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消费潜力 应让老百姓多赚钱、敢花钱

  9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 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此时,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了60%,成为中国经济当之无愧的主动力。这份今年7月召开的中央深改委第三次会议通过的文件表明,决策层对消费的期望显然要比它已经做到的更高。

  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确可能转化为体量庞大的消费。衣食住行用、文化旅游体育和健康教育培训家政等等,从传统消费需求的升级到新消费方式的勃兴,都可能伴随着消费潜力的释放,崛起一个千亿甚至万亿市场。

  同一天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是再好不过的证明——移动互联网催生了全新的生活场景,在创业创新浪潮中,新业态和商业模式应运而生,培育了一个数百亿规模的市场,也成就了一家市值480多亿美元的公司。

  今年以来,投资增速始终徘徊于个位数。这种趋势仍将持续,基建补短板或者追求有效投资的增长,都意味着不会再有狂飙突进的投资大跃进。外部环境变化导致出口不确定性加大。人们期望消费承担更关键的使命,这是很自然的选择。

  不过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对于消费而言,我们更需要问的是,消费潜力从何而来?如果将居民消费潜力细分一下,大概可以分为存量和增量两个部分。就存量而言,消费潜力是这样一种情形:除了常规花销外,居民有可供消费的余钱,只不过因为种种顾虑或障碍,这些钱他不敢花不愿花或者花不出去。

  老百姓不敢花钱,是因为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尤其是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等方面的远虑,影响了即期消费的意愿。2002年城镇居民储蓄余额突破8万亿元人民币,媒体既因为居民消费动力不足,发出能否赶出储蓄“笼中虎”的疑问。近年来,尽管储蓄率持续下降,住户存款余额仍攀升至68万亿元,这简直是一头大象。居民消费潜力没能转换为现实的消费能力,恐怕还是要从消费预期改善方面找原因。房价房租上涨的速度,也在一定程度上侵蚀了居民的消费能力。

  我们注意到,消费升级被视为进一步提振消费的主战场。一个原因是,中国有四亿中等收入人群,而且规模在不断增长。他们的消费需求确实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也导致文化体育旅游等新消费和各类个性化消费所占比重不断提升。但即使这部分人群也需要更稳定的消费预期。因为自己或家人的一场大病或意外而从中产滑落的故事,时时提醒他们,他们需要储蓄以备不时之需。很大程度上,这与现有的各种社会保障水平较低有关。

  加杠杆可以放大消费能力,所以我们可以花未来的钱。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今年二季度,中国居民杠杆率升至51%,而政府和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均有所下降。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有所期望么——居民还会继续加杠杆么?这要看老百姓对未来的预期。

  需要警惕的是,一些地方因财政吃紧而推卸职责,甚至以市场化的名义将基本的教育、医疗和养老等公共服务责任推向社会。考虑到县市一级政府面对持续的债务压力,这种苗头在少数地方的确存在。尽管只是个案,但却可能让激发消费潜力变了味道。对此,决策部门不可不察。

  从增量来看,激发消费潜力别无他途,就是让老百姓赚更多钱,手头宽裕了才会多花钱。这些年居民收入增幅跑赢GDP,但在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回落的大背景下,收入增幅逐年放缓也是一个事实。从宏观角度看,从做大蛋糕到分好蛋糕,帮助居民增收是一个系统的制度安排。多年来有关专家一直呼吁,提高居民收入在GDP中的份额,让财富分配的天平更多倾向于居民,在这方面政府仍大有可为。比如说,个人所得税税前抵扣金额提高到5000元,以及专项抵扣的增加,居民手中的活钱肯定是比过去多了。适当调降社保缴费比例也能起到类似的效果。我们知道,这是一个进行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