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广州“独角兽”发现之旅:超9倍申报比 挖掘新兴产业龙头

  本报记者 杨坪 广州报道

  5月17日,富士康(现称“工业富联”)开始初步询价,这家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独角兽”即将拥抱A股市场。

  无论是日前中兴通讯掀起的“芯片”热潮,还是A股“独角兽”绿色通道,无一不彰显着科技创新的重要性。以生物科技、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为代表的战略新兴产业,已是当仁不让的时代主题。

  而在寻找“独角兽”风潮席卷全球之前,一则由广州市科技创新企业协会发布的《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入选榜单》刷爆了广州创投圈。

  榜单评选出了27家广州地区的独角兽和未来独角兽企业,总估值约170.97亿美元。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榜单的幕后执行人之一——广州市科技创新企业协会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曾彬,试图复盘广州“独角兽”的发现之旅。

  制定标准雏形

  广州市“独角兽”企业评选榜单由广州市科创委主导,其此前曾多次开展“广州市创新型企业认定”工作,到了2017年,这种“评审业务”中引入了 “独角兽”概念。

  2017年3月,广州市政府开始实施“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 计划”产业方略,对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与健康、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与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给予扶持。

  同年4月,广州市人民政府还印发了《广州市科技创新第十三个五年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以此培育壮大一批创新型产业集群和龙头骨干企业。

  为了响应广州市的政策,在“独角兽”概念的核心门槛上,广州市“独角兽”企业评选着重突出了企业的科创属性,并对金融企业进行严格限制。

  “P2P企业我们一概不收,因为广州最看重的就是IAB和NEM(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范围内的企业,所以我们将科技金融企业排除在外。而在创新方面的认定有所放宽,除了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等,对于名创优品这类以商贸为主的模式创新,我们也认同。”曾彬说道。

  最终,广州“独角兽”和“未来独角兽”创新企业征集的标准认定分别为10亿美元以上和5000万至10亿美元,在广州地区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已获得过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创新性强、增长速度快、未来发展潜力大的创新企业。

  申报比超9:1

  根据2017年广州市“独角兽”企业评选活动有关资料显示,征集通知发出之后,累计收到了245项申报材料,其中独角兽申报18项,未来独角兽申报227项,总估值约624亿美元,共分布在16个领域。

  活跃的申报背后,也体现出广州市高成长性科创企业的分布特征。

  申报企业分布在15个领域,其中大健康领域企业数量最多,占比17.96%,智能硬件、电子商务次之,分别占16.73%、13.06%。值得一提的是,文化娱乐领域有21家企业,占比8.57%,但该领域总估值占比却达到了14.64%。曾彬介绍,受理的245家企业首先会经过多轮形式审查,最终还剩下154项材料。再由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按照企业估值、行业前景、投资方、年产值、增长率等指标进行筛选,共筛出59项申报材料,推荐进入第二轮的独角兽路演评选。

  曾彬介绍,受理的245家企业首先会经过多轮形式审查,最终还剩下154项材料。再由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按照企业估值、行业前景、投资方、年产值、增长率等指标进行筛选,共筛出59项申报材料,推荐进入第二轮的独角兽路演评选。

  正式的路演环节邀请10位资深专家进行现场评审,最终评选出7家独角兽和20家未来独角兽企业,申报比超9:1。

  最终入选“独角兽”和“未来独角兽”的27家企业总估值约170.97亿美元,其中估值在2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有3家,占比11.11%。名创优品以71.92亿美元的估值拨得头筹。

  从分布领域上看,入选企业主要集中在大健康、大数据、电子商务、互联网教育、交通出行、旅游、企业服务、人工智能、软件应用、社交、文化娱乐、云服务及智能硬件13个领域。

  其中,电子商务领域是入选企业的主要来源,共有6家企业入榜,数量占比22.22%,总估值占比为55.35%。

  “电子商务企业占比较多的原因在于独角兽企业有门槛要求,就是成立期不满十年,对于生物医药、新兴制造、新材料等企业来说,十年周期太过短暂,这类企业研发周期长,蛰伏期呈现水平式增长,但是一旦达到临界点,就会出现爆发式上升,而电子商务行业的成长周期是相对平缓的上升。”曾彬解释称。

  独角兽落地追踪

  2017年12月15日,广州市科技创新企业协会公布了《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入选榜单》。

  巧合的是,此后不久,证监会便向投行释放了对“独角兽”企业IPO实行“即报即审”的绿色通道,一时之间,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也受到了媒体热捧。

  据曾彬介绍,在榜单刚出炉时,各个区政府便拿走了名单,送政策到企业,对榜单中的企业一家家重点扶持,投资人也一拨拨奔向企业,“现在这些企业的估值,估计早提升了好几个层次。因为我们公布的名单是经过多重程序筛选的,投资人也认可,这对企业融资渠道扩充有很大帮助”。

  同时,市科创委下属的生产力促进中心也有专门部门对27家企业提供为期三年的“落地服务”,通过走访企业调查企业的融资需求,为企业对接相关的融资方。但是由于不同企业的需求并不一致,最后对接的结果也并不一致。

  “像小鹏汽车,我们也曾引荐一些机构,但小鹏汽车在人工智能+汽车的概念下火了之后,投资方源源不断,而且曾经参与AB轮融资的企业有优先认购权,后边的投资者根本进不去。另一方面,小鹏汽车也会根据战略需要,选择契合上下游产业的投资方,而不是单纯寻求财务投资。”曾彬表示。

  有了去年的成功经验,2018年广州“独角兽”评选意见也开始起草。曾彬提议,今年或在过去的基础制度上予以完善,比如适当放宽时间限制。

  他认为,要赋予独角兽这一“舶来品”广州属性,最初美国对于“十年”的成立限制是基于湾区经济总结出的独角兽企业最晚爆发时限,但这对广州重点扶持的新材料、新型制造等产业并不适用,这些企业发展周期较长,并不能因为“时间限制”而忽略了其投资价值。(编辑:巫燕玲)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