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制度层面的扩大开放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经济面临国内改革发展新情况新问题的同时,还遭遇了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和复杂敏感的外部环境,不过这并未影响扩大开放的坚定步伐。

  1月29日至3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外商投资法草案二审稿及相关议案。草案明确对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的保护,包括征收及补偿、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等的自由转出等规则,并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相关草案是去年12月23日正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时隔仅一个月,人大常委会加开会议专题审议,正体现了扩大开放的坚定决心。

  回顾过去一年多,从决策层在种种国际重要场合宣示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到出台降低关税、放宽外资准入和减少外商投资限制之类的举措,再到近期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和外商投资法草案,可以说中国正在进行由点到面、由具体政策到制度层面的开放。

  以去年12月25日发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为例,清单主体包括“禁止准入类”和“许可准入类”两大类,共151个事项、581条具体管理措施,标志着我国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皆可“非禁即入”,即凡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企业或个人经营的行业和项目,都允许其经营,且不限于外商投资,也适用于内资企业,可以说是一次对内对外全方位的开放。

  至于长期以来备受关注的知识产权问题,为建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去年底中央决定在最高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统一审理全国范围内专业技术性较强的专利等上诉案件。今年初,旨在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保护的《专利法修正草案》,已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

  可以说,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之内,连续释放知识产权保护、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和外商投资法三项“重磅”政策,既是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坚持开放与发展相结合的主动开放,也是对标国际先进标准,与国际通行、接轨的需要,为国际社会所乐见。

  的确,从中国经济自身发展而言,过去数十年快速发展很大程度得益于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但是,过去对外开放着力点主要是通过关税减让和各种优惠措施,促进商品和资本自由流动,随着当前内外环境的变化,数量型开放向质量型开放升级势在必行。或者说需要更高质量的开放,主要体现在制度层面,即促进国内相关规章制度对标国际先进标准,与国际通行、接轨,体现监管一致性。

  因此,未来中国需要在许可、产业政策、竞争政策、环境保护、知识产权、营商环境等方面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且更主动参与全球经贸规则制定和全球治理体系建设。

  世界经济也需要中国扩大开放。当前,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频现,让初现复苏迹象的全球经济蒙上一层阴影,根据世贸组织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最新世界贸易景气指数为98.6,是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且低于去年三季度的100.3,同时下调了全球贸易增速。此时,作为在全球贸易格局中分量越来越重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政策何去何从影响不容小觑。

  总体而言,虽然逆全球化、贸易摩擦等让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日趋复杂,但不论是经济发展内在要求,还是推动全球经济复苏,都需要中国坚定开放步伐,而且是制度层面的高质量开放。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