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论坛热议 新型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扩大开放上海先行

  周艾琳

  [中国目前有2000多万小微企业法人以及6000多万个体工商户。这些小微企业占市场主体总数的90%以上,并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

  新时期如何加快建设新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在加快开放步伐时如何防风险,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等,成为14日开幕的第十届陆家嘴论坛的热点话题。

  论坛首日,来自中外监管机构、金融机构的代表围绕上述关键词展开讨论,聚焦如何继续推动金融开放、防控金融风险以及支持包括小微企业在内的实体经济。

  论坛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表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陆家嘴论坛“十年磨一剑”,已成为连接世界、分享智慧的全球金融盛会。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点和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地点,回望走过的路、远眺前行的路,可以发现,金融是上海发展变化中最活跃的因素、最引人注目的标识。上海这座城市具有强大的金融基因,上海发展金融具有独特的禀赋优势。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建设强大的金融体系,更需要打造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

  同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也在发言中透露,“沪伦通”有望在年内开通,且证监会正着手研究新的制度和工具安排,以便尽快将A股纳入MSCI的纳入因子从5%提高到15%左右。

  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加强内部韧性、防范金融风险也应相适而行。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同日表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必须用积极的态度去化解隐患,要以事先而不是事后、主动而不是被动的方式去化解风险,这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必须充分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逐步加压。

  同时,随着市场利率攀升、债券违约风险强化,金融去杠杆的压力向实体经济传导。央行行长、论坛共同轮值主席易纲也在致辞中特别强调,小微企业对经济发展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央行要从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方面提高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支持。

  金融开放步伐加快,上海先行

  中国金融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上海无疑是排头兵。

  5月31日,上海市金融办就介绍称,上海将在六个方面争取先行先试,包括扩大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并拓展FT账户功能和使用范围,以及放开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市场准入、放宽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等。

  李强在论坛上表示,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中央交给上海的光荣使命,是重要的国家战略,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改革开放始终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不竭动力。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一系列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上海按照总书记重要指示和中央决策部署,提出六方面扩大金融开放、争取先行先试的具体举措,并正在推进相关项目落地。我们将以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决心和勇气,坚定不移地做深做透改革开放这篇大文章,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高到新水平。

  “目前有人对于金融开放、引入外资股东心存顾虑,但外资银行在我国的市场份额只有1.3%,外资保险公司也不过6%左右。事实上,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更无法想象有许多中国金融企业进入全球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前列。”郭树清表示。

  “未来,要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李强称。为此,他认为下述四大方面尤为关键,一是要加快建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全球服务体系,形成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上海价格”;二是着力构筑金融改革创新的新平台,积极争取国家把重要金融改革创新举措放在上海先行先试;三是推动金融回归本源,强化对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四是着力构建金融良性发展的新生态,营造崇尚法治的市场环境,特别是要以上海金融法院设立为契机。

  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表示,陆家嘴论坛是上海学习借鉴国际经验、增进金融交流合作的重要窗口,见证和推动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不断向前。按照国家部署,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当前正处在最后冲刺阶段。我们要率先落实、加快落实、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的一系列对外开放重大举措,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着力探索金融改革开放的“上海经验”,扩大金融市场体系的“上海影响”,打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上海品牌”,形成金融生态环境的“上海范本”,续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新篇章,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

  在扩大资本市场开放方面,方星海表示,证监会正着手研究新的制度和工具安排,将A股纳入MSCI的纳入因子从5%提高到15%左右,其中包括股票收盘价格的产生机制、规范停复牌制度及创造条件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等。

  6月1日,共有226家A股大盘股公司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A股首次纳入在2018年6月1日、9月3日分两次完成。9月3日完成纳入,纳入A股的总比例为5%,对应权重为0.73%。

  尽管初步纳入比例很小,但其具有里程碑意义,外资从“A股怀疑论”到不得不加速了解中国市场、布局A股投研团队,再到用真金白银投资A股,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这被认为是继人民币被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之后第二个里程碑事件。”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中国股票策略主管朱海斌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方星海在论坛上透露,“沪伦通”的制度安排已经准备就绪,操作层面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有望于年内推出。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监察董事梅甘·巴特勒(MeganButler)同日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已经就“沪伦通”进行了近三年的可行性研究,年底前开通的可能性较大。

  积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在扩大开放的同时,防风险、去杠杆始终是贯穿过去两年的重点事项,且将持续。

  去年开始,中国银监会“监管旋风”刮起,近期呈现阶段性成果。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银监会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为主要抓手开展的“三三四十”(“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检查共发现问题约6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取得阶段性成效。

  近期,资管新规的正式推出也将重塑中国大资管行业,净值化转型、打破刚兑、去杠杆、除嵌套、非标转标等已是大势所趋。

  不过,“重拳”并不意味着不考虑市场的承受力。郭树清表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必须充分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逐步加压。“例如,先机构自查、再管理部门检查,有计划、分步骤;整治同业业务,先是同业理财、同业投资,而对同业存放和同业存单调整力度比较小。直至去年底今年初,对表外业务才开始启动规范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同样没有采取‘一刀切’和急刹车的办法。”

  郭树清提示非法集资风险时表示:“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一旦发现承诺高回报的理财产品和投资公司,就要相互提醒、积极举报,让各种金融诈骗和不断变异的庞氏骗局无所遁形。”

  近期,各界对债券违约风险高度关注,尤其是在市场利率不断攀升的背景下。不过,郭树清也提及,相比国外,我国企业债务违约率总体仍然较低。到2018年5月末,企业债券违约后未兑付金额,只占存量信用债总金额的0.43%。

  “对于违约问题,要遵循市场规律,实行差异化金融政策,那些长期亏损、失去清偿能力的企业要坚决退出;出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相关各方要加强沟通协商。”他称。

  同时,宏观审慎管理也是中国防风险的举措。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同日在演讲时表示,“宏观审慎”主要是防范跨境资本流动的重大风险和维护外汇市场基本稳定,内容包括建立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市场化方式,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防范国际金融市场的风险,跨市场跨机构跨币种和跨国境。

  大力支持实体经济

  起初,去杠杆主要聚焦在金融体系内,体现为杠杆率、通道业务等的下降,而近期一些指标显示,去杠杆的影响也在向实体经济传导,例如融资利率攀升、企业债券弃发案例增多、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环比大降等。为此,如何加大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也成了此次陆家嘴论坛的关键词之一。

  易纲特别提及,小微企业对经济发展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小微企业发展迅速,目前有2000多万小微企业法人以及6000多万个体工商户。这些小微企业占市场主体总数的90%以上,并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正规金融机构要加大对小微企业融资的支持,使其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主力军,民间融资则应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重要补充。”易纲还在演讲中指出,要聚焦单户授信在500万元以下的贷款,将其作为政策的聚焦点和发力点。据悉,目前央行会同有关部门正在协商出台一个综合政策,旨在改善对小微企业服务、增加对小微企业贷款。

  这一态度也体现在近期的货币政策上。央行参事盛松成近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央行在金融去杠杆方面的边际力度不应继续趋紧,其实这在前期央行降准、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的行动上已经有所体现。

  央行6月1日公布将适当扩大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的包括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和AA级公司类信用债券,以及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此举是为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和绿色经济等领域的支持力度,结合近期民企信用事件的增多,更多的是在去杠杆过程中的结构性调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