叽里呱啦创始人谢尚毅:在线启蒙英语的“泡沫”取决于孩子是否喜欢和有效

  导读:我们切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很多人说孩子这么小要学英语吗?现在家长反而会问,孩子现在英语启蒙会不会太晚了?

  本报记者 周慧 上海、北京报道

  随着英语能力相对更好的85后、90后逐渐成为父母,在家进行英语启蒙日渐成为年轻家长的选择。启蒙英语教育已吸引诸多创业公司和资本入场。

  0到1岁有没有必要开始学英语?在线教育政策的变化对在线英语启蒙教育有哪些影响?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上海和北京采访了在线英语启蒙教育的头部企业叽里呱啦创始人和投资人。

  叽里呱啦是一家针对0到8岁孩子的启蒙英语在线教育公司,刚刚在资本寒冬季拿到B轮融资。叽里呱啦在2014年底上线,目前已经累计2000万活跃用户。

  近期,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治理行动扩展至在线教育领域。对于在线教育领域监管政策的趋严和不确定性,叽里呱啦B轮投资机构之一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李阳表示,短期内大家会觉得政策使市场面临不确定性,放大来看其实是一个好事。

  “如果没有导向型政策,投资人和创业者都会有一个担心,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因为一些粗暴的打法有可能抢占一些先机和眼球,但是对于产品精耕细作的公司来讲反而会被淹没掉。不管是商业浪潮淘洗,还是政策浪潮淘洗,生存下来的企业会更强大,而且可以走得更远。”李阳说。

  另一家参与投资的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副总裁赵鹏岚表示,教育本身很多时候在消费家长的焦虑感,这在中国很容易被逐利的公司或者团队去利用,它的表现形式是增长非常快,但是是否可持续?政府也需要去判断这个东西是不是真正为老百姓创造价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叽里呱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谢尚毅,他表示1985-1992年出生的新一代家长的孩子刚刚好进入学龄前阶段,80%的家长认为孩子在6岁以前就应该去学习英语;另外,在教育领域的消费升级带动下,家长为优质内容付费的意愿也非常高。

  1岁该不该启蒙英语?

  《21世纪》:关于超低龄小朋友到底该不该学英语,还是存在一些争论,你们经历了怎样的教育市场过程?

  谢尚毅:早期上线的大部分用户还是聚焦在一线城市,进来的用户相对来讲学历是比较高的,收入是比较高的。随着时间的迁移,可以看到用户所在城市的扩张,用户身份的多样性也越来越高,家长也越来越专业,越来越懂教育了。

  我们2014年出来做的时候,0-6岁在线启蒙英语几乎是空白的,我们切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很多人说孩子这么小要学英语吗?现在呢,我们每一年都会做很多用户见面会,家长反而会问,孩子现在英语启蒙会不会太晚了?

  启蒙英语定位为0-8岁英语学习,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虽然已有蓬勃发展,但现在还是相对早期,中国的英语培训渗透率只有8.4%,日本可能是35%,韩国更夸张,可以达到65%,所以我国其实还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

  《21世纪》:你们这一轮融资用途重点在哪些方面?

  谢尚毅:其实相对比较均衡,一块是团队建设,继续投入到技术团队、产品团队、教研团队和内容团队。一块是做市场相关的活动,我们以往没有做太多发声,所以在市场端也会去投入。另外就是内容端,我们也会跟顶级的内容IP进行合作,这块也会投入一些资本。

  不靠电销如何获客?

  《21世纪》:线上教育获客成本是越来越高的,你们是怎么吸引用户的,主要是通过哪些渠道,获客成本大概是多少?

  谢尚毅:因为我们的产品是APP,在常规APP推广渠道上面都会有投入。我们的新增用户很多来自于口碑,背后驱动的还是产品本身,好的产品本身就带有更强的传播性。另外我们也会在一些节点鼓励用户做一些分享,这也是去传播它口碑的方式,基本上大部分用户新增还是以口碑为主。

  《21世纪》:你们有使用电销吗,续费率是多少?

  谢尚毅:目前我们没有做电话销售,电销更多的是一对一直播产品用得比较多,他们需要有人去解释产品和鼓励用户使用。我们的产品本身的裂变就已经足够满足现在对用户来源的需求。当然我们也会通过自己的用户去请他们通过口碑的方式做一些裂变,但不会以二级分销这种模式。我们的续费率大概在60%。

  《21世纪》:目前你们的用户画像是怎样的,在各线城市的进入情况如何?

  谢尚毅:其实我们的用户类别还是比较多元化的,数据看下来,一二线城市在51%,三四线城市是49%。一二线城市有家长把我们作为补充,孩子可能本来就在英语幼儿园、线下机构学习,再使用叽里呱啦提高每日的学习频率。三四线城市资源比较少,他们可能会选择叽里呱啦作为唯一的学习渠道,因为我们有一个完整的课程体系,在听说读写各个维度进行提升。

  拥挤赛道的焦虑感

  《21世纪》:你觉得自己创业这四年,最大的坎儿是什么?

  谢尚毅:其实也没有特别艰难的坎,产品上线,第一个问题就是用户从哪里来?当时我们比较幸运,2015年初出现了一波微信红利,微信生态圈出现了一个爆发性增长。我们在那个时间节点,通过微信去认识了很多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的妈妈、博主,请他们去试用叽里呱啦,传播叽里呱啦,很快就获取了第一波早期用户。对于在线教育机构,用户获客是一个难点,当时比较幸运在那个时机推出这样一个产品。

  接下来就是怎么做商业化和变现。其实过程当中也探索了很多不同路线,数字内容是一块,我们也曾经尝试过比如说直播类型的课程,也尝试过电商;广告并没有尝试,当时是讨论(广告)时就把这个想法毙掉了。在商业化上面也做了一些探索后,最终觉得数字内容是最符合我们公司的发展,最符合我们的基因,也是我们最看好的一个模式。

  《21世纪》:对于同赛道上的竞争者,叽里呱啦会焦虑吗?

  谢尚毅:对于做产品我们不焦虑,我们宁愿花更多精力把这件事情做对,也不希望现在为了打品牌而去做一些牺牲,这件事情上来讲是没有焦虑感的。我们会考虑到用户是否有这样的辨别力去挑选好的产品,怎么样帮助他挑选更好的产品,这一点上我们希望通过更清楚的方式,给到我们的用户。

  有时候我们可能会让投资人有一些焦虑,为什么慢呢?因为我们真的是要把这件事情做成,所以我们愿意接受外部给到我们的压力,但是我们最终会认为,你的核心竞争力就来自于孩子喜欢,还要有效。其实所有一切都是围绕这两点,这两点如果没有做好,都会出现泡沫的可能性。

  《21世纪》目前国家对于学前教育和在线教育市场开始越来越关注,有些规范出台,你们怎么看政策影响?

  谢尚毅:其实这是一个挺好的事情。因为政府从根本上还是鼓励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和教育培训机构发展,只是希望去掉一些资本化或者证券化的过度逐利现象。学前教育新政对于叽里呱啦来讲不会有太多影响,也不会改变我们原本的发展策略,我相信这个政策落实下去以后,线下幼儿园一定程度上会更加分散,或者说会有更多独立的品牌形成。

  政策引导更能让行业回归到教育本质上面。政策出来之后,更多学校和机构会更注重自己的口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