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元粤澳合作发展基金成立,投资广东基建项目,最低年收益率3.5%

  [摘要] “以中医药产业为粤澳合作的切入点,我认为这是很正确的选择。”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刘良正在为成立与中医药产业发展相关的粤港澳联盟而忙碌。

  时代周报记者 潘展虹 发自佛山

  4月13日,澳门科技大学校长刘良在广州出差。出发前,他从新闻中看到,澳门财政司司长梁维特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粤港澳大湾区分论坛时提出,要通过澳门精准联系、促进优质的中医药企业、产品发展,服务开拓葡语国家、欧盟以及“一带一路”国家市场。

  “以中医药产业为粤澳合作的切入点,我认为这是很正确的选择。”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刘良正在为成立与中医药产业发展相关的粤港澳联盟而忙碌。在澳门科技大学,他兼任中医药学院院长。

  2011年1月,澳门科技大学获国家科技部批准成立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刘良成为实验室主任,粤澳的中医药合作就此奠定基础。2011年3月,粤澳签署《粤澳合作框架协议》。一个月后,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成为首个启动项目,为澳门的中医药产业发展搭建国际平台。

  中医药合作是粤澳合作的一个侧面。在博鳌亚洲论坛的粤港澳大湾区分论坛上,梁维特还提到,粤澳已经完成了规模为200亿元的“粤澳合作发展基金”的磋商工作,将尽快签署相关协议,全面启动。“粤澳合作发展基金是一个可喜的起步。”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教授、华南城市研究会顾问郑天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笔基金将促进澳门推进经济适度多元化发展,帮助澳门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从600位澳门中医起步

  刘良称得上粤澳中医药合作的见证人。

  2011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刘良带领10多人的团队加入澳门科技大学。同年1月,澳门科技大学与澳门大学联合建立的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获国家科技部批准。在中医药领域,这是全国高校中的唯一一家国家重点实验室。“事实上,澳门一直都有中医药发展氛围和群众基础。”刘良联合数位学者发表的《澳门中医药发展的历史特质及现状分析》一文中提到,在澳门注册执业的中医超过600人。随着澳门科技大学中医药学院的建立,规范的中医药高等教育体系还将为澳门输送专业的中医药人才。

  但现有人才、教学氛围不足以支撑澳门的中医药产业发展。澳门中医药产业规模较小,近10年间,中药厂、中西药厂的数量从17个陆续减至11个。“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困境。”刘良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中医药有千年历史,蕴藏大量可发掘、提升的医药产业价值,青蒿素就是典型的例子。目前,整个中医药行业中以大公司、大药厂居多,规模较小的公司、药厂发展前景有限,整个行业亟待创新发展。

  广东的中医药产业现状印证了刘良的观点。《广东省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全省目前规模以上中药生产企业159家,但在中医药资源投入、科研支撑能力建设等方面仍存在不足,导致产业地域分布不均,高层次领军人才和基层中医药专业技术人才匮乏,中医药信息化和标准化工作相对滞后,服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粤澳中医药合作由此达成合作机缘。2011年,国家“十二五”计划提出澳门经济应适度多元化,推动包括中医药产业在内的产业发展。同年4月,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项目启动,成为《粤澳合作框架协议》签署后的首个落地项目,也是澳门特区政府发展中医药产业的重要载体。

  珠海横琴新区管委会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书面回复显示,去年9月,产业园里的GMP中试生产、研发检测等以技术为主的公共服务平台投入使用,为入园企业提供产品研发、技术改进、产能扩大及拓展市场的空间。产业园还在陆续引进科技创新团队、国内外权威专家团队等资源,提供产业链上下游对接、新产品研发方向研究以及国际业务拓展等,促进中医药创新研发产业聚集。

