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中老旱区433万人“解渴”在即:毗河供水工程一期明年4月完工 人大代表“盼”二期工程

  每经记者 余蕊均    每经编辑 贾运可    

  查玉春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田地里裂开的缝隙几乎可以放下一只脚,洗衣服的水不仅要用来洗脚,还得留着继续浇田。作为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保和镇晏家坝村党总支书记,查玉春今年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到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村民们希望她“一定要多提提我们吃水的问题”。

  查玉春说,遭遇过多少干旱就有多期盼下雨,近半个世纪,当地人常常是“靠天吃水”,终究不是长远之计,“现在好了,我们就盼着毗河供水工程早日建成。”

  查玉春口中的毗河供水工程,是四川“再造一个都江堰灌区”工程的重点项目,供水区位于四川盆地腹部涪江、沱江分水岭两侧的丘陵区,涉及成都市、资阳市、遂宁市3市9县(市、区),设计供水人口433万人,灌溉面积333万亩,分两期实施。

  自1971年纳入《岷江水利初步规划》以来,这条引岷江之水济沱江、涪江沿线的道路可谓漫长,2015年4月,毗河供水一期工程正式开建,按计划将于明年4月完工。9月11日~12日,四川省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前往施工一线,调研了解建设进度、存在问题以及二期工程筹备进展。

  “一期工程重点建设引水渠道,好比把‘路’打通,二期工程重点建设囤蓄水库,主要解决‘蓄水’和‘调水’的问题。”四川省人大代表、乐至中学副校长靳志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多位全国、省人大代表在调研中呼吁尽快上马二期工程,“有了二期工程,毗河供水工程才能真正发挥作用,从根本上解决川中干旱问题。”

  半个世纪“吃水梦”

  扼守长江上游的四川,素有“千河之省”之称。但翻开地图,在四川盆地中央,位于沱江以东、涪江以西的资阳市安岳县、乐至县,遂宁安居区、大英县,成都市金堂县、简阳市等地,却因处于两江分水岭上,如同鱼之脊背,留不住水,成了声名在外的极旱之地,被川人称为“十年九旱的川中老旱区”。

  从数据来看,这片地区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460立方米,是全国人均量的五分之一、四川全省人均量的六分之一。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环保厅厅长于会文说,这种情况“不多见”,也因此,建设毗河供水工程“责任重大。”

  调研过程中,多位来自资阳、遂宁的人大代表以亲身经历传递着旱区群众对“生存之水”“生产之水”的渴望。靳志军称之为“半个世纪的情结”,查玉春说“这是祖祖辈辈的期盼。”

  靳志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乐至生活的50多年里,他看到了农业灌溉用水紧缺对经济发展的制约,以及生活用水不足带来的日常不便,因为常年实行分期分段供水,城镇居民几乎每家每户都备着水桶“存水”。作为乐至中学分管后勤的副校长,他尤其担心广大师生的食品安全问题。

  急待“解渴”的还有四川省人大代表、遂宁市船山区永兴镇明镜村党支部书记杨伯容。她告诉记者,今年夏天,为避免因为缺水导致金丝皇菊大面积枯死,村里不得不集体出动,找地方打旱井以解燃眉之急。

  站在位于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的长沟隧洞旁,杨伯容有些激动,“这次调研看到了毗河供水一期工程的建设进展,相信我们的吃水、用水问题很快就能从根本上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9月3日上午,作为毗河一期工程的控制性工程,位于成都青白江段的龙泉山隧洞已全线贯通。

  了解到工程进展后,全国人大代表、民革四川省委会副主委、成都市委会主委、成都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里赞连呼“不容易”——隧洞里瓦斯包分布不均,检测难度大,并且需要穿越龙泉山断层带,地质条件复杂。在他看来,如此大规模的水利工程,说是“当代都江堰”一点都不为过。

  冲刺阶段要“啃硬骨头”

