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外汇交易逻辑生变

  周艾琳

  [截至上周收盘,美元/人民币报6.7482,已经升破了此前对人民币偏乐观派的交易员6.8~6.9区间波动的预期。]

  截至1月11日收盘,人民币创近半年新高,中间价则创五个半月新高,当周涨幅1.7%,暴涨逾千点,当周创2005年汇改以来最大单周升幅。

  “过年前,企业普遍会存在结汇的需求,有一波结汇行情,但人民币近期出现的暴涨,还是更多与美元多头大量平仓、人民币空头回补有关。”某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短期涨幅较大,近期可能人民币无法持续大幅走强,区间震荡仍是大概率事件,但其实上周美元的抛售已经初现端倪,虽然之后可能会出现反复,但2019年整体仍倾向于看弱美元。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众多机构对2019年的人民币预测,主流机构的点位都在6.9的水平,但不乏机构近期表示了调升人民币汇率的可能性。“尽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持续,但我们认为人民币会继续升值,我们此前预计美元/人民币到年底升值至6.65的水平,但我们现在认为不能排除出现更大涨幅的可能性。”渣打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Roberts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此前就看空美元,但当时并不认为新兴市场和G10货币已全面触底,因此催化剂还是缺失的,但近期催化剂越发显现——市场的预期出现重大变化,美联储加息立场的软化、美债收益率大幅走低是主因。”

  无独有偶,中航信托首席宏观策略总监对记者表示,经济增长放缓不意味着汇率走弱,受国内需求下降影响,进口也会同步下降。贸易顺差保持平稳,仍构成人民币币值稳定的基础。

  人民币创2005年汇改最大涨幅

  截至上周收盘,美元/人民币报6.7482,已经升破了此前对人民币偏乐观派的交易员6.8~6.9区间波动的预期。前一周,美元/人民币仍维持在6.87的水平。

  同时,美元指数大幅走软,不但跌破此前维持多时的97大关,更是最终跌至95.2附近。随之,欧元对美元也录得较大涨幅。这主要与美联储持续对加息发出谨慎信号相关。

  “此前市场大量仓位都在做多美元,因此一旦预期改变,导致多头平仓,那么美元的跌幅就是巨大的。”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师周浩告诉记者。

  在过去几周,美联储的沟通出现了重大改变。多位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投票委员此前都较为鹰派,但这些鹰派委员近期的观点都已经更为平衡或灵活。此外,近期美联储议息会议纪要也出现了更倾向鸽派的讨论,“部分言论引发了我们的关注,尤其是‘在通胀压力受到抑制的环境下,美联储可以在进一步货币紧缩方面更加耐心’。此外,美联储也对于市场极度悲观的预期以及强劲经济数据之间的巨大鸿沟感到震惊。”罗伯逊告诉记者。

  目前,2020年利率债期货下降了100bp,这也意味着市场预计2020年美联储会降息,他称,“虽然机构认为这种判断太过悲观,但至少这说明市场预期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因此可能会进一步压低全球国债收益率和美元。”

  上周人民币的涨幅也已经创下了2005年汇改以来的最大涨幅。2005年7月21日,中国央行宣布实行钉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制度。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中国央行原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也表示,自2003年以来,国内经济学界的一个流行口号是“坚决打掉人民币升值的不合理预期”。

  不过,近几年来,中外各界普遍认为,人民币的波动已经越发市场化,央行也几乎退出了常态化干预。“近期以来,从中间价来看,央行似乎默认人民币随着美元走软而走升,也显示了央行并不抗拒人民币升值。”罗伯逊告诉记者。

  2019年人民币未必走弱

  去年下半年以来,市场对人民币的走势较为悲观,并认为“破7”近在咫尺。然而,汇率是相对的,且取决于各方因素,并非一国经济增长减速,就必然意味着货币走弱。

  去年10月前,央行出台了一系列维稳政策,但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仍未彻底释放,空头也仍在试探底线,美元/人民币在去年10月31日一度触及6.98附近。此后,央行宣布,11月7日将通过香港金管局在港发行3个月、1年期央票各100亿元。当日早盘,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快速反弹逾90点,收复6.97关口。

  “这显示了央行意在通过流动性管理来维稳人民币,守住‘7’这一关口。”周浩当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也认为,在去年12月的中美G20共识达成后,2019年央行仍可能倾向于维持人民币预期的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梳理多家外资机构的年度展望时也发现,各界普遍在2019年对美元持偏空观点,并认为美元此前超涨,主要因为美国去年推出了顺周期的财政刺激政策,且贸易不确定性导致避险资金疯狂涌入美元资产。

  但是,今年以来,美债收益率持续下降、美联储转为鸽派,这都为市场做空美元提供了催化剂。“近期,欧元和人民币都开始升值,我们认为此前欧元的空头仓位过高,同时很多人早前因为担心贸易摩擦、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而不敢持有人民币。即使机构看空美元,但如果欧元和人民币无法升值,一篮子货币也会因此而承受压力。但如今欧元和人民币开始升值,这意味着美元抛售已经开始了。”罗伯逊告诉记者。

  也有机构预计,股指和债指的纳入将在2019年为中国股市带来500亿美元流入,2021年底前给债市带来2860亿美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