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二十六年弄潮儿 因时而生拓荒者

  ⊙记者 刘冬赋 李丹丹 陈婷婷

  ○编辑 黄蕾 陈羽

  “叔叔好!阿姨好!”走进养老社区的每一个活动区,陈东升都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

  在北京市昌平区一处占地十七万平方米的核心区域,一幢幢高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里是泰康保险集团首个旗舰医养社区――泰康之家·燕园。候鸟式的医养产业布局,已成为国内同业效仿的转型样本。

  泰康正在中国推动一场养老革命。而这场变革的倡导者和推动者,正是泰康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

  巧合的是,就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前几天,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正式发布,泰康保险集团以240.5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榜单第489位,迈入全球大型保险金融服务集团的行列。

  回顾二十六年创业经历,陈东升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机会,这个机会总为最先敏锐发现的人所准备。而一个国家要繁荣,就要永续企业家精神,让一波一波、一浪一浪创业创新的企业家登上经济大舞台。”

  知识改变命运

  他抓住了人生的第一次机会

  1977年冬天,一代人的青春被“恢复高考”重新点燃,570万出身不同、年龄悬殊、身份迥异的人一同涌入考场。自此,“知识改变命运”的号角响彻神州大地,出生于湖北省天门县的陈东升迎来人生第一个转折点。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当1979年陈东升考上武汉大学政治经济系的时候,他更加笃信这一点。自小,他爱读书,小学时期的他是天门县新华书店的“VIP客户”,高一的漫漫长夜里则有《马克思传》相伴左右;他爱分享,成立学习小组,帮助有困难的学生一起读书进步,是天门有名的“小老师”;他爱钻研,在微生物实验站做技术工人,用四年的时光自学了化学和微生物学。

  陈东升求知若渴、拼搏进取的精神,在进入武大校园后再度放大。彼时的武汉大学,云集了董辅?、吴纪先、谭崇台、刘涤源等知名教授。在改革开放刚刚起步、信息尚闭塞的时代,这些“大家”对世界、对国家、对经济的独到见解和判断,震撼着这位刚满20岁的青年。课余时间听百家争鸣未能完全满足陈东升的求知欲望,他还利用周末,跑到各位教授家敲门求教,每每聊到日落还意犹未尽,只能留着问题等待下个周末的到来。

  回首校园时代,陈东升不仅掌握了扎实的经济学基础知识,还培养出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这既帮助他分析宏观经济发展趋势、捕捉时代变动信号,也为他后来为官、经商奠定厚实的理论知识。

  在武汉大学珞珈山顶的一块石头上,一个大大的“始”字见证了一个青葱学子人生出征的雄心壮志。那是1983年陈东升即将毕业离校时刻下的,为此,他专门回老家找老石匠拜师学艺,为的是铭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时隔三十多年,当我们再问及此事,已经“耳顺”之年的陈东升自我调侃:“当时确实是热血沸腾!”

  毅然弃官下海

  他选择在商海中冲浪

  “哪一天十亿中国人都想发财的时候,就是中国经济有大发展的时候!”1985年,在广州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陈东升语惊四座。

  其时,陈东升任职于外经贸部国际贸易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浸染于对发达国家的研究,“发展是硬道理”渐渐在心中发芽。

  1992年,是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的关键年头。年近九旬的邓小平登上一列没有编排车次的普通绿皮火车,在南方四省市发表讲话,春天的故事就此拉开序幕。

  “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点,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邓小平南方讲话,激发了大批人的创业激情。

  彼时,陈东升已经被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的《管理世界》杂志做副总编,策划推动了“中国500大企业评价”。正在犹豫是科学报国、实业报国,还是教育报国的陈东升做了一个决定――实业报国。在他看来,经济决定一切,没有一大批世界级的企业,中国的强盛就不存在。正是通过对世界500强的研究,陈东升发现,一个国家的经济地位和拥有的世界500强数量是成正比的,国家的强盛一定表现为企业的强盛,不能拥有一批跨国大企业,国家的强盛实际上是一句空话。也因此,他不再满足于只做研究和评价工作,“创业”这个念头在其心中慢慢萌发。

  他毅然放弃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职位,放弃了副局级待遇,选择下海“冲浪”。

  当年,国家体改委发布《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让包括陈东升在内的一批人异常振奋。“两份文件放在手提包里,天天看,都磨薄了。”陈东升回忆,以前不知道资本从哪儿来,有了这两份文件后,就可以去募集资金,可以去根据商业模式寻找投资人,这是中国企业发生真正变革的转折点。

  1993年,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具有国际概念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1994年,他和弟弟陈平一起创办了国内著名物流公司宅急送。

  1996年,他创办了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时代造就了‘92派’企业家。”陈东升把自己这一批知识分子和官员下海创业的人归纳为“92派”。他认为,“92派”是新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与之前的中国企业家不同,他们率先了解、尊重和遵循市场规律,当然,更有几分振兴经济的家国情怀。