  澳门财政司办公室则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产业园搭建优势平台,将扶持澳门现有的中小企业发展,同时营造良好的产业发展氛围,吸引更多国内外知名企业入园发展,逐渐吸引澳门企业,带动澳门中医药产业的整体发展。截至今年3月底,在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园区注册的企业近70家,其中包括20家澳门企业。

  以葡语系国家为切入点

  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是国内优质企业的展示场,也是澳门中医药科研技术的成果展。

  “各自发挥优势,为粤澳中医药发展对接。”据刘良介绍,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目标是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注重原始技术、产品以及知识产权的创新。近五年来,实验室研究团队超过300人,获得国内外专利授权超过150项,这些专利均具有产业化前景。

  和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相比,产业园的定位在应用,将上游的技术成果通过企业转化为产品。2017年,产业园仅一场专利科技成果转化洽谈会就吸引了80多家企业,现场签约的就有30多家。“澳门尚缺成功转化范例,产业园发展急需优秀的专案,两者互补合作可推动中医药产业格局的形成和可持续发展。”刘良说。

  中医药产业合作背后,是粤澳深度合作的雄心。

  《广东省贯彻〈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实施方案》提出七项重点任务,其中一项是推动中医药海外发展。具体做法是,在自贸试验区广州南沙新区片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珠海横琴新区片区开展中医药健康服务合作区建设,力争到2020年建成基础设施齐全、设备配置精良、人员队伍合理、中医特色突出的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

  以产业园所在的珠海横琴新区为例,2015年起开始构建以葡语系国家为切入点的国际交流合作平台,与葡萄牙卫生总局、葡萄牙食畜总局等建立了合作关系。“通过葡语系国家,可进一步辐射至更广泛地区。”刘良认为,全球有9个国家和4个地区使用葡萄牙语,总人口超过2.5亿人。葡萄牙也是欧洲较早对中医药立法的国家,加上澳门与葡萄牙的历史纽带,有利于推动中医药交流合作。

  “中医药的海外推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郑天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中医药在西方国家的接受能力还处于起步阶段,难以一下子打开市场,可通过中西医结合带动并借此引入医疗人才、高端医疗设备等,助力中医药产业发展。

  200亿基金用于广东基建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即将出台,“9+2”城市在翘首以待之余,均各自寻找“盟友”加持。

  近年来,香港积极联络珠三角的多个城市,与深圳在前海、河套地区深化科创合作,以“香港+佛山”推进制造业与金融业的融合。与此相比,澳门与广州、中山、江门、珠海等地尽管都有合作,但动静似乎没那么大。“澳门地方不够,我们要寻求一些发展空间,也不可能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合作都是全面合作,必须要精准。”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上,梁维特为粤澳合作带来了精准投放的“大礼包”:规模为200亿元的粤澳合作发展基金。

  “粤澳基金既能保证特区财政储备投资有回报,也能促使澳门更好地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澳门财政司办公室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基金是特区财政储备通过合格境外有限合伙基金投资于广东省的,主要投资对象是广东省内的基建项目。粤澳基金的存续期为12年,澳门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200亿元,具体投资项目由广东省负责。

  梁维特透露,该基金属于保息、保本的投资,投资期内按年取得3.5%的保证回报,营运届满7年时将对收益进行计算。如结算后基金的整体年均收益率超过7.8%,超过7.8%的部分将在提取风险准备金后,按澳方55%、粤方45%的比例分成。“该基金是有退场机制的投资,并非新提出的项目,有助于澳门参与大湾区建设。”

  郑天祥认为,对澳门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而言,成立粤澳基金是可喜的起步,同时也是一种鞭策:“博彩业是澳门经济的支柱,依赖度高达90%,单一化的产业结构为澳门的经济产业转型带来了挑战。尽管近几年在中央的倡导下,澳门提出经济要适度多元发展,致力于培育、支持新兴产业,但收效甚微。现在,以博彩业为支撑的拉斯维加斯、蒙地卡罗等城市都在转型,即将迎来回归20周年的澳门也应该思考自己究竟该如何转型。”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