  位于成都平原西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被誉为“世界水利文化鼻祖”。自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率众修建以来,它成就了“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在建的毗河供水工程,是四川“再造一个都江堰灌区”工程的重点水利骨干项目,主要功能以农田灌溉、城乡供水为主。

  从提出构想到变为现实,这一民生工程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不出意外,毗河供水一期工程将于明年4月建成投用。届时,总渠引水流量可达22立方米/秒,一条约10米宽的大河,将流淌在沱江、涪江的分水岭上。

  “一期工程还将在总干渠上延伸各类分干渠和支渠,总共20条,宽度有两米的,也有几十厘米的,像小河穿过田野,为各个村落输送生活生产用水。”工程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记者从现场了解到,截至今年8月,一期工程已累计开工隧洞、渡槽、渠道、倒虹管等主要建筑物800处,累计完成投资55.92亿元,占总投资的84.3%。不过,也有多位人大代表指出,虽然一期工程克服了诸多困难,推进成效显著,但在剩余7个多月的时间里,依然任务繁重,行百里者半九十,“不能盲目乐观”。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文联主席郑晓幸提到一个细节,“完成80%多的投资额,从数据上来看其实是静态的”,因为随着施工成本的上涨、对环保要求的提升等动态变化,原计划投资将面临不小压力,需要更多投入和支持。

  资阳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坦言,进入冲刺阶段,建设难度更加突出,如部分地段用地移交不能满足工程施工需要、部分专项设施迁改缓慢等等。按郑晓幸的话说,最后这部分的进度,将是“骨头中的骨头”。

  区域携手“同饮一江水”

  二期工程的进展情况,也是此次人大代表调研关注的重点。

  据了解,毗河供水二期工程将新建渠道621.59公里,其中总干渠1条、长度120.46公里,同时新(扩)建水库6座。

  全国人大代表、资阳市委书记陈吉明表示,毗河供水工程中所有屯蓄水库及三分之二的渠道均在二期工程中建设,只有上马二期工程,才能彻底解决灌区干旱缺水的问题。

  靳志军打了一个比喻,“一期工程重点建设的是引水渠道,好比把路打通了,解决了引水问题,二期工程重点建设的是囤蓄水库,能够解决‘蓄水’和‘调水’的问题,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用水问题。”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解释道,毗河水量并非四季充沛,二期工程上马,能够在丰水期进行“储备”,避免出现因毗河进入枯水期而再度缺水。

  多位人大代表指出,一期工程让川中旱区人民“看见水”,二期工程将真正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实惠,“留住水”。如果二期工程不上马,“一期工程就将是极大的浪费。”

  查玉春说,今年全国两会,她和几位来自资阳的人大代表共同提出了关于尽快启动毗河供水二期工程的建议,“我们呼吁将毗河供水二期工程纳入国家‘十三五’水利发展规划,纳入全国172个重大水利工程项目,争取政策倾斜和资金支持,缓解地方筹资压力,促进项目尽快上马。”

  据悉,毗河供水一期工程此前已被纳入水利改革发展“十二五”规划和全国172个重大水利建设项目。代表们希望可以保持这项重要水利工程的“完整性”“一致性”。

  值得注意的是,为实现毗河供水一二期工程的有效衔接,早在2016年7月,四川省政府就决定由资阳市牵头,会同成都市、遂宁市启动毗河供水二期工程前期工作。今年8月,水规总院在北京对二期工程可研报告进行了技术咨询,认为上马毗河供水二期工程十分必要,可研报告(咨询稿)基本可行。目前,设计单位正在加快推进可研报告修改完善工作。

  在这场事关433万人的“西水东调”中,同属成都平原经济区的成都、遂宁、资阳携手,从民生领域开始合作。正如四川省人大代表、《每日经济新闻》高级记者江然所言,同城化、一体化,不仅涉及交通、金融、治霾等内容,更应从民生福祉方面携手,“通过同饮一江水,逐步解决发展的不平衡。”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