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要通过创新突破产业升级屏障

  日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宣布,一年后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届时将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鉴于马云的影响力,他宣布“退休”成为了舆论热点。有人认为“这会加剧私营经济信心的滑落”,似乎马云是迫不得已“下课”。

  市场中充斥着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观点,是当前不确定环境中不利于市场预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环境中对民营企业与企业家做出客观认识是一个多维度的复杂判断。贸然以“阴谋论”的角度随意评说,可以吸引流量,但具有很强的破坏性。

  最近几年,的确有一些企业家因涉及官员腐败,尤其是那些依靠权力资源进行资本运作的人受到了惩罚。这是一个法治的结果,而不是民营企业生存环境发生变化。与数千万企业家相比,被惩罚的只是极少数人。事实上,这些人大多数不应该称为企业家,而是投机者。

  为了改变过去一些“政商不分”的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的要求,官员与企业家交往要遵纪守法。这是依法治国的基本要求,也是推动市场公平竞争的基础,因此,有利于企业家在一个法治的环境中公平竞争与发展。

  近些年民营经济的确遇到了很多困难,但要认清其原因。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三十多年后,规模膨胀的速度逐渐降低,在市场需求持续高增长阶段,民营企业享受了高利润、高回报的“成长红利”,但这是市场经济中的一个特殊阶段和状态。一旦规模膨胀的速度减缓,过剩产能就会暴露,要素价格的提升也会带来成本的增加,市场会进入一个残酷的优胜劣汰阶段,这是任何国家都逃不过的市场规律,而不是中国在政策环境上对民企“歧视”。

  现在有一种现象值得警惕,就是舆论将民营企业在市场出清阶段的压力,错误认为是政策的结果,这不客观。当然,有一些政策提升了民营企业的成本,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问题。由于民营企业大部分为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低,在转型阶段受到冲击难以避免。当然,政府改善经营环境有很大的空间,在这个阶段更要帮助企业更好地生存,但即使做到这些,也无法抵抗市场规律。中国经济几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周期,所以,很多人将目前的困难视为“政策结果”,而不知道经济周期的厉害。

  在经济转型升级阶段,通过创新突破产业升级屏障主要靠企业家。在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多次在行政和司法层面重申,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民营经济和企业家的活力。通过创新实现高质量发展,归根结底需要依靠企业家精神。所以说,现在政府更重视和尊重民营企业家,而不是相反。

  马云与他创立的阿里巴巴之所以成功,是企业家精神的成功;如果中国没有宽松良好的经营环境,阿里不可能成功,更不可能成长为一个“巨无霸”。马云的独到之处在于,他将企业家精神灌输到了整个合伙人团队,从而让阿里在不同领域勇于创新。马云退休并不影响阿里的企业家精神,更不代表他是“被迫的选择”,更可能是他对阿里创新能力的自信。

  现在,民营企业遭遇双重挑战,一个是转型升级,一个是接班人问题,它们同时出现是民营企业当前主要困境,这种企业内在的压力往往被误读为外部政策环境变化所致。

  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大都出身于农民、工人或下海干部,从短缺时代的传统低端产品和服务开始,随经济逐步成长,但是,现在他们年纪已经很大,面对市场逐渐向高端需求发展,他们在创新方面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不管是从年龄角度,还是企业转型压力,客观上需要新人来继承和开拓,这就会形成企业家代际更替。

  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企业在努力转型,比如恒大造新能源汽车,格力投资芯片,娃哈哈设立科技研发中心等;还有一些企业家选择退休,比如任正非、何享健等卸任董事长,刘永好、宗庆后等让子女接班。阿里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本身就是一个“新经济企业”,不像传统企业那样探索转型方向,马云年龄也不老。事实上,马云跳出企业可能更容易看到企业的问题,并发现新方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