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新“外资十条”解读 重大外资项目用地指标由省统筹安排

    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报道

导读

    “各地引进重大外资项目,但当年用地指标确有不足的,可向省申请预支奖励的计划指标”。

    允许在新能源汽车制造等9大领域设立外商独资企业、对优质外资项目单个年度最高奖励1亿元、重大外资项目用地指标由省统筹安排、外资企业开办时间压缩至5天以内……

    上述政策出自广东9月13日公布的《广东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政策措施(修订版)》(下称“外资十条”修订版)。

    此前广东出台的“外资十条”对广东积极有效利用外资、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成效显著。2018年1~7月,广东实际利用外资889.3亿元,同比增长3.1%,增幅比全国同期高0.8个百分点,实际利用外资全国第一。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此次“外资十条”修订版在降低外资准入门槛,提高包括投资审批在内的行政服务效率、简政放权,降低经营成本,优化营商环境上更具针对性、更务实。

    多位受访专家也表示,“外资十条”修订版聚焦的财税、土地、市场准入等恰恰是外商关注的热点问题,此轮外资新政将极大增强外商对广东投资的信心。也有专家建议,当前全球产业正处于服务业开放的重要时期,广东应推动服务业融入全球价值链。

    修订财税土地政策

    财税和土地政策是本次政策修订的重点。

    “从去年发布‘外资十条’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我们针对外商进行了一些调研发现,财税和土地政策是他们关注热点的前两位。”广东省商务厅副厅长陈越华在发布会上表示,“这些是影响外商在广东做大做强的重要因素。”

    陈越华介绍,尽管“外资十条”已经为外商带来了财税优惠,但目前境外投资者从中国境内居民企业分配的利润,如果在广东再投资需缴纳10%的预提所得税。

    “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外资企业再投资的热情。”他强调,本次政策特意对外资企业反映的问题进行了修订。

    “外资十条”修订版中,对外资企业境内利润在广东再投资项目,广东省将按照投资环节产生的省级财政贡献给予奖励,各地可在省奖励的基础上另行安排奖励。“这主要是为了减轻外资企业采用境内取得利润再投资的成本。”陈越华说。

    除财税问题,用地也是外商关切的重点。

    陈越华举例称,“外资十条”曾提出对总部项目用地应保尽保扶持政策,但在操作过程中,政策很难“战胜”现实。

    现实是,用地指标属稀有资源、不可再生,无法惠及所有企业,所以只能针对重点项目、重点企业;而珠三角土地开发强度大、可供开发土地少,每年自主调配的用地指标与用地实际需求缺口非常大;同时,国家规定土地出让的价格又不得低于土地取得的成本。

    “这些现实问题确实困扰了众多外商投资企业。”陈越华表示,此次修订专门提出,“对符合条件的重大外资项目由省统筹安排用地指标;各地引进重大外资项目,但当年用地指标确有不足的,可向省申请预支奖励的计划指标”。

    实际上,除了重点修正财税、土地政策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外资十条”修订版还围绕扩大市场准入和打造营商环境等新增了多项条款。

    例如,“外资十条”修订版在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领域部分,对于股权和金融都有了新的突破。

    “在专用车制造,新能源汽车制造,船舶设计,干线、支线和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等领域,可以设立外商独资企业”,“取消在广东设立的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支持外国银行在广东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而在投资贸易便利化部分,“外资十条”修订版新增了“推行‘多证合一’改革和负面清单以外领域外商投资企业商务备案与工商登记‘一口办理’”和“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内投资总额10亿美元以下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委托各地级以上市政府审批和管理”等。

    如何进一步开放

    “外资十条”修订版被寄予众望。陈越华在会上直言,“此次修订版将极大增强外商对广东投资的信心。”

    陈越华有底气如此。2017年12月1日,广东对外公布“外资十条”,而后的10个月,广东在吸引外资上频传捷报:2018年1~7月,广东实际利用外资137亿美元,全国第一。

    作为衡量外资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广东在吸引主要发达国家投资上增长迅速,包括德国、日本、英国、瑞典在广东投资同比增幅分别达到49.1%、52.8%、93.8%和12.7倍。

    而广东制造业利用外资的效果也显著提高。陈越华介绍,制造业实际利用外资达256.2亿元,同比增长37.9%,占广东实际利用外资的比重比去年提高了7.3个百分点。

    “1~7月份,广东新设或新增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的重大外资项目有114个,巴斯夫精细化工一体化基地、埃克森美孚石油化工综合体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在广东纷纷落地。”陈越华说。

    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广东吸引外资还有提升的空间。关键在于,如何进一步开放?

    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看来,除财税、土地政策外,外商尤其是世界500强企业或许最关心的是营商环境和政策是否可持续。“财税和土地政策解决的是企业成本的问题。但我了解到,尤其是行业龙头等大企业拥有资本、议价能力,成本并非他们最关心的。他们更关心市场是否公平、公正,政策是否可持续。”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陈万灵认为,当前广东在营商环境方面的改善更多集中于行政服务效率、简政放权上。

    “当然涉及到更深层次的改革,需要中央的顶层设计。”陈万灵建议广东在小范围内进行试点,再全面推广复制。

    实际上,此前“外资十条”的多条政策最早来自于广东自贸试验区。例如,深圳曾允许在前海设立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等。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则指出,在当前全球产业正处于服务业开放的重要时期,广东应推动服务业融入全球价值链。

    “我国服务业上因为没有像制造业一样融入全球价值链,造成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的缺失,反过来构成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制约。”申明浩建议,广东应迫切扭转这种局面,推动服务业先融入全球价值链,再慢慢发展起来。

    (编辑:周上祺,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lizhen@21jingji.com,zhousq1@21jingji.com)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