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全面发力WTO改革 中方首度确认独立方案正在研究

  郭丽琴

  临近年末,面对国际上可能出现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各方对多边贸易体制改革的推进即将进入全面发力阶段。

  关于中国下一步将独立发布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方案,商务部在12月5日的例行发布会上首次对外回应进展。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关于改革的总体方案,中方目前正在积极研究。中方愿与各成员一道,共同推动WTO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此外,多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下一步提出独立的WTO改革方案,可能采取类似于欧盟和加拿大的做法:不提交给WTO总理事会,而是主动公开。但最终推动WTO改革,还需要各方达成共识,并形成可以上交给总理事会的提案。

  此前,中国持续加紧对该议题的发力:继5月和7月两次在WTO总理事会上发言之后,中国在11月公开表达了对WTO改革的基本立场,于11月22日与欧盟等成员向WTO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两份联合提案,并计划在12月12日的WTO总理事会会议上发表联合声明。

  与此同时,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之后的两国经贸磋商进展,也引发全球关注。

  在WTO改革议题上,目前最活跃的主要经济体,包括主动提出独立改革方案的欧盟、加拿大,也包括通过共同声明和联合公报形式参与的日本。

  中方确认将提独立的WTO改革方案

  从简短的立场,到联合包括欧盟等主要经济体在内的共识性提案,再到详细的单独方案,中国正逐步从多角度细化推进国际贸易体系体制性改革。

  高峰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说,中方已经提出了关于WTO改革的主张。11月23日,中方正式发布关于WTO改革的三个原则和五点主张。中方坚定地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支持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而中国、欧盟等成员向WTO提交的联合提案,可以看作中方对于WTO改革主张的一个部分,也是对于WTO中上诉机构改革提出的具体方案。中方希望与有关成员一道,建设性地、负责任地推动WTO改革。

  一位推进中欧联合提案的核心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中欧同其他国家一起向WTO提交争端解决上诉程序的联合提案,是经欧盟和中国商议,把中欧原提案一分为三,供成员选择联署名。其中印度三份都联署了。

  但目前中国及欧盟的官网上均只公布了两份提案,前者由中国、欧盟、加拿大、印度、挪威、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韩国、冰岛、新加坡、墨西哥等成员联署,后者仅有中国、欧盟和印度签署。

  此前也有相关信号。在11月16日的巴黎WTO会议期间,与会外交官和政府官员们就WTO改革进行了讨论,中国常驻WTO大使张向晨在一场午餐会上表示,中方会很快提出对WTO改革的建议。

  美国立场VS各国立场

  如何协调WTO各方立场,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各方如何协调与美国立场的一场马拉松。

  以中美经贸磋商为例。高峰称,中美并不是“你取我予、你多我少”的问题,更不是“你进我退”的问题。在保护知识产权、促进公平竞争、放宽市场准入等领域,中美双方以及两国企业都有着共同的诉求,这也与中国一以贯之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前进方向高度一致。下一步,中方将就这些议题与美方进行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磋商,力争为两国企业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为何要进行WTO改革?一个重要的前提是美国有可能退出该组织。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WTO改革只是一个由头,欧盟、加拿大、日本所做的很多事情,主要是为了将美国留在WTO。”

  屠新泉认为,美国愿意让渡更多的国家权力,在90年代初将GATT(关贸总协定)升级为WTO,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在冷战后国力增强带来的自信。但其国内,对美国是否接受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一直有很大争议。

  而现在,由于相对实力下降,美国想回到WTO成立之前的GATT阶段,那时候对成员的约束相对较小。一旦其他成员不能满足其诉求,美国可以使用“301条款”(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等授权单边行动的国内法律,配合GATT,采取报复措施。

  美国的立场也使各方试图改革WTO的努力变得错综复杂且异常艰难。一位日内瓦资深观察人士就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若最终没有美国和中国的同意,很难达成WTO改革协议。但双方立场差距较大,改革难度可想而知。

  事实上,上个月中国、欧盟和印度提出的第二份提案中,提议给予上诉机构更多资源。这包括让上诉机构法官拥有更长的6~8年任期(目前是4年),同时将全职工作的法官数量从7个增加到9个(目前都不是全职的),来支持上诉机构的能力。这些建议,也曾包含在欧盟9月18日提出的WTO改革方案之中,但美国驻WTO大使谢伊于10月对此表现出了批评态度。对此,欧盟常驻WTO大使范何克林当场反驳说,在不给予WTO更多资源的前提下,让该机构承担更多工作,相当于“既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

  曾任WTO上诉机构首位中国籍主席、法官的张月姣对第一财经记者描述在日内瓦的生活说,上诉机构法官没有工资,没有退休金,每月有基本费用,其余按办案工作小时计算,没有案子则没有小时费。在案件不需要开庭、不需要在日内瓦写裁决、不讨论案情与裁决时,法官有时可以不到办公室上班。开庭、合议、写裁决报告、和七名法官对每一个案件交换意见,以及上诉机构专业研讨和研究上诉机构改革等问题时必须在日内瓦进行。不在庭审组的法官也可以回国,但要随时待命返回日内瓦。由于案件资料很多,很多新的法律问题要研究,无论法官在哪,也必须阅读案卷和研究相关的法律问题。

  多位日内瓦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目前空缺太多,上诉机构成员实际上就是在全职运转。

  早在今年2月,世贸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Lamy)就在日内瓦的一场演讲中提出,美国现阶段战术可能会导致三个结果。对于美国而言,最温和的结果是改革WTO判例法;中间道路是回到贸易纪律较弱和执法力度较小的WTO之前的时代;第三种可能,拉米称之为“寂寞的牛仔”,即要么美国退出,要么其他成员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WTO。

  但无论如何,仍有一些乐观信号,达成一致的希望也依然存在。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份的最新报告,对2019年全球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量的预测值虽有所下调,但仍预计增长4%,超过全球经济增速3.7%的预测值。

  高峰在发布会上也表示,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很成功,已就经贸问题达成重要共识。中美两国在经贸问题上利益高度重合,具有天然互补的结构性需求,双方团队目前沟通顺畅、合作良好,中方对未来90天内达成协议充满信心。中美双方将以取消所有加征关税为最终目标,按照“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照顾彼此关切”的原则,就双边关心的重大问题进行磋商,并努力达成共识。

  具体到谈判议题,他说,首先,中方将从农产品、能源、汽车等做起,立即落实双方已达成共识的具体事项。然后,在未来90天,中方按照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在符合双方利益、有共同需求的知识产权保护、技术合作、市场准入以及贸易平衡等议题上开展磋商,双方应努力达成共识。

  面对明年的外贸形势,高峰也显示出了相当的信心。他说,从外部看,虽然外部环境面临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不确定不稳定因素的挑战,但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没有改变,全球主要市场的需求仍在增长。他援引数据称,部分企业“强出口”可能存在于个别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影响的出口市场。但从总体上看,这种现象不是今年我国进出口实现较快增长的决定性因素。从趋势上可以看出,我国外贸市场多元化的步伐正在加快,个别市场的波动对整体外贸发展的趋势影响有限,特别是我国进口潜力正在逐步释放。明年我国外贸高质量发展的步伐将继续加快,仍然具备有力的支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