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皇帝的体制改革到底错在哪里

  崇祯的改革要在几个月内强行完成。于是在他的改革进行数月后,一名叫李自成的驿卒失业。

  蔡非

  谈到明末历史,很多人会提到,由于崇祯裁撤了全国的驿站系统,于是原为驿卒的李自成失业,最终推翻了明朝。为了节省区区几十万两白银结果丢了天下,崇祯于是为天下笑。

  但历史并非那么简单,崇祯其实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在崇祯之前裁撤过驿站至少有两次,不过每次都是裁了又扩,扩了又裁,可只有崇祯裁出了李自成这个大麻烦,这又是为何?

  驿站系统发展到明朝中期以后,逐渐变味,变成一种官方招待所,驿站就像今天的高速公路服务区一样遍布在全国的交通路线上。明朝的驿站不仅提供住宿餐饮,还提供车马服务,以陕西驿站情况为例,西安驿有马27匹,驴10头,拉车的牛若干,工作人员近百人。

  有个最要命的问题,驿站的经营并不是市场化运营,也不是靠国家拨款养活,而是直接靠地方政府向民间摊派养活。

  驿站的马匹吃的不是草,而是粮食。史载在朱元璋时期,驿站的每匹马每年只需要80石粮食,而到150年后的明朝中期,陕西华州的一匹马每年却需要422石粮食,陕西当时的一顷耕地只能出产7石粮食,所以每养一匹驿马就需要十多户农民全年的血汗。

  马的食量不可能在150年内翻5倍多,多出来的粮食其实是被来往于驿站的“体制内人员”吃掉了,明朝中期以后吏治加速崩坏,凡是和体制有些关系的人都可以开介绍信到驿站住宿和使用车马,不仅免费,甚至可以反过来向驿站索要路费,于是为了养活费用越来越大的驿站,只有向民间摊派越来越多的费用。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如果不裁撤驿站,最后被驿站逼得活不下去的农民迟早会造反。

  明朝其实也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个问题,1558年,嘉靖皇帝在位,当时朝廷计划,把全国驿站规模裁减掉30%-50%,所节省的钱粮一半充做军费,但是却在执行上出了问题——地方政府确实减少了驿站的经费,但驿站的负担却未减少,来往官吏照样在驿站里大吃大喝用车用马,于是全国驿站工作人员公然罢工或者干脆弃职逃跑,造成倭寇袭破福建兴化城的消息耽搁了一个多月才送到北京。于是5年后这项改革宣布失败,一切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到了1576年,张居正大权独揽,也开始拿驿政下手,他并未从节省开支的角度来强行规定裁减比例,而是从限制官员特权着手,颂布严格的条令,法办了违规的几十名官员,多名官员被降职和革职,甚至连孔子后裔和皇亲国戚也未能逃脱惩罚。

  张居正并没有规定裁减经费的硬性指标, 而是抓住了“官员特权”这一要害下手,改革着力点正确,他把改革驿政直接纳入到各地省级一把手的考核,最后成功的把全国驿政花费缩减了30%以上,节省了近百万两白银,更重要的是为民众减少了巨大的负担。但他在1582年病逝,在他死后,一切又故伎重演。

  1629年,19岁的崇祯皇帝也开始驿政改革,可他与张居正的区别在于,张居正的驿政改革,着眼点是减轻民众的负担,虽然最后节省了近百万两银子却只是附带的好处。而崇祯身为天子却只是盯着这驿政改革所得的几十万两白银下手,并不打算减少对民众的征税和摊派。

  崇祯下令裁减全国驿站规模的60%,转而把节约的几十万两白银用于军费。另外,嘉靖和张居正的改革都是徐徐进行耗时数年,而崇祯的改革却要在几个月内强行完成。于是在他的改革进行数月后,一名叫李自成的驿卒失业。

  当时陕西全省的驿卒人数大约为4万人,其中的60%,也就是超过2万人在几个月内失业,这些人有组织,懂得朝廷和军队运作情况,还有一定的军事技能,这批人很快成为流民集团中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明末大起义从此无法遏制,最终敲响了明朝灭亡的丧钟。

  (作者系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