听闻您近期随国家高端智库访问团赴欧洲开展了一系列访问和交流活动,这次出访回来有什么最新的感受,您认为未来“一带一路”继续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张茉楠:从2013年提出至今,“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实际上已经大大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目前的发展已不仅仅局限于沿线64个国家或地区。随着“一带一路”区域的进一步拓展,已经延伸至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南太平洋等地区,同时也从原先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和相对比较落后的区域,向更广阔的欧洲发达经济体拓展,比如意大利就作为G7(七国集团)成员中第一个签署这一合作文件的国家,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

  因此,“一带一路”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区域性合作倡议,它正在成为全球性的合作倡议。

  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从区域合作、次区域合作到被写入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的多个决议,已经成为全球性公共产品,对全球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本月初中欧领导人举行会晤之后,双方明确达成联合声明,并就“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互联互通对接达成共识,加上此前“一带一路”倡议与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非盟2063年议程、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等区域发展规划和合作倡议有效对接,形成了促进互联互通、支持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合力。可以说,“一带一路”整体发展的范围、层次和领域越来越广。

  从合作内容看,我们知道互联互通这一主题词最初注重道路、港口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更强调的是硬件。而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从国际产能合作、贸易投资便利化自由化,包括多边金融融资,再到现在的一些标准和规则,数字贸易和信息基础设施的联通等,开始呈现出一些软性基础设施合作的新特征。

  当然,在“一带一路”迎来发展新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也就是如何向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国际合作迈进。2018年欧盟提出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强调在透明度、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规则等方面的高标准,要求政府采购进程公开化和透明化,提出要加强基于共同认可的规则和标准的双边、区域性及国际性合作。因此,这对“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与之对接。

  这不仅仅是合作问题,也是发展阶段、水平提升的问题,这就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有些甚至涉及国家政策、法律监管措施和市场准入标准等,如何打破市场壁垒,非常重要。这种合作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期,比如当初只是想搞一些基础设施和项目规划以及多边融资等,而实际上当前及未来的挑战和任务将更加艰巨。

  要把向纵深推进的挑战当机遇

  NBD:这些挑战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张茉楠:刚才谈到的是国家间合作的层面,在跨国公司层面的合作过程中,同样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

  这次随国家高端智库访问团出访欧洲,与法国智库和商会深入交流。在交流过程中其实也碰到过一些微词或质疑。

  比如有法方企业指出,2015年中法签订第三方合作声明以来已取得一些进展,也成立了中法第三方合作基金。但由于法中在标准规则、文化理念、公司治理架构上存在较大差异,合作不十分顺畅。比如中法企业去投资非洲第三方,但是中法在技术标准和市场运作,甚至在公司治理结构及理念文化上都存在一些差异,这也代表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异,以及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

  要怎么去弥合这种差异,实现共同合作至关重要。尽管长远愿景很好,但在具体落地的过程中,如何甄别项目、如何开展多边融资、如何真正给当地创造价值,这都是很重要的课题。双方不仅仅是去做投资,而是要把投资转化为当地的经济增长和企业效益,要惠及当地民众。

  就像习近平主席指出的,共建“一带一路”要从原来的“大写意”到“工笔画”,工笔画就意味着“深耕”,怎样才能真正融入当地文化,并与发达国家在第三方合作中弥合彼此的分歧,这是中外企业合作中需要共同面对的挑战。

  还有一个层面是中国自身的层面。中国企业全球化布局对企业自身发展战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原来比较习惯于把企业在国内的运作模式,包括经验复制和推广到全球,这会面临越来越大的障碍。

  现在美国、欧洲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开始建立本国的外资安全审查机制,中国企业通过并购等方式购买国外的资源、技术、品牌,这种方式容易被国际社会解读为“抄近路”“走捷径”,因此会为此设立越来越多的保护壁垒和障碍。

  由于中国的产业配套体系比较完整、工人素质较高,企业到非洲和亚洲一些相对落后国家投资更喜欢用中国工人。如果未来中国企业更多着眼于为东道国创造就业,为当地百姓带来看得见摸得着的效益,就能消除一些疑虑,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共赢效应。因此,中国企业国际化战略也同样需要升级为“2.0”版本,即如何更深地融入全球化,带动更多国家的中小企业融入全球化,这是中国企业整体全球化战略转型的窗口。

  这几个层面都是“一带一路”向更深推进中引发出来的挑战,但这种挑战并不能完全视为一种威胁或风险,反而是可能带来一种机遇。只有直面这些风险挑战,中国才能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成为构建开放性世界经济体系中的重要推动力量,而不会让别国将“中国崛起”看成一种威胁。

  人民币国际化舞台会越来越大

  NBD:“一带一路”发展势必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贸易结算、项目融资与直接投资、货币互换和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的重大机遇。您认为我们距离建成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的“人民币区”还有多远?我们将通过哪些具体方式和步骤来实现这一目标?

  张茉楠:很难断言人民币国际化的具体完成时间。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要成为国际货币,与一国的整体实力和全球影响力息息相关。

  此次出访欧洲,我们与伦敦金融城和匈牙利中央银行都有过沟通和交流,我们发现在国内看到的人民币国际化,与欧洲看到的人民币国际化,视角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喜欢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视为发展战略;而他们更愿意把人民币国际化看作是一个中国主动通过开放实现经济金融融通,进而实现整个经济体系融通的过程。

  这相当于一种是外力推动,一种是内生作用,我们应该选择哪种路径?

  伦敦是世界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外汇交易中心,当前英国更关注绿色金融和熊猫债的发行以及中资金融商业银行在伦敦金融中心的落户情况对于提升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影响力。

  亚投行成立后,以沪伦通、债券通以及项目融资为契机,中英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合作,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双方通过优势互补,全面加强在金融产品、金融基础设施、贸易结算等领域合作,取得了实质性成果,其合作的手段、层次、覆盖领域更为广阔。

  中国与中东欧的匈牙利中央银行之间的合作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目前人民币已被纳入匈牙利中央银行的储备货币,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迈出的非常重要一步。

  除了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之外,现在人民币已经被很多国家纳入储备货币,作为“16+1合作”的重要平台,匈牙利中央银行提出“布达佩斯人民币倡议”,并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与合作。因此,“一带一路”贸易投资融资的深入,人民币在夯实跨境贸易结算货币的同时,也将大大促进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产生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NBD:近期彭博正式宣布,人民币计价的356只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这是中国债券首次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也是中国债券市场有序开放的一座里程碑。人民币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和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这对国际金融债券市场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茉楠:彭博把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纳入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债券加入后的占比已经达到6%,虽然比例还不高,但具有重要意义。巴克莱指数是全球债券市场的风向标,后来被彭博并购之后就改称为彭博巴克莱指数,它就像人民币加入SDR或者被纳入MSCI指数一样,实际上是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一个风向标,其战略和象征意义都很重大。

  纳入指数之后,债券市场就相当于作为投资标的,一方面将吸引更大规模的资金进入市场。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产品,随着交易量的增长,也势必会带来大规模资金量的注入。

  随着资金量的扩大以及金融产品的丰富,包括债券通、沪伦通、港股通等,以及多个人民币离岸中心的金融互联互通的意义更加凸显,这对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地位的提升将具有长期而深远的影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