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储终结三连降 资产价格变动推动上升

  导读: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综合作用下,11月外汇储备规模相比10月末增加近86亿美元,增幅约为0.3%。

  本报记者 顾月 北京报道

  12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1月,我国以美元计值和以SDR计值的外汇储备规模双双上升。其中,以美元计值的外汇储备规模为30617亿美元,环比增加约86亿美元;以SDR计值的外汇储备规模为22134.5亿SDR,环比增加约44.6亿SDR。

  为何我国外汇储备在连续下降三个月后,在11月出现了增加态势,是否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将迎来转机?

  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就2018年11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受美国货币政策预期变化、国际油价波动等因素影响,主要国家债券价格总体小幅上涨,美元指数震荡微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综合作用,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上升。

  资产价格变动是上升主因

  影响外汇储备的因素分为交易因素和非交易因素,其中非交易因素主要包括汇率折算因素和资产价格变动因素,交易因素则主要是货币的流入和流出。

  “11月美元指数微跌0.1%,基本保持稳定,汇率折算对外汇储备变动的影响较小。但如果以外汇储备中较主要的投资品美国国债来看,11月初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3.2%,而11月底则下降至2.99%,收益率下降导致资产价格上升,也带来了外汇储备账面价值的增加。”上海地区一位国际金融领域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虽然预计11月跨境资本流动对外汇储备的影响仍然为负,但是已经呈现明显好转趋势,最主要体现在远期从净售汇变为净结汇,以及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减少上。”北京地区某国有银行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9月份开始,市场上的远期结汇额就开始高于远期售汇额,这虽然有提高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的因素,但也表明市场对人民币汇率预期出现分化,对其升值或稳定的预期较高。”

  如果剔除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非交易因素,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认为,外汇储备受外汇交易影响产生的变动应为减少23亿美元,相较于10月份已有明显下降,此外,央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有所减弱。

  从企业角度来看,11月也开始进入出口、收款、结汇旺季,多家有进出口业务的中小企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难以预测人民币汇率后续走势,但目前汇率对于出口企业而言比较合适,企业在收到款项后也会分批结汇。

  “必须承认在6月到9月人民币汇率波动明显的时候,企业的确存在延迟结汇心理。再加上将远期购汇风险准备金率提高到20%后,远期购汇成本增加,进出口企业想要多留存一些外汇在手上,结汇率也就会下降。”浙江地区某进出口企业负责人表示,“但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已经稳定在6.9左右,加上年末季节性效应,我们也会加快收款和结汇脚步。”

  而从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情况来看,中国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人民币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表明人民币汇率并非完全是由市场决定的,监管政策或者外部不确定事件对汇率都会产生较大影响,短期来看不会破7。“比较担心的是,如果明年一季度经济走弱,市场会再度出现贬值的预期,但汇率如果出现大幅度贬值,对中国国际收支、外汇储备、跨境资本流都有较大负面影响。”赵庆明说。

  非储备金融账户成支撑主力

  外汇局最新公布的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经常账户逆差743亿元,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6924亿元,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对稳定跨境收支的作用有所提升。此外,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明年的进出口情况存在不确定性,也可能对经常账户下的跨境资本流动产生负面影响。

  “虽然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期间,中美两国元首决定暂停升级关税等贸易限制措施,双方将用90天时间加紧磋商,但市场预期还是较为谨慎。”上述上海地区分析师说。

  “无论如何,明年1月1日暂缓上调关税对我们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但从实际效果来看,1月1日至3月1日这两个月出口量本身就比较小,也叠加春节期间,实际的效用还是要看90天之后谈判进展如何。如果3月1日后还是要上调关税,那么对我们出口量的影响就比较大。”浙江地区某纺织品企业负责人说。

  这也就表明,随着经常账户顺差的减少和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的增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的净流入将成为支撑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的重要力量。

  Wind数据显示,11月全球投资者通过债券通净买入中国债券达87亿元。北上资金通过沪股通、深股通合计净流入股市469亿元,也是开通以来历史第二高。“一方面境外机构对于人民币金融资产仍有配置需求,另一方面境外金融资本更容易受外部不确定性影响而出现集中流入或流出,预计未来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将提升。”香港地区某基金交易员表示。

  此外,荷宝投资管理集团中国研究主管鲁捷认为,目前A股纳入MSCI的因子为5%,但预计未来比重将提高到20%。此外,如果中国上市企业公司治理持续改善,也将会吸引更多来自境外的长期投资者。

  王春英认为,虽然全球经济金融面临较多不确定性,但我国经济运行保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态势,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在内外部因素综合作用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有望在波动中保持稳定。

  (编辑:张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