  今年初,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陈东升这样回顾自己当年的下海之举:“以1992年为限,如果提前五年下海,人家一定说东升肯定犯错被开除了;假如我提前三年下海,一定说东升混得不好没本事;到1992年下海的时候就是英雄,所以没有整个社会价值观形成共识,就没有今天。”

  专注保险业

  抢占市场经济的滩头

  作为“92派”代表人物,陈东升闯入保险业有偶然性,更有必然性。在1990年一次访问日本的经历让陈东升印象深刻,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那就是“保险”。

  “到东京看到最高的摩天大厦都是保险公司的大楼。当时在经济研究中发现,无论在日本还是欧美,人寿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是国民经济中长期资金的重要来源。”陈东升回忆道。

  当时,别人申请的都是热门的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和时髦的城市信用社,只有陈东升坚持申请人寿保险牌照。好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陈东升坚信:人寿保险是个非常好的产业。

  经过四年漫长的批筹,陈东升终于成功进入保险业,于1996年创立泰康人寿,取意“国泰民康”,成为《保险法》颁布后国内首批股份制保险公司。

  “因时而生、因市而兴、因势而变”是陈东升对泰康人寿的总结。在那个激荡人心的时代,谈及泰康人寿未来时,陈东升喊出豪言壮语:在专业化、市场化、规范化指导思想下,成为真正一流的大型保险金融服务集团。

  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深厚的理论背景、多年宏观经济研究的积累、成功的企业管理实践,这些都成为陈东升孕育创新见解的土壤。“创新就是率先模仿”,生动诠释了中国经济及企业发展的后发理论和当时的创新模式;“一张保单保全家”到“买保险就是尊重生命”到“从摇篮到天堂,保险呵护一生”再到“让保险更安心、更便捷、更实惠,让人们更健康、更长寿、更富足”,则见证了中国寿险业产品不断丰富、内涵不断深化。

  也正是基于这些见解和格局,泰康准确地把握住每一次时代给予的机遇,成就了今天的创新发展。

  泰康正向陈东升当年豪言壮语中提及的目标一步步接近。现在泰康通过虚拟保险产品与实体医养服务的跨界融合,整合全生命产业链,已从一家传统的保险公司,升级为一家创新型、致力于构建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的保险金融服务集团,迈入了全球大型保险金融服务集团的行列。

  布局医养产业

  推动中国的养老革命

  从青春年少到花甲之年,陈东升亲历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看到了中国面临的巨大现实问题――老龄化日趋严峻。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有2.4亿。

  “即使是老了,也要优雅地老去!”2007年一场婚礼激发了陈东升整合全生命产业链,探索医养健康产业的决心。

  陈东升认为,养老要惠及大众,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健康、活力、优雅、独立的老年生活。为此,他探索虚拟保险产品与实体养老社区的跨界融合。

  截至目前,泰康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12个核心城市投资建设养老社区,可提供养老及护理床位近2万张,已入住约1500户居民。

  除此之外,陈东升还创新实践“一个社区,一家医院”的理念,即在养老社区配建以康复和老年病为特色的医院,建立以长期健康管理为目标,以老年医学为中枢,整合急症转诊、长期护理、预防保健及康复治疗的医养康护体系。

  目前,泰康已战略控股南京泰康仙林鼓楼医院,联手同济医院,建设泰康同济(武汉)医院,启动泰康西南医学中心,着力打造多个医教研一体化医学中心。同时,燕园康复医院、申园康复医院、粤园医疗中心已步入运营阶段。

  “未来,泰康将与国内外顶级医疗机构合作,在武汉和成都打造华中医学中心和西南医学中心。通过医学的教育科研反哺医养建设。”陈东升向上证报记者自豪地介绍。在泰康之家·燕园,记者见到了北大知名学者钱理群教授。钱老曾笑言自己“破釜沉舟”,“没给自己留后路”,卖掉北京的房子来养老。

  在泰康之家提供的新居里,挂着钱老在佛罗伦萨拍的照片,摆着从老宅搬来的藏书和工艺品。“走廊很宽敞,可以远眺蟒山,我经常坐在那里,喝喝茶,看看报纸。”钱老说,“这里能够安静地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安度晚年。”

  在泰康养老社区,像钱老这样的老年人有上千位。而在陈东升的“蓝图”里,医养融合社区还将有2.0乃至3.0版本,即不断降低成本,让高品质养老服务辐射更大的人群,契合时代发展的需求。

  从当年的学者型官员,成长为今日横跨行业的商界领袖,陈东升的成功既是时代的产物,也是其自身奋斗的结果,更来自于他对中国经济转型趋势的把握,以及对“创新引领发展”这一理念的笃信。

  看好时代、看对大势、看准市场,“与时代共荣”的背后,陈东升的成功实践颇具历史标志性意义。(本文图片由记者史丽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