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深汕合作经验 广州清远共建“特别合作区”

  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报道

  广州与清远能否成功复制“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经验?答案似乎已经明朗。

  1月9日,广东清远市府新闻办在“全面推动广清一体化高质量发展”主题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广州、清远两市将积极探索共建“广清特别合作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广州、清远共建“特别合作区”消息发布前,一行16人的广清特别合作区工作组就早已入驻广清特别合作区,未来将借鉴“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成功经验,当前已初步制定了广清特别合作区实施方案和财政体制方案。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广清特别合作区”的提出,很明显受到了“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启示。未来可以预见的是,广州也有望实现对“广清特别合作区”的全面主导,同时广州对其的开发力度也将持续加大。

  一个月考察10余次

  “广清特别合作区”的提出实际上早有预兆。

  广州与清远两市在2018年底“交往甚密”。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刚在2018年12月3日考察完广清产业园、源潭物流园等,广州市人大副主任唐航浩就于12月14日率队调研清远市清新区。同样,17日、19日两天内,广州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周亚伟与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分别带队赴清远考察。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各级考察团仅在2018年12月就赴清远考察10余次。考察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深化对口帮扶、加强产业合作与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上。

  自2015年“广清一体化”被写入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后,广佛同城、广清一体一直被誉为广东区域融合发展的示范区。广州如此密度造访清远,一度被观察人士解读为“广清一体化”区域融合发展再度升温。

  也有不少人士认为,广清合作一直未突破“行政撮合”的弊端,此次广州、清远共建“特别合作区”,又会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特别合作区”的提出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

  “随着工业经济进入相当发达的程度,不少大城市都面临着行政区划不适应经济发展的状态,行政区划调整已经成为一个今后几年改革的着力点,包括合肥、济南等不少城市已经开始动了。”他说。

  但他又指出,行政区划的调整权在中央,广东因此探索出了另一种模式——“特别合作区”,相比行政区划调整,“特别合作区”的操作阻力更小,但本质上也属于行政区划的调整,只是更符合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趋势。

  “尤其是广州与清远之间的交通基础已经有了相当的变化,广州对清远的辐射带动能力越来越强,交通优势已经成为广清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在胡刚看来,广清区域融合发展的动力将更加强劲。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当前广清高速和清连高速连接线、汕昆高速龙怀段已先后建成通车,广清城轨(一期)花都北站至清远站段正加快建设,而汕湛高速、佛清从高速北段、广连高速也计划在2021年全部建成通车。

  “届时,清远市将有7条高速公路(京港澳、广清、乐广、二广、佛清从、汕湛、广连)双向42条车道对接广州。”清远市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刘建标说,广州、清远两地正在进入“半小时交通圈”。

  “特别合作区”能否双赢?

  “半小时交通圈”究竟能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王福强在清远召开的粤港澳合作论坛上表示,从经济外溢角度来看,大的经济体会优先辐射带动周边地区。

  清远得到广州辐射的一个重要前提即交通。在广州“半小时交通圈”内,清远足以凭借空间优势与交通区位优势,率先得到辐射。

  清远市经信局副局长邓可斌介绍称,2018年前11月,在广州方帮扶下清远全市完成梯度转移珠三角项目55个,完成广东省目标(50个)的110%,新落地企业75家,累计立项投资124.35亿元,其中亿元以上企业30家。

  胡刚认为,“广清特别合作区”的设立,势必会带来更大的发展。“深汕特别合作区以前在深圳、汕尾共管模式下成效不大,因此探索出了‘特别合作区’模式,如果‘广清特别合作区’能够借鉴经验成功的话,一定会带来更大发展。”

  深汕特别合作区产业规划编制组成员、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公共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兴贺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深汕特别合作区成立最大的意义在于将经济与社会事务实现了统一,由深圳全面主导。

  在刘兴贺看来,只有将经济与社会事务由一方全面主导,才能将合作区不同行政主体的服务水平同步,更好地服务企业发展。

  胡刚预期,“广清特别合作区”很有可能会由经济较强势的一方进行主导。在此前广清特别合作区工作组入驻两德经济合作区(广清特别合作区前身)时,清远市市长黄喜忠就曾透露出相关意向。他表示,广州开发区的发展理念好,是广州产业发展的标兵,两德经济合作区移交广州开发区后,要充分探索创新合作模式,积极借鉴广州开发区的先进理念和做法。

  诚如黄喜忠所言,作为广东省唯一省级营商环境改革创新实验区,广州开发区率先加大了营商环境改革力度,打造出营商环境改革的“广州样本”。

  如是分析,“广清特别合作区”将解决清远过去产业转移与政府服务不同步的问题,未来企业在享受清远低廉成本的同时,也可以享受到广州优越的营商环境。

  胡刚还注意到,广清特别合作区的财政体制方案也已经初步形成。在他看来,目前经济合作区税收五五分的模式可能会有所改变。他预测,“共建广清特别合作区是一个双赢的事,即便财政税收利益分割会有变化,但广州开发力度加大将会为清远带来更大收益。”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