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通淤积 信贷市场大有可为

  证券时报记者 马传茂 刘筱攸

  一边是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的淤积,另一边是资金传导到实体经济的渠道不通畅。

  一位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无奈表示,“现在就是有大把资金但不知道怎么花”。“以债市投资为例,配置偏好很难迅速转向,资金还是会以流向利率债、高评级信用债为主。前者防止资金闲置,有信贷投放需要时还能及时回笼,后者是在考虑收益的同时确保资金安全”。

  “基于这种投资偏好,民企要通过债券市场融资依旧十分困难,但信贷市场还大有可为。”一位大行深圳分行资负部负责人称。

  7月份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要保障城投平台合理融资需求”等要求。这与此前的小微企业一同成为两大政策导向的信贷投向。

  不过整体来看,目前银行信贷资产的配置偏好还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资金面很充裕,但信贷投向上还是很困难,尤其是需要面临合意资产稀缺、资本充足率限制、各项监管要求的多重束缚,有点像是‘资产荒’了。”一位大型股份行资负部人士认为。

  其中合意资产缺失的考验相对较大,尤其是体现在政策以及总行导向与地方分行的分歧方面。“譬如说总行导向是普惠、三农,但到分行层面,有没有合适的客户,能不能给这些客户放贷都是需要考虑的,不能一哄而上。”前述股份行资负部人士称。

  一位国有大行华南地区某分行人士就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受政策影响,上半年该分行平台类贷款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可以受理、储备,但不审批,平台类贷款增量明显减少,在政策导向调整后,储备的部分平台类贷款也走上了正常审批流程。“但整体的基调是,上半年放贷有点慢,下半年应该加快进度,尤其是半拉子工程要加快,但是不是会大幅增加基建投放,还真不好说”。

  也有银行基于目前的政策导向进行积极调整,但仍基于此前的信贷结构进行微调,整体偏好没有明显变化。“按照我们的计划,下半年的整体投向是类似于哑铃的结构,一边是政策扶持的小微企业,一边是政府基建和优质大中型企业,中间以零售业务稳住资产端的整体收益水平,尤其是消费贷款、信用卡业务。”一位中部地区城商行人士表示。央行也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表示,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角度看,央行在将流动性注入银行体系后,能否有效运用和传导出去,还取决于资金供求双方的意愿和能力。整体来看,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将是央行下一阶段的工作重心。

  报告也提到了多条疏通货币传导的举措,包括调整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参数发挥MPA引导作用、扩大央行操作担保品范围、利用再贷款再贴现工具等,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要“几家抬”形成政策合力,针对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货币、金融监管与财政要配合发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