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信用租房风险多 “我爱我家”为何不愿明说

  北京消费者李红发现,我爱我家中介热情推荐的相寓信用租房,竟是笔贷款业务,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险些“被贷款”。记者调查发现,当前这种火爆的短期租赁模式背后隐藏着诸多猫腻:以信用租房为诱饵,让租客一不小心“被网贷”,存在诸多风险。而资本的介入,变相为房租暴涨推波助澜。

  相寓好房,押零付一“”无需押金即可入住我爱我家“,房屋租赁中介热推的”信用免押金的租房模式,对租客而言极具吸引力。

  而近日,北京消费者李红发现,我爱我家中介热情推荐的相寓信用租房,竟是笔贷款业务,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险些“被贷款”。记者调查发现,当前这种火爆的短期租赁模式背后隐藏着诸多猫腻:以信用租房为诱饵,让租客一不小心“被网贷”,存在诸多风险。而资本的介入,变相为房租暴涨推波助澜。

  说好的信用租房竟成了分期贷?

  近日,李红来到我爱我家月坛旗舰店办理租房业务。经该店租赁部王经理介绍,只要支付宝“芝麻信用”值达700以上,即可享受我爱我家主推的相寓信用租房“押零付一”的福利项目,该项目“不用交押金,按月缴纳房租就行”。于是,李红就签订了租赁合同。

  随后,李红接到一家名为南京邦航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又称房司令)的电话称,只需提供一张本人储蓄卡信息并“授权存管”到该公司,工作人员强调储蓄卡“只用于确定租客信息,无风险”。在李红的再三追问下,王经理坦言:“这其实是一笔贷款,租客一次性从该公司贷款后分期还款的行为。”

  说好的押零付一却成了分期贷?记者随后进行调查发现,类似这种以“贷”租房模式的中介不只我爱我家,还包括“自如白条”等产品。王经理透露,我爱我家主推的“押零付一”业务,实际上是由消费者以绑定本人名下储蓄卡做担保的形式,通过第三方金融公司向指定银行申请贷款。该金融公司将租客一年的贷款总额,一次性转给了我爱我家,消费者需按月向金融公司偿还贷款。

  对此,我爱我家“相寓”副总经理张多告诉新华社记者,这是一笔贷款,我爱我家“相寓”将租房和贷款两种合同做了严格区分操作,租房合同不会有贷款信息,选择信用租房的租客还需签另一份贷款合同。“信用租房的初衷是为一些资金短缺的租客群提供帮助,但租赁平台确实也面临一些风险。”张多称,消费者理应对自己的选择充分知情。

  记者多次以租客身份致电我爱我家询问信用租房是否会被贷款时,均得到“需签订一年的合同但不需贷款的答复”。

  还有额外的服务费

  记者调查发现,为鼓励租客选择信用租房,我爱我家“相寓”租房对其中介费表面的打折力度相当之大。李红所租的房子一个月的租金为4600元,正常租房中介费也应为4600元。但如果选择免押金信用租房,则“相寓”就会为她将中介费优惠至1500元。

  “第一次使用该服务中介费可按8折,第二次续签可低至5折。”李红告诉新华社记者,中介费看似低,但使用该服务还需额外缴纳5.8%的服务费。

  那么,这些服务费又是什么费?我爱我家客服12日对记者解释称,“这项业务旨在解决年轻人租房压力,需要收取服务费。”

  而经李红粗算,按照一年计算,该服务费已接近中介费。而正常租房并不涉及服务费。

  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辉分析称,如果房客租赁期为一年,其实际支付的服务费就基本和中介费持平,如租赁时间继续延长,则服务费就不断增长,并远超过中介费,为消费者增加了额外负担。

  

  相寓app界面

  授信资金托管500万人卡分离存风险

  记者还调查发现,在李红签署第二份合同的过程中,存在着更大的猫腻。

  打开李红支付宝APP,搜索相寓,进入“信用租房-我的账单”,“开通存管账户”页面赫然写着授权500万元资金托管,输入李红的银行卡号、设置存管交易密码等信息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而我爱我家对此解释为“国家统一规定”,但李红多次询问这是哪条规定,未果。

  7月31日,房司令客服人员对新华社记者表示,这“500万”是房司令为保证消费者的资金安全,所设置的对我爱我家的最高打款信额。“贷款者都需授权,财产安全不受影响。”既然与自己无关,为何还要自己授权并输入账号密码?面对李红的质疑,房司令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王辉认为,正常情况下,银行给予授信额度都会经过严格的程序,虽近期各地房租上涨较快,但不足5000元的房租远不需要500万元授权托管额,如此要求不仅匪夷所思,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还违反了国家关于金融借贷的相关规定。

  重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晴认为,在持卡人签字确认的情况下,意味着权利人将其银行账户的部分控制权转移给租赁中介及其关联平台,一旦出现滥用或信息泄漏,将给持卡人带来巨大的风险。

  “银行卡具有极强的私密性,仅限合法持卡人本人使用,一旦人卡分离,合法持卡人要承担很大的直接风险。如果银行卡被恶意透支而无法偿还,持卡人还会被银行主张权利,面临诉讼和个人信用、财产等多方面的风险。”王辉称。

  由此,这种信用租房实为贷款的模式也受到了许多网友的质疑:“全款被中介套现,借贷平台赚取的利润则被中介和借贷平台瓜分,风险却留给了租客。”“推介过程,不告知‘真相’,贷款合同也很难看懂。”

  租房不炒是底线这种创新风险多

  “这种创新要不得。”中国银行公司金融部副总经理刘小宇等专家表示,这种越界的创新不仅多产品嵌套,消费者很难看清风险,而且国家也没有资金存管具体额度的相关规定。一旦出现问题,很有可能出现转高利贷,再追索的问题。

  “为推广产品,隐瞒真实情况,以欺诈手段引诱消费者完成网贷的程序,将消费者从租赁人变为了实际的借款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说。

  “第三方贷款机构介入租房市场后,有了银行贷款,中介财力大涨,为了扩大规模,占领市场,也参与疯抢房源,从而导致大量房源被垄断,破坏了正常的供需关系,会助推短期内房租暴涨。”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称。

  “信用租房服务的背后是金融资本曲线介入住房租赁市场。”王辉认为,正是在巨额金融资本的支持下,中介才有能力向房东支付高额租金进而控制大量房源,甚至在某些城市和区域形成“超级二房东”地位,形成了对租客的不对称优势。

  王辉分析称,这一异化现象的出现很可能形成垄断价格,让租客转向购房,从而对租售并举的市场格局形成挑战,也对房价起到一定程度的助推。

  “滥用金融手段进行所谓的创新,干扰了调控。”陈晴说,在房价高企的背景下,租金价格非理性的上涨,另一方面增加租房者负担,扭曲房地产市场价格。

  “信用租房还存在着一定的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由于中介公司一次性拿到了租客的贷款总额,一旦发生跑路,租客的钱就会打水漂。如租客中途退租,中介公司延迟还款,还会给消费者带来逾期风险。”王辉说。

  (文章来源:新华社)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