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释放降成本新信号 减负政策直面企业“关键烦恼”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今年1-9月,广东共为企业减负约609亿元,预计全年将达680亿元;1-9月,佛山共为企业降成本380.52亿元;1-8月,深圳企业所得税减免超1400亿元……

  这串数字,勾勒出广东降成本行动的大致图景。近年,广东将降成本摆在异常突出的位置,从2016年全面启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当前力推的营商环境综合改革,都将降成本列为关键内容,政策频出且力度颇大,仅“实体经济十条”就先后出台了两版。

  作为经济大省,广东民营经济比重大、中小微企业众多,加之产业转型升级正处于关键期,无论旧动能优化还是新动能汇聚,都有赖于成本合理的环境作支撑。

  广东降成本力度不断强化的另一考量是,顺应形势变化,调整完善相应政策,针对性破解企业面临的新痛点、新堵点、新难点和新热点问题。以近期出台的“实体经济新十条”为例,这项政策修订升级的一大用意在于解决企业反映突出的用地贵问题。

  11月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广东很快将出台“民营经济十条”,谋求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多位受访企业人士表示,当前成本压力由多方面交织叠加构成,包括人工、房租、原材料及转型升级等,期盼能有综合性减负政策“对症下药”解决一系列关键烦恼。

  广东降成本“三重奏”

  1978年,港商张子弥到东莞投资兴办中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东莞太平手袋厂。彼时,十一届三中全会还要几个月之后才开,将他吸引来的是广东低廉的成本。

  这也成为随后几十年广东经济腾飞的关键动力。如今,这个已崛起为中国经济体量最大的省份,再次将眼光聚焦在成本上,并明确要打造“成本洼地”优势。

  此轮系统性地推动降成本,广东开始于2016年初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行动计划(2016—2018年)》显示,到2016年底要使广东全省企业的综合成本较2014年下降5%-8%,以及到2018年底企业负担持续减轻。

  随后,广东又多次升级降成本行动力度。2017年出台了《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又称《实体经济十条》),将着力点进一步集中到制造业身上,当年就要减负620亿元左右,2017-2020年更要达2600亿元左右。

  目标也是一脉相承,广东省经济职能部门一位负责人曾表示,广东希望借此打造制造业成本洼地,构筑新竞争优势。所谓“成本洼地”,即要不高于对标地区。

  《实体经济十条》的一大创新之处还在于,不仅做“减法”,更通过“加法”增强对企业发展支撑,双向减轻企业负担,进而引导和推进广东制造业新旧动能转换。

  今年9月,上述政策再次升级,《实体经济新十条》出台,减负力度进一步增强,并对诸多新问题给出破解路径。比如,针对企业反映强烈的用地贵问题,广东对应推出全额奖励用地指标、完善和规范产业用地“弹性出让”和“先租后让”等创新性政策。

  广东官方表示,此举是为更好适应新形势需要。2018-2020年,广东明确要为实体经济企业直接降成本超2000亿元,而新旧两版政策实施后已为企业减负约1230亿元。

  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副主任林平凡说,广东降成本意识较领先,因为当前广东经济处于关键转折期,既要稳增长,也要促转型,均要求要有良好环境支撑。

  广东省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陈鸿宇也认为,目前广东制造业发展走势处于胶着状态,为防止新旧动能转换出现“挂空档”状况,持续为企业减负是必须之举。

  现实中,上述广东降成本“三重奏”也发挥了应有效果。东莞广泽汽车饰件有限公司总顾问钟永隆表示,仅用电成本一项,上述政策落地后,该企业每月可节省30多万开支。

  不仅如此,包括钟永隆在内,多位受访企业负责人均表示,减下来的成本支撑了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如得以多聘请几名技术工人,或是加大智能制造改造投入。

  数据亦可佐证,广东降成本大举推进的2016年和2017年,广东工业技改投资增速分别达32.8%和27%;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分别增长13.2%、15.2%,显示转型和创新都不断提速。

  更直观的是利润,广东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广东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速度持续加快,上半年仅为7.5%,但前三季度一举回升至8.2%。

  企业期待对症下药

  不过,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当前均认为下一步广东降成本应再推进。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广东很快将出台“民营经济十条”,继续减轻企业负担。

  11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强调,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

  11月4日,广东省民营企业座谈会也强调,要有力有效推动解决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包括要推动企业生产经营成本进一步下降。

  这直接回应了当前企业的成本烦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当前中小企业仍受到多方面成本叠加的压力。

  赵金麟是东莞一位家具制造商,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今年每吨原材料已上涨六七百元,厂房租金涨幅也超50%。

  广东一家电子企业负责人孔慧明也表示,该企业近期已收到供应商涨价通知,一个关键零部件价格涨了30%。

  为此,多位受访企业负责人表示,随着经济形势变化,当前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确实面临着较大成本压力,亟待从国家顶层到地方各级出台力度更大的综合性减负政策,特别是能针对一些关键领域、重点问题“对症下药”,而如今看到希望。

  11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原定实施至明年的现有政策——用人单位和职工失业保险缴费比例总和从3%阶段性降至1%,将在明年4月底到期后继续延续实施。

  此外,企业在减税上也有期盼,尤其是增值税。广州一家信息科技企业人力资源总监王博林说,由于该企业“进少出多”的特性,可抵扣不多,因此享受到的税收优惠也较少,“建议国家还是要进一步降低税率,这样才能惠及更多企业”。

  孔慧明亦有类似建议,他认为,如能通过有效减税等综合性政策降低企业成本,企业将更有能力应对当下外部市场波动,也能加快开拓新市场和加强产品创新。

  “近年我国尤其广东降成本力度不小,但也仍有空间。”林平凡说,一是加强落地及避免滋生新环节新成本等问题;二要加快出台完善综合性减负政策,并迈向制度性减负,以更全面、更彻底解决问题,给予企业更良好稳定发展环境和预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