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服贸进口 未来5年将超2.5万亿美元

  本报记者 夏旭田 实习生 冯钰林 刘洋 上海报道

  进口博览会进行时

  过去5年来,中国服务进口对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贡献率达25.8%,是推动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最大贡献者。

  进博会后,原国务院副秘书长江小涓推迟了回程,她要到苏州工业园去参观数家生产性服务企业。“对方给了我七家企业的名单让我挑三家,看完介绍后一个都不舍得放弃,所以决定都去看一看。”

  她在思考的是,中国服务业能否复制制造业的模式,通过对外开放、参与全球竞争从而快速壮大并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引擎。

  进博会期间,中国政府公布的《中国服务进口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服务进口总额4675.9亿美元,比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增长了11倍,比1982年增长了230倍,占世界服务进口的比重也从入世时的2.6%提升到9%,位列全球第二位。

  中国是全球服务贸易增长的重要贡献者。据WTO统计,过去15年来,中国服务进口年均增长16.6%,远高于8.1%的世界平均水平,对推动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累计贡献率达11.8%,居世界首位。过去5年来,中国服务进口对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贡献率更是高达25.8%。

  未来15年,中国服务进口总量将超过10万亿美元。受访专家预测,到2035年中国每年服务进口有望达到1.1万亿美元,服务出口有望超过服务进口,消除服贸逆差。

  进入网络和数字时代的世界高度连通,信息技术不但打破了贸易的“不可贸易性”,而且将边际成本低、规模效应明显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从而极大提高了贸易的高效率。在此背景下,中国显然具备不可多得的大国优势。

  开放激发服贸快速增长

  在11月7日的2018中新合作服务贸易创新论坛上,中国复关及入世谈判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表示,中国在复关谈判中相较于货物贸易,服贸谈判遇到了更大的困难,“真正卡住中国的就是服务贸易的开放,因为中国的服务业还非常脆弱,其开放面临不小挑战。”

  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中国作出服务贸易渐进开放的承诺。中国在WTO《服务贸易总协定》12大服务贸易部门中,针对9大部门作了服务业开放承诺;在160个服务业分部门中,针对100个分部门做了具体承诺。截至2007年,中国服务贸易领域开放承诺已全部履行完毕。

  服贸领域的开放推动中国服务贸易驶上了一条快车道。

  上述报告指出,2001-2017年,中国服务进口增长11倍,年均增长16.7%,增速居世界主要经济体首位。

  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在报告发布会上指出,过去5年来,中国服务进口对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贡献率达25.8%,是推动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最大贡献者。中国服务进口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新动力,为世界带来了“中国机遇”。

  商务部研究院服务贸易所所长李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近期美国经常说中国入世占了便宜,没有履行入世承诺,上述报告以详尽的数据回击了这种论调:正是由于中国不断主动开放市场,才带来了服务贸易进口的大幅增长。

  他表示,中国除了履行世贸承诺,还在推动更高水平的开放。中国服务市场开放之门正越开越大。

  在新签订的17个自贸协定中,中国对12大服务贸易部门均做出了开放承诺,将承诺的分部门数量提升至120个左右,并在商业、建筑工程、分销、教育、环境、金融、娱乐文化体育、运输等服务部门做出了进一步开放承诺。此外,中国正在探索与自贸伙伴国以负面清单模式进行服务贸易谈判。

  信息技术提升服贸效率

  此前,服务业是一个国际贸易依存度很低的产业。与货物相比,传统的服务具有不可贸易性。

  现在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改变了这一局面,前者不仅使服务具备了“可贸易性”,而且呈现出“适宜贸易性”、“贸易高效率性”的特点。

  江小娟表示,就信息服务本身而言,其不仅可以远距离提供,而且成本极低,可贸易性甚至超过许多制造业产品,随着信息服务在服务业中比重上升,服务业中一个日益增长的部分具备了可贸易性。

  更重要的是,信息技术的广泛渗透,使越来越多的服务具备了可贸易性,使离岸服务成本大大降低,组织和管理大为简化。

  李俊表示,传统商品贸易需要跨越国界,而信息技术支撑下的服务贸易则打破了所有有形的时空边界,并渗透到几乎所有的领域,这使得服务贸易的发生更加便捷,在他看来,数字技术支撑的服务经济正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焦点。

  这一过程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服务的边际成本,将规模经济发挥至极致,大量服务以极低成本在全球范围内交易。

  龙永图认为,中国的服务贸易应当聚焦实体经济与制造业,重点发展金融、会计、法律、设计、物流、知识产权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

  制造业为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需要更多的外部生产者服务提供商。只有规模庞大的制造业,才能养活分工细化、专业化水平高的生产者服务企业。

  实际上,中国的生产性服务业贸易正在快速成长。冼国义指出,2001-2017年,中国金融服务进口从0.8亿美元增长到16.2亿美元;同期,中国知识产权使用费进口从19.4亿美元增长至287.4亿美元。

  数字技术显现规模效应

  首届进博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预计未来15年,中国进口服务将超过10万亿美元。

  李俊表示,根据其做的一些前期研究,预计未来5年,中国的服务进口将超过2.5万亿美元,而未来15年的总量完全有可能超过10万亿美元。

  他表示,根据国际经验,在国民收入步入中高水平阶段、工业化进入中后期之后,生产性服务与生活性服务的消费均会出现大幅上升,进而带动服贸的明显增长。“如今,我们人均GDP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已经接近这一阶段。”

  一直以来,中国服务进口规模远大于出口。2001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为1亿美元,2012年扩大至797.2亿美元,增长了近800倍,年增长83.6%。2017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至2395.0亿美元,是2012年的3倍。

  冼国义指出,近十来年中国服贸逆差大幅增长,去年达到了2395亿美元。逆差快速增长的原因一方面是全球产业分工的结果:目前中国服务业发展相对较弱,2017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只有51.6%;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服贸逆差是最近几年中国服务业不断开放、服务市场不断扩大的结果。

  江小娟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发展服务贸易具有明显的大国优势。

  她指出,数字技术具有非常显著的规模效应,中国在人口、经济体量等方面具有他国难以比拟的优势,可以支撑服务业首先依托国内市场快速发展并形成较强的全球竞争力。

  “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正推动中国服务领域不断涌现出新技术、新服务、新业态,这蕴含着巨大的出口潜力,这些都将形成中国服贸的竞争力。”江小娟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