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减税降费预超1.3万亿元 更大规模的减负有望是哪些

  减税正在成为中国提振经济、激发活力的重要方式之一。近日,财政部部长刘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1.3万亿元,比年初确定的1.1万亿元的目标增加了2千亿元,财政部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

  10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8年11月1日起,将现行货物出口退税率为15%的和部分13%的提至16%;9%的提至10%,其中部分提至13%;5%的提至6%,部分提至10%。对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产品和面临去产能任务等产品出口退税率维持不变。进一步简化税制,退税率由原来的七档减为五档。

  今年10月1日起,新的个人所得税法部分实施,免征额已经提高到5000元,这意味着从10月份开始,个税的调整红利已经开始释放。“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空间在哪里?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认为,按照目前的税收结构,减税的空间首先在增值税,增值税是第一大税种,能带来最直接的减税效果,而且已有增值税税率要降低的信号释放。9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曾表示,下一步的减税降费即包括降低增值税税率。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叶永青认为,大力度减税表明中央开始下决心调整政府和市场分配的比例,这一方面与目前的经济形势有关,另一方面也是表明中央在进一步简政放权、扩大市场作用方面的决心,对经济是明显的利好。

  叶永青判断:“未来减税,比较可能的是国内增值税的进一步调整,包括增值税进项留抵退税,进一步减并税率。另一个可能是个人所得税按不同层级划分,对中间阶层减税比较明显。消费税和关税应该会进一步下调,以应对外贸局势变化,同时也符合经济发展向大消费大市场进一步转变。这个是问题的关键。”

  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财政部部长刘昆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放手发展。

  稍早之前的9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致辞中表示,中国政府正在研究明显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不仅要坚决落实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措施,还要研究明显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

  李旭红一直在研究税收对企业的影响,她认为从企业微观的层面来看,税收构成了企业的成本负担。若是税负降低下来,企业可获得资金更多,可以促进企业的投资、盈利、分红等,进而有利于刺激经济的发展。经济里最活跃的单元是企业,企业的成本降低了,发展起来后将促进经济的良性循环。所以必须给企业降低负担,把企业激活了,经济发展了,税收和企业会行成良性循环。

  中国已经连续多年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而减税则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支柱之一。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记者:“中国的减税方式有所变化,以前是结构性减税,现在很少提了,结构性减税是有减有增。现在减税更加注重系统性,与现代税收制度相结合。”

  不过,李旭红认为,中国减税最终还是要依靠结构性减税。原因就是全球都面临一个挑战,财政的可持续性与减税的挑战。提高税制竞争力,鼓励投资的同时,要考虑财政可持续性,就要考虑均衡,所以最后就是一个结构性调整。总体税负是下降的趋势,但是内部会寻求一个均衡。

  减税的空间在哪里?

  今年9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出席2018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提问时,明确表示,中国下一步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这不仅包括增值税税率要继续下降,还包括个税专项附加扣除。同时,李克强还提到要明显降低社保费率。

  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主管合伙人王冬生看来,现在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是主体税种,如果要减税,这两个税还有一定空间。另外可以通过完善税制,实现减税。以增值税为例,可以把目前应该抵扣但还不允许抵扣的支出项目,纳入抵扣范围,最典型的就是利息支出,银行的利息收入已经征收增值税了,允许利息支出抵扣进项税,符合增值税对增值额征税的基本原理。从税率看,日本的增值税标准税率是8%,韩国是10%,因此,适当降低增值税的税率,应该也可以考虑。“从企业所得税看,目前还有大量限制扣除的项目,比如招待费、广告费等,纳税人发生了支出,但是不许扣除,导致纳税人没有利润,不挣钱也得缴税,影响企业再生产。从税率看,美国税改后的税率是21%,英国的税率是19%,日本是23.4%,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25%的税率,在2008年时,属于中偏下水平,现在来看可能偏高了。”王冬生告诉记者。

  广东一家制造业的财务总监告诉经济观察报,他们企业是高新企业,企业所得税的税率是15%,当然能够再降就更好了。他更希望对出口的企业,出口退税的力度更大一些,增值税降低一个点,从17%降到16%的力度有些太小,希望能够再降低。“宽税基、低税率、简税制、严征管是未来税制发展的趋势。既要降低直接税收负担也要降低遵从成本,要用数字化的手段降低遵从成本。”李旭红告诉记者。

  杨志勇建议,不要去翻旧账,让企业去补税。因为历史原因,过去的征管比较粗放。否则征管力度的加大,可能意味着减税政策实际上比名义上测算的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