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掀环保整治风暴 监管力度有望进一步强化

  ⊙记者 宋薇萍 王宙洁

  在中国版图上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江,纳百川千湖,孕育华夏大地。以它为中轴,是一片覆盖九省两市、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全国四成的经济重心区域――长江经济带。如今,在国家重大战略部署下,如何在这块区域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已成为沿线各省市的重要任务。

  今年以来,环保督察组动作频频,整个长江经济带环保整治行动不断升温。上证报记者调查获悉,在长江经济带环保大整治行动背景下,各省市的监管力度有望进一步强化,一些企业和地区也在主动作为。未来,国家层面还会有整体性的制度安排出台。

  督察工作密集开锣

  国家层面落实长期事项

  面对长江经济带已经打响的这场环保战役,国家多个部门正在采取行动。

  5月9日至15日,“清废行动2018”各督察组在长江经济带11省(市)开展为期一周的现场督察工作,共摸排核实2796个固体废物堆存点,发现1308个堆存点存在问题。生态环境部已分三批对81个突出问题实施挂牌督办。

  生态环境部近日还印发了《关于全面排查处理长江沿线自然保护地违法违规开发活动的通知》,提出要建立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长效机制,坚决遏制破坏长江生态环境的行为。

  另据了解,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近日带领部规划司、原材料工业司一行赴安徽省、江苏省、湖北省督导检查长江经济带危化品企业搬迁改造工作,并于5月8日在武汉市召开长江经济带危化品企业搬迁改造座谈会。

  今年2月,多个部门联合启动实施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奖励政策,到2020年,中央财政拟安排180亿元促进形成共抓大保护格局。生态环境部还将推动组建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为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提供技术支撑与保障。

  复旦大学环境资源与能源法研究中心主任张梓太教授对上证报记者表示,长江从大开发转移到大保护,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适应了大的生态保护要求,因为长江是中国生态环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无论人口、经济规模还是在中国整个生态链中所占的位置,都是重要环节。

  他认为,由于长江涉及很多省市和流域,长江大保护要从整体上进行保护,而不能碎片化保护。相关方面制定政策以及规范要从整体上加以考虑,预计将来国家层面会有整体性的制度安排。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顾建光对上证报记者表示,长江经济带是中国一个重要的经济走廊,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过程中,开发和保护始终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目前国家提出长江大保护战略,这个基调是非常正确的。但大保护并不等于不开发,而是应该在不影响环境的基础上适度开发。

  从大保护的角度出发,顾建光认为,有关部门除了要重点监控沿江排污企业,还应该特别加强对船舶的海事监控。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长江中的运输越来越繁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船舶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船上生活用水以及运输排污很容易令长江变成大染缸。至于如何监控,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海事部门以及其他监管部门联合起来共商对策。

  长江沿线各地着手治污

  相关产业迎接考验

  配合国家层面的长江经济带环保大整治,长江经济带沿线各省市也已在积极行动。

  上证报记者获悉,武汉市即将启动危险化学品企业搬迁改造工作,相关正式文件估计月底发布,届时相关企业将被要求关停退出危险化学品行业,预计将涉及28家企业。

  此外,武汉还将划定长江保护“生态禁区”。武汉市安监局起草的《武汉市危险化学品建设项目安全准入管理若干规定(送审稿)》提出:严禁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化工项目;严格限制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改建、扩建危险化学品建设项目;严格控制在长江沿岸地区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项目。据悉,该文件将在近期以规范性文件形式发文。

  今年5月15日,上海市政府对外公开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提出下一步上海拟将生态文明建设放到全局和战略位置来抓,全力推进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提升环境保护精细化管理水平。

  在重庆,各地已结合自身实际,加快实施了一批生态修复和环境保护工程。此外,重庆还制定了重点生态功能区产业准入负面清单,禁止在长江干线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重化工项目,在5公里范围内不再新布局工业园区,推进沿江环境风险隐患企业整治搬迁。

  湖南省作为长江中游重要省份,全省96%以上的区域都属长江流域。该省一直以来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以“一湖四水”为主战场的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5月13日,湖南省又发布了相关决议,提出20条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措施。

  张梓太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制定长江生态保护法。他还表示,从制度建设上来看,长江生态保护要重点加强两个建设,一个是生态补偿制度的建设,一个是生态损害赔偿制度的建设,这两个制度对于将来的长江大保护将起到支撑性作用。

  而顾建光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快沿江高速和沿江铁路的建设,形成互联互通态势,减轻长江水道运输压力,也可相应减少河道污染源。

  对于长江如何在大保护的基础上实现大开发,顾建光认为,沿江地区应该禁止发展重化工业,转而发展一些旅游、观光以及高技术低污染的产业。在坚持生态保护的前提下,沿江地区建设一些技术密集型的高科技园区也未尝不可,如武汉光谷等。

  东吴证券研究员表示,近期一系列的政策、文件、行动,聚焦的问题涵盖了包括工业危废、环卫服务、再生资源等固废全产业链,意味着在大气、水环境治理之后,固废领域有可能成为环保工作下一阶段的重点,预计围绕该领域仍会持续有政策出台。

  民生证券首席研究员陶贻功认为,长江经济带保护作为七大战役之一,已经打响。水、气、固三大污染,是相互联系、互相转换的整体,哪一项都不能放松。碧水蓝天保卫战,生态环保攻坚战,国家已经把这场战役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推进的决心也是前所未有,相应的市场空间也非常广阔。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