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出台民营经济十条 减负解困和转型升级“两手抓”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广东版的民企“定心丸”出炉。

  11月7日,广东省正式发布“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这份文件一共10条、涵盖59个具体政策点,亦被称为“民营经济十条”。此前,广东先后出台“实体经济十条”和“外资十条”。

  如何推动民营经济发展?广东将聚焦公平竞争,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聚焦发展痛点,持续降低民营企业成本负担;完善公共服务,大力推动民营企业转型发展;弘扬企业家精神,着力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并解决背后诸多关键问题。

  放宽市场准入

  广东民营企业将从诞生之始就能享受一系列红利。

  “民营经济十条”提出,广东企业开办时间将减至5个工作日内;2019年上半年工程建设项目平均审批时限要压减至100个工作日内,二者标准均高于国家要求。

  民企成立后,如何获得应有机遇,这指向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广东要求对民营和国有经济一视同仁,对大中小企业平等对待,全面实施全国统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清单外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均可依法平等进入,不得对民资设门槛。

  在交通、水利、市政公用事业等领域,重点支持民资组建或参股相关产业投资基金参与投资运营。对教育、卫生、养老等社会事业,则重点推动民间投资项目在土地使用、用水用电、税费征收等方面享受与政府投资项目同等待遇。

  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分析,这旨在破除制约民营经济活力的第一道关卡,合理约束非市场行为,营造公平环境,让市场机制发挥效用。

  “民营经济十条”要求,强化对民企合法权益保护,包括保护企业家财产权,依法慎重决定是否对涉嫌违法企业和人员财产采取强制措施;严格规范涉案财产处置,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个人财产和企业法人财产、涉案人员个人财产和家庭成员财产等。

  广东省副省长陈良贤表示,这些举措都是针对民企反映突出的审批难、准入难、维权难和恶性竞争等问题制定的,目的是聚焦公平竞争,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民营经济十条”还进一步向生产经营环节“穿透”,希望聚焦发展痛点,持续降低民企成本负担,重点是民企反映突出的生产经营成本高和融资难融资贵两大问题。

  针对生产经营成本,陈良贤表示,广东明确“降费再加码”。首先,将降低企业的用电用气成本,广东将在不折不扣落实国家政策的基础上,大力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2018年年底前要将全省天然气输气价格降至0.15-0.2元/立方米。

  “还要进一步降社保。”陈良贤表示,按最新政策,企业用工情况发生变化的可按规定依法申报社会保险费增减变化情况,并且广东今明两年社保缴交标准不变。

  “民营经济十条”还提出,广东还将降低工业用地成本,以及落实国家有关降低制造业和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等政策。

  针对缓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广东推出较为全面的政策,包括鼓励银行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无还本续贷,支持各地设立小微企业转贷基金,完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和信用担保机制,鼓励各地推进中小企业设备融资租赁等。

  此外,将支持直接融资,落实民营企业上市、新三板挂牌、区域性股权市场融资的奖补政策,降低直接融资成本。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陈剑介绍,这包括对2020年底前在“新三板”成功挂牌的民企奖励50万元,对进入“新三板”创新层的民企再奖励30万元等一系列政策。

  不仅如此,陈良贤还表示,除上述政策外,广东还将进一步对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听取广大民企实实在在的问题,破解更多问题。

  支持民企转型

  成长慢、创新难和留人难等也是民企反映突出的烦恼,如何推动民营企业转型发展?

  广东将加强民营中小企业综合服务机构建设,力争到2020年实现省市县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建设全覆盖。将组建一批有影响力的产业联盟,推进行业关键共性技术研发、上下游产业链资源整合和协同发展。

  广东还将加大政府采购支持力度,对获得中国质量奖、中国专利奖、中国版权金奖等企业,参与政府采购时,可给予适当技术加分,并落实国家有关创新产品政府采购政策,对首台套等创新产品采用首购、订购等方式采购,促进首台套产品研发和示范应用。

  此外,将强化对民营小微工业企业上规模和个体工商户转型企业的公共服务,如企业升规后补缴原有职工社会保险,符合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的可暂缓加收滞纳金。

  还将遴选一批高成长中小企业,在政策服务资源方面给予重点支持,推动成为细分行业领域的专精特新企业。同时,实施质量提升精准帮扶,组织技术专家服务队深入民营企业,免费提供节能降耗、质量管理、标准、计量管理评价等服务。

  针对人才,“民营经济十条”提出,将实施新粤商培训工程,每年组织一批民营企业家到国内“双一流”大学免费培训,以及解决外地户籍的高层次人才子女入学问题等。

  至于弘扬企业家精神,着力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广东则提出,将建立各级政府主要领导与企业家面对面协商机制、明确政府要履行与民营企业依法签订的合同,杜绝“新官不理旧账”,将履约、守诺等纳入政府绩效考核等一系列内容。

  陈鸿宇指出,当前民营经济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是系统性的,包括一定时间积累,以及社会氛围带来的消极影响,因此广东政策亦较为系统。这背后有两大主线,一是减负、解困,释放民营经济活力;二是基于此推动转型升级,这是一大核心目标,二者需有机结合。此番广东在支撑转型升级上着墨颇多,目的是通过支持和引导,让民企产生内生发展动力。

  “这10条‘干货’是经系统调研,进一步聚焦民营经济面临的新痛点、新难点和新热点,与时俱进提出的力度更大、针对性更强措施。”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局长姚德洪说。

  多位专家指出,关键还在于落实。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副主任林平凡表示,涉企政策落地实施极为关键,并应避免滋生新环节、新成本和新负担。

  对此,姚德洪也表示,下一步广东将制定出台“民营经济十条”的落实推动方案,加强各政策间衔接和有效落实,并明确将开展政策落实的第三方评估,推动落实。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