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局势改变投资者风险偏好 北上股票通资金流入放缓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中美贸易摩擦让全球经济增长蒙上阴霾,新兴市场资产遭大幅抛售。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5月国际投资者从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市场净撤出了123亿美元的资金,进入6月,新兴市场继续“失血”,录得了8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出。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新兴市场连续两个月录得资金净流出。

  “个别国家如阿根廷,经常账户有逆差,需要靠资本流入来抵消强美元的影响,但现在资本开始出现流出,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开始与很多国家开始谈融资项目。新兴市场可能会出现局部危机的情况。”渣打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同时,他指出,从贸易摩擦的层面来看,总体对新兴市场有负面影响,“有一些国家与中国的产业链连接较紧密,比如韩国。除了对产业链的影响,贸易摩擦会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信心,导致资本进一步流出新兴市场,从而对新兴市场的货币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新兴市场经济学家William Jackson的预测,美国宣布最新一轮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0%的关税,将对部分亚洲国家带来0.5-0.8个百分点的GDP降幅。

  汇率不会成为贸易摩擦的工具

  过去25年,中国经常账户持续顺差,人民币总体面临升值压力。今年一季度,中国经常账户出现2001年三季度以来的首次季度逆差。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年上半年经常账户已经出现了逆差,通常下半年会有所好转,我们预计今年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0.5%。而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要到今年下半年才开始逐步体现出来,因此我们预测明年经常账户顺差还会继续下降。”丁爽表示。

  他坦言,“这说明人民币不再被低估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持续升值的理由也不存在了。”

  7月12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早盘一度下挫至6.7298,随后大幅拉升,日内涨幅接近500个基点,最高升至6.6723。

  “汇率不会成为贸易摩擦的工具,同样也不会成为中国应对经济下行的工具。目前,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也是回归到今年年初的水平,并没有出现明显贬值的迹象。最近央行的货币操作说明央行实行精度的管理浮动汇率,汇率在合理区间内,多数情况下央行不干预。”丁爽表示。

  “我们认为最近人民币兑美元出现走弱,主要受自然市场力量推动,并非由政府主导,市场因素包括美元走强,中国货币政策有所放宽,贸易摩擦对市场的影响等。随着两国贸易谈判出现进展,我们认为中长期人民币有走强的趋势。”某外资行外汇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指出,推动美元升值的基本面因素依然完整,市场对美联储今年至少再加息两次的预期继续为美元提供有力支持。在全球贸易摩擦升级情况下,投资者可能蜂拥买入美元避险,因此美元短线有望进一步上扬。

  北上资金流入放缓

  随着A股纳入MSCI指数,国际投资者对A股的投资兴趣大幅增加。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沪港通累计净流入资金854.79亿元,深港通累计净流入资金747.06亿元。

  然而,据市场人士分析,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对中国GDP带来的实质影响有限。然而,由于投资者风险偏好的改变,对股市等金融市场的影响则更为明显。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指出,海外投资者因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和国内去杠杆带来的不确定性而有所放缓其布局A股的步伐。过去两周北向资金净流入节奏放缓,日均净流入量为13亿元(6月日均净流入量16.8亿元,5月日均净流入量27.2亿元)。其中,生物制药、资本货物和软件分别出现11亿元、6亿元和5亿元的净卖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过去15个交易日,沪股通及深股通共有4个交易日出现资金净流出,累计金额超过62亿元。

  “贸易摩擦影响投资者信心,中国股市的市值在过去6个月下降了4万亿元,接近GDP的5%,相比之下,以贸易、生产渠道带来的影响仅占GDP的0.4%。”丁爽指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