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中国义利99,颠覆企业社会价值评估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8年9月9-11日在西安召开。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秘书长白虹女士发表了演讲: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现在是中国经济比较艰难的时刻,政府有海量的问题,政府是够难的;百姓现在面临着房价的困扰、股价的困扰,也很难;但我觉得最难的还是企业家。

  今天上午我听了夏总代表社会企业家演讲之后非常地触动,在这我向真正致力于社会价值贡献和创造的企业家表示致敬!

  其实法国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有一幅非常著名的作品《丑之美》,他说生活中根本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企业家当中也根本不缺乏社会价值的创造者、贡献者,但如何去发现真正的社会价值,怎么断定它是社会价值,是一个世界难题,也是世纪难题。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协同,协同的关键是共识,而它的基础是通用语言。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去发现这一批人?一方面,中国在2017年的GDP达到13万亿,回顾改革开放40年,它应该是原来的多少倍呢?整整增长了35倍。

  另一方面,全球有1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超过7.5人民币,有13亿人是文盲,26亿人洗不上澡;有45公顷的土地在荒漠化,40%的海洋受到重度污染。

  如果像德鲁克讲的,我们能把所有的尖锐的社会问题都看成社会发展机遇,就会发现其实商业问题和社会机遇都具备相同的三大属性。一是都有海量的用户,二是都是刚性需求,三是目前都是我们服务和估值的洼地。

  我们探讨了社会价值、社会企业家,什么是社会价值?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考虑,从目标上是为了建设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美好未来,企业通过创新的生产技术、商业模式和管理机制,达成的社会、经济、环境的经济效益。

  当我们看到第一个目标的时候,其实是探究企业家的驱动力究竟是什么,如果说你既关注内部的财务效应,同时也关注外部效应,企业就是不同的种格局。

  我们看到方式的时候,重点是说想义利并举。

  再看看结果,以往不管是500强也好,还是我们所有的资本市场的指标也好,评价的都是你有多少资产?你做了多少资本金?你的回报率是多高?现金流断没断?没有任何一项评估是看这个企业它创造了多少外部效益,那如果你不看外部效益,请问如何去实践和认定它创造了哪些社会价格呢?

  所以发现它真正的重要意义是关键,即如何在官、民和商当中达成一种共识。

  如果说义利并举,周易在500年前就讲“利者,义之和也。”实际上讲的就是生存之道,这就是商道的基本逻辑。

  义利并举这样的商业价值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我们看一下如何发现呢?这个确实是个难题,我们要进行验证,而且从这个验证当中如何能动用货币的选票,不管它是来自于银行的贷款,还是来自基金公司对上市公司的投资,一定是碰到了资本市场。

  我们的切入点是先从上市公司开始。我们在去年的12月份联合了68家公益智库,包括国内和海外,包括深圳交易所、银河证券、南方金融公司,同时又协同我们外部的专家,包括全球最大的一个投资人G这个组织,我们研发了社会价值对上市公司版的评估标准。

  这套评估标准它的不同之处在于哪里?首先它是穿透式的研究,通过的标准就是前期我不看,这套评估标准应该是打通了上中下三路。我们先去看企业的愿景价值观有没有下沉到你的战略,战略有没有反映出你主营市场的定位,然后再看你用了什么样的技术,是原创的还是山寨的,你用了什么模式?是不是现在绿色循环共享、新经济模式等等,做出了什么结果。

  大家如果有兴趣,这个是我们是申请的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共享的结果,大家可以登陆我们的官网。

  发现什么呢?我们可以从一个案例一个案例去研究,但是资本市场永远也打不通,资本市场是一定要货币选票的方式,反向来验证你逻辑的有效性,所以我们先从沪深300入手。

  这个上市公司在整个盘子当中,从加数来讲它占9.2%,总市值占近60%。那么我们在对它用了这套评估办法评估完了之后,发现中国的义利99是这样的状态,59.6%的国企也是;但是非常可贵的是,有62家的民营企业上档了,要知道沪深300当中本身它的国企央企的占比也是占60%。

  那么我们来进入一个综合分析,发现义利99之后,它从义的纬度,就是它的社会福祉和环境价值,义利99完胜了沪深300。

  我们做个五年的估测,我们看到从2015年那波大股灾之后,红线的义利99指数一律跑赢,一直优势持续到现在。这个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我们在这个之后继续做了数据的分析,社会价值在2016年每提高1分,它的估价增加0.83,如果在2017年是1.34,也就是说义与利是正相关关系,而且相关的强度在不断增加。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资本市场这些投资机构非常聪明,他们敏锐的捕捉到国家政策的发展以及社会企业家的选择,就是说以前你只图利但是无利可图了,这个措施是打破了义利并举、义利共同促进的趋势。

  也就是说这个当中我们是在探讨如何能够让理想在一个长价值链当中观通,照进现实。我们以一个产品榜单做一个产品,这个价值链要贯通到政府,因为涉及到监管财税政策,贯通到市场,微观的企业、中观的产业,最后要贯通到社会,因为你要有社会理想。

  榜单推动指数,指数现在已经跟领先的二级市场公司在谈,他们非常希望去发主动和被动指数型投资的产品,这个时候货币选票就会通过这个产品涌向那些义利并举的企业。先在二级市场上这套逻辑跑通了,就有了这套语言体系,我们紧接着做的就是我们的未上市公司,而且我们非常希望专门对我们的民企去发这样一个榜单。

  我们如果共识越强,这个社会越和谐,生产力和创造力的效益就会越大。

  其实大家一直在讲今天的会议主题也是新时代,什么叫新时代?在富起来时代当中大家崇尚的都是重资产、高利润、大市值这样的企业,我们发展了一个企业,更多的是如何赚快钱、赚大钱,而进入强时代,讲全球发展可持续的语言的时候,一定关注的是你创造多少经济、社会、环境的综合价值。

  我们希望能看到这样鲜活的中国企业家案例,也希望能看到就像今天陆克文先生讲的这样努力去做好事的系统。一直做好事很难,系统性做好事更难,但做好事的系统是最难的,我们希望用微薄的努力能够帮助做一套真正支持我们企业家持续的进行社会价值创造的努力。谢谢大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