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二季度就业数据:全国繁荣 民企暗淡

  在7月底的政治局会议中,中央要求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

  “稳就业”被放在了更为突出的位置,那么,我国当前的就业情况究竟如何?

  国信证券分析师董德志认为,全国就业市场景气度持续向好,但依然存在两个隐患:失业率下行力度不断减弱;大型、国有企业与民营、小微企业就业形势分化亟待解决。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全国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为4.7%,城镇登记失业率为 3.83%。

  董德志看到,两指标均是有数据以来的最低值,且均延续了 2016 年以来的加速下行趋势,这与我国经济在近年来的韧性表现较为吻合,同时也反映了我国就业市场的良好发展趋势。

  与此同时,中采PMI和财新PMI就业分项有所分化,但目前两者仍然处于2016年初以来的反弹趋势中,整体指数并无明显弱化迹象,就业形势依然较为稳定。 

  相比第一季度,中采PMI就业分项在第二季度略有上行, 而财新PMI就业分项下行明显,两者的分化反映了中小型企业与中大型企业之间就业情况的分化,这也与近期民企信用风险频发的现状较为吻合。

  尽管如此,但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CIER)同比下降16.8%,表现依旧较为弱势,表明职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例也同时在下降, 求职者可选的岗位越来越少。 

  从CIER指标的各个分项来看,各地区、各城市和各企业的CIER指数均呈现出“全军覆没”的现象。

  在不同地区中,东北地区和华西地区的CIER指数下降最为明显,它们在2018年二季度的指数分别为0.73和1.11,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45.1%和33.5%。

  在不同城市中,四线城市的CIER指数下降最大,其在2018年二季度的指数为 1.56,同比下降38.3%;其它类型城市的CIER指数同样下行较为明显,同比下跌的幅度均在25%左右。

  在不同企业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下降幅度最大,它们在2018年二季度的指数分别为0.79和1.08,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28.2%和 49.8%。

  全国平均薪酬再创新高,但民营企业的薪酬优势早已不在

  薪酬方面,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全国平均薪酬又创出历史新高,具体为7832元,较一季度上升203元,相较去年同期上升456元,同比涨幅为6.18%。 

  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一线城市的平均薪酬依然遥遥领先其它城市。其中,北京的平均薪酬已连续三个季度位于万元以上,上海紧随其后。

  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合资企业、上市公司、外商独资和国企的平均薪酬水平基本相当,均在8300-8500元的范围内;而民营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则明显较低,其中,民企的平均薪酬最低,为7608元。

  从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存在这样一个特点,即企业人数越多,平均薪酬越高。

  董德志指出,无论是从不同性质企业还是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均能够发现民营企业经营困难的影子。

  他认为,在2017年以前, 民企的薪酬水平还具有一定的优势,而且规模在100人以下的企业的平均薪酬也极具竞争力。

  但随着去杠杠政策的实施,社会信用总量不断下降,民营企业信用风险不断累积,民企的竞争力逐渐减弱,其平均薪酬也因此不断下降并明显低于其它各类企业,这也与小微企业 CIER 指数的大幅下滑较为一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