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改市”开闸 中小城市发展 进入加速通道

  林小昭

  自去年“县改市”开闸后,今年该项工作继续推进。近期,陕西彬县和江苏海安先后撤县设市获批。

  据陕西省政府和江苏省政府发布的消息,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彬县,设立县级彬州市;撤销海安县,设立县级海安市。

  大规模“县改市”封闸20年后,国务院于2017年“解冻”了撤县设市的审批,河北省平泉县、浙江省玉环县、陕西省神木县、四川省隆昌县、湖南省宁乡县、贵州省盘县六个县于当年获批撤县设市。

  “十三五”规划把加快中小城市的发展,作为完善城市规模结构的主攻方向,其中撤县设市和推动特大镇改市是重要途径。

  今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2018年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发布,提到2018年要加快培育新生中小城市,“稳妥有序增设一批中小城市,继续开展撤县设市、撤地设市,推动城市群及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范围内符合条件的县和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率先设市。”

  去年5月,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就撤县设市相关问题进行解读时指出,我国城镇空间分布和规模结构不合理,中小城市数量少、集聚产业和人口不足、发展质量和水平不高的问题比较突出。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由刚刚超过30%上升为2016年的57.35%,但县级市数量减少了80余个。

  减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地级市的扩张,很多县级市被改成了区。该负责人表示,县级市数量的持续减少,导致中小城市发展滞后,带来大中小城市发展失衡、城镇化布局形态不合理、人口城镇化滞后、大城市病凸显等一系列矛盾和问题,制约了我国城镇化发展质量和效益的进一步提升。

  因此有序撤县设市,对于推进城镇化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例如,通过撤县设市培育发展一批中小城市,有利于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就地、就近城镇化,降低人口转移成本,有利于推动优质资源向中小城市集聚,进一步优化生产力布局,有利于减轻大城市压力。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经过20年的发展,我国的城镇化水平已经明显提高,很多县完全是城市的规模,撤县设市是对它们名称的调整,让它们更加名正言顺。

  当然,除了名号之外,县改市对地方仍有一系列实质性的利好。比如,改成市就意味着拥有更多的城市建设管理权限,尤其是城市建设中的用地指标、基础设施负债等权限都明显扩大。

  此外,通过县改市,增加中小城市数量,也有利于带动区域经济发展。陕西彬县和江苏海安县的县改市,其中的一个着眼点就是要加大区划资源整合力度,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发展。

  陕西彬县地处陕西西北部与甘肃东部交界处,周围城镇化水平较低。通过县改市,可以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