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清单七项落地 专家学者伊春聚议热点

  ⊙记者 孙忠  ○编辑 陈羽

  在11日召开的第二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长郭凯透露,在今年4月份的博鳌论坛上易纲行长宣布的11条金融领域开放措施,大部分已经落地。

  论坛上,业内多位专家对中国金融业开放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郭凯表示,去年以来金融业开放速度明显加快,这一轮开放的起点是2016年10月人民币加入SDR,之后人民银行就开始研究下一步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问题。因此,从时间顺序看,是中国自主需要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

  郭凯称,这一轮对外开放是自中国加入WTO后比较大的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涉及的金融服务业领域较广、力度较大、落实较快。在博鳌论坛宣布的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清单,目前已经完成7条。

  郭凯透露,剩下4条还需对相关法律法规等进行修改,具体包括:取消银行、期货和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相关法规均已公开征求意见,尚未正式发布;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理财公司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相关法规已公开征求意见,尚未正式发布;取消保险公司两年代表处要求,相关法规已公开征求意见,尚未正式发布;允许外资银行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相关法规仍在修改,尚未公开征求意见。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有人担心金融业开放会导致资本外逃。事实上,金融服务业开放和资本项下开放的概念并不一致;金融服务业开放属于贸易范畴,是WTO管辖范围;资本项目自由化属于资本跨境流动,是IMF管辖范围,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金融业开放之所以较贸易开放影响复杂,是因为前者涉及金融市场的开放,而资产价格调整快于商品和劳动力价格调整,因此,顺周期的跨境资本流动会导致资产价格的超调。

  管涛认为,深化汇率市场改革是金融业开放的必修课,下一步应该完善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改进汇率调控方式,增加汇率弹性。

  对于汇率问题,余永定认为,人民银行可以向市场发一个信息――没有任何一个汇率目标要保,“央行应该坚持不进行常态化干预。市场对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问题很关注,但我觉得6.9和7没太大区别,执着于某一点位是非理性的,央行应该加强与市场的沟通,明确不会对汇率进行干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提高专业化水平,是金融开放的重要方向。更为重要的是,在对外开放的同时也要对内开放,要通过开放,形成具有自我优势的行业,不要低估中国人和企业在金融领域的创新能力。当然,金融监管的专业化要与金融发展的专业化相配套。

  郭凯说,金融业开放包括政策制定,不是金融一个部门的事情,还涉及法律、税收等各种各样的制度,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取决于市场营商环境整体改进的速度。下一步应该让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同步起来,全面改变营商环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