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空调安装工现状:用生命工作 与时间赛跑

  ■本报记者 贾 丽 

  冬季像往年一样如约而至,北京的天空灰白而阴沉,身着橙色棉服的王飞十分精神,与萧瑟的冬季给人带来的反差不小。他扒开袖头伸出自己的左手,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肿立现。“你看,这是昨天维修空调的时候不小心被氟利昂冻伤的。”王飞看了一眼《证券日报》记者,神情很淡然,仿佛这就是家常便饭。

  在这个空调几乎已普及到家家户户的年代,很多人都会忽略这样一个群体——空调安装工,王飞就是其中之一。

  高空作业是日常 

  环境恶劣事故频发

  来自张家口的王飞,刚毕业的时候是印刷工人 。20岁的时候他开始在朋友的家电公司学习维修技术。

  他先从简单的家电维修开始,然后接触到空调、冰箱、冰柜和大型冷库的维修及安装。来到北京之后王飞的一技之能派上了大用场,随着大型中央空调安装行情的迅猛发展,王飞在空调安装领域如鱼得水。

  王飞来自北京奇保良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奇保良是格力电器在华北的一级代理商,也代理了美的、大金、海尔等品牌的空调产品。在这样一家大公司,王飞仅是其中小小的一员,而比他有经验的老师傅也是数不胜数,他要想多挣钱、业绩突出,那就必须比别人更努力。

  他每天早上七点之前起床上班,联系客户协商维修事宜,一整天在外奔波,晚上十点回家是常有的事。他有时要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睡觉,一天的睡眠时间就只有四个小时。年年月月,如此往复,这就是他的生活。

  以前市场上畅销定频空调,现在却流行变频空调,随着旧型号被淘汰,空调行业对工人的技术要求也随之提高。然而行业工人水平良莠不齐,一些脱离公司自己单干的工人,由于缺乏足够的安全意识和安全保障措施,常常发生安全事故。

  比如氟利昂不能接触明火,有些工人在维修时抽烟,引发爆炸;焊接管道的温度高达2000多度,工人稍有不慎就会被严重烧伤;线路里的电压有380伏,工人操作不慎有可能会被电死;有的人即便是系着安全带,也会由于操作失误而从高空掉落酿成大祸。

  高空作业几乎是他们的日常,对于王飞这样的年轻的安装工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有些工人不适应高空工作,升至高空会头晕目眩,无法进行正常工作。且高空作业危险度极高,工人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扳手等工具,常常砸到车、人,这些损失都要自己赔偿。

  沉重的空调外机压在他们的肩上,就像是负载着生活的重担。几百斤的机器在肩膀上扛着,会使身体失衡,手脚颤抖,他们只要稍微不留神,就可能使机器坠落。每一次上高空,他们的生命就维系在一根绳子上。

  北京的冬天异常寒冷,室外常常零下七八度,而且空调室外机吹的是零下几十度的冷风,由于需要灵活操作,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赤手拿着工具维修空调,双手经常被冻伤。夏天则正好相反,夏天是空调的维修旺季,环境温度高达三十多度,而空调外机吹出来的热风温度高达四十多度,常常让他们在完成一项维修任务后,衣襟湿透。

  工人们的工作环境也很艰苦,在工人施工的工地现场,通常多种工种同时进行作业,室内明显可见大量颗粒灰尘漂浮在空气中,电线也是七上八下的悬吊在走廊中,危险度极高,工人们非常容易得肺炎。面对灰尘、粉尘、油漆等危害,很多年龄大的工人缺乏安全意识,常常不戴口罩、安全帽,这也是安全事故频发的原因之一。

  产业快速升级

  技术更迭挑战不断 

  作为一名空调维修工人,提起外界对于自己行业的误解,王飞稍显激动。来自农村的他,辛苦劳累赚钱养家糊口,用生命在工作,却也逃避不了社会对自己职业的误解。“行业会存在一些乱收费的情况,但是大部分的正规公司都有收费标准,不能有偏见。不能让社会基层人员成为‘背锅侠’。”

  尽管环境艰苦,但如今,这个行业也越来越被重视,这给王飞这样的空调安装工提供了很多机会。

  随着近几年劳务价格上涨,空调安装维修服务成为空调业利润相对要高一些的领域,各类组织兴起,“绿锤子”就是其中之一。在绿锤子公司董事长张连友看来,空调等家电产业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目前安装、售后已经成为最后一块利润高地,这几年很多企业涌入,也提升了空调安装工的积极性。

  而与此同时,空调产业本身也在不断进行技术更迭,这也给工人的待遇提升带来了转机。

  北京奇保良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权表示:“近几年来,毛细管等新兴起的部分高端空调在市场较受欢迎,售价相对较高,但对安装工人在设计、安装等方面的要求也非常高,专业从事这块领域的工人薪资水平是普通工人的两倍。”

  家电售后服务是一个万亿元规模的大市场,涉及到基础的民生生活,不过在规则、标准、工人的保障等方面,还需健全。平台服务应能够建立起良好的运作体系和价格体系。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