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政协委员邓中翰: 科技产业“三管齐下” 在部分领域实现换道超车

  张媛 沈旭 王天禹

  [我们有着巨大的人口和市场,可以提供很好的换道超车的机会,这就很适合采用“领跑”策略。]

  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后,科技和创新成为继续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优化创新生态”、“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引向深入”等一系列表述,表明了当前国家推动科技创新的决心。究竟如何将政策落到实处?如何最大化实现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为此,第一财经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星微电子集团创建人兼首席科学家邓中翰。作为早期留学归国创业的人工智能、芯片领域的科学家,邓中翰对自主创新的重要性、国内创业创新环境的变化有着切身的感受。

  科技产业“跟跑、领跑、并跑”三管齐下

  第一财经:为什么您一直强调核心的技术标准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要做到自主可控?

  邓中翰:比如说,大家比较熟悉的DVD的标准,我们曾在DVD产业做大时,国外开始收取每台DVD17美元的专利费用。因为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我们就只是给别人做加工,这些工厂可以随时搬走,这些业务也可以随时撤掉,也就没有什么利润了。所以我们要推动自主创新,制定标准。

  我们科技产业应该是,在有些领域明显落后但技术路线又非常成熟,因此我们要“跟跑”,争取缩短差距。一些新兴领域的市场刚出现,比如像4G、5G,我们可以跟国际厂商一起进入这个赛道,我们就做到“并跑”,在有换道超车机会的时候要抓住市场机遇,我们有着巨大的人口和市场,可以提供很好的换道超车的机会,这就很适合采用“领跑”策略。

  高科技前沿领域是全人类文明进步的前沿,有很多无人地带,大家都没有做过。如果在这些无人地带,我们率先做一些研发和投入,并且申请了专利,然后由这些专利组成一种自主知识产权的体系,能够形成一系列的国家标准,那么在这个领域我们就可能抢先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从而实现跳跃式的发展。依托于我们的先发优势和市场优势,很多国际参与者就会和我们合作,换道超车和领跑就会非常自然地衔接。

  重大科技成果需要政府和市场发挥作用

  第一财经:经济转型升级,依赖于高科技的创新驱动,这个过程离不开国家政策、市场和资金的支持。您认为市场、政府以及其他主体之间应该如何协同配合?

  邓中翰:现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市场这只手,也有政府这只手,包括把通过税收、发债获得的资金,投入到一些科技领域,更好地扶持国家长期发展所需的关键技术。有些领域,市场可以自发竞争发展;但还有一些领域,特别是投资周期长、投资密度大、企业可能难以独自维持生计的领域,还需要国家参与其中,就像公共交通、公共设施建设一样。

  在过去,有很多高科技成果,可能是个别人在实验室或者在车库中就能够发明的,随后就形成了大的公司和产业。但到了今天,这些公司已经把能看到的成果都摘取了,那怎么办呢?就需要国家的投资和引导,在一些企业难以进入的领域去推动。一些科技成果对大家都有好处,就要把国家和社会资源,以及对未来市场的预期,有效地整合起来。

  同时,我们今天面对的重大挑战往往是全球性、未来性的。在这些重大的挑战面前,就需要我们理性地用政府有形的手去牵引,带动市场投资的积极性,从而更好地解决科技前沿问题。这样才能更好地发展经济,提高百姓的幸福指数。

  深化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安防中的应用

  第一财经:今年您提交的政协提案中,“安全”是关键词之一。从您所在的领域来看,如何利用专业所长为这样的美好生活做出贡献?

  邓中翰: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公共安全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果,特别是在老百姓熟悉的图像采集方面,很多视频摄像头让大家切身感受到了安全感,对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稳定、大幅提高破案率起到了重要作用,从而有效保证了社会安全、公共安全,应该说这是我们国家新的名片。

  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谈到“深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研发和应用”,如何深化?我们在公共安全领域里,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应用,比如像面部识别等等,在火车站、银行、学校、医院采用这些技术,甚至现在支付也开始刷脸。在公共安全领域里,我带领我的团队也做了大量研究,我们针对相关设备,形成了一系列的标准体系,然后由国家来变成整个行业所用的强制性的标准体系。同时能够更好把新的技术功能融入到这个体系中去,给老百姓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创新创业的氛围正吸引人才归国创业

  第一财经:在改善创新创业环境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邓中翰:这些年创新创业环境已经有了很大改善。我刚回国时,还没有风险投资的概念,中国还没有任何一家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当时我就在思考,在做芯片的过程中,怎样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包括吸引海外留学人才回国,这需要在体制上做创新。

  现在国家推出了很多深化改革的举措,包括减税、鼓励企业创新发展、减少审批流程和缩减冗长的程序等。同时我们也看到,过去科研体制“两张皮”的问题,也通过我们的政、产、学、研方面的创新,和以企业为创新主体的机制逐渐得到解决。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在金融资本市场的扶持下,已经形成一个非常庞大的生态体系,国内也已经形成了创新创业的氛围。这个时候如果把握好当前国家稳中向好的发展形势,就能吸引留学人才投身于这样一种发展的洪流之中。

  第一财经:就您所在的人工智能和芯片领域,人才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这样的人才未来的前景会是怎么样的?

  邓中翰:当前这些领域非常缺乏人才,因为要经过长时间沉淀,才能够真正喜欢这些专业,需要多年努力才能在专业上有所建树。现在计算机科学、数学及电子工程等领域,我们的学生比例实际上越来越少了。这次出台的国家政策里,我看到有一条,从中小学就开始培养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我认为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政策。这将创造更好的环境,鼓励更多人才进入这个领域,几年后他可能就是在该领域做出贡献的工程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