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谢德体: 保护耕地质量 释放土地体制改革活力

  近年来,围绕“土地”这一农民最大的财富,农村改革逐渐深入。

  如何全面深化农村改革?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落实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的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改革。改进耕地占补平衡管理办法,建立新增耕地指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机制。

  如何理解这些政策的内在联系?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与土地整治的大背景下,农村“粮与地”“人与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如何改变?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谢德体。

  落实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

  《21世纪》:如何理解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耕地占补平衡,和新增耕地指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机制之间的关系?

  谢德体:耕地占补平衡是指《土地管理法》规定的国家实行占用耕地补偿制度。非农建设经批准占用耕地要按照“占多少,补多少”的原则,补充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在国土部最新文件中,提出耕地补充要以高标准农田建设为重点,以补充耕地数量和提高耕地质量为主要任务,通过“算大账”的方式,落实占一补一、占优补优、占水田补水田。

  增减挂钩,是依据土地利用的总体规划,将若干复耕为耕地的地块、拆旧的地块,用于城镇建设的地块,农村的建设用地与城市的建设用地挂钩,减少农村的建设用地、增加城市的建设用地,最后达到整个建设用地总量不增加、耕地面积不减少、质量不下降。

  占补平衡的耕地来源,和农村的建设用地指标,主要通过对宅基地的整理清退,还有乡镇企业、学校等废弃集体建设用地整理而得。虽然这两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都属于落实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的相关政策,是保住耕地红线的重要措施。

  《21世纪》:这都与耕地保护有关,你对现阶段的耕地保护有什么建议?

  谢德体:耕地保护,实际上应该涉及耕地的保护、开发和利用一系列环节,是保护、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前提。中国是全球中低产田面积最大、比例最高、分布最广的国家之一,近年来尽管国家大幅度增加了中低产田改良投入,但因改良周期长、部分高产耕地管理不当等原因,中低产田面积长期维持在耕地总面积的2/3左右、即约12.9亿亩。

  因此,应当加快高标准农田建设,从水利建设和土壤改良等方面入手,提高中低产田的综合生产能力和效益,这将不仅在粮食增产方面,更重要的是在农业结构调整、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以及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实际上,高标准农田建设主要依靠政府投入进行。需要指出的是,国土部门对高标准农田建设的投入不能全国一个标准,应当根据不同的地质地形情况,对不同区域实施不同的建设费用标准。

  注重基层管理能力建设

  《21世纪》:这次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要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改革,你认为需要注意什么?

  谢德体:近10年间农业土地流转开发投资额、投入项目、面积均呈现出稳定增长态势。应当积极稳妥推进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首先,建立土地流转服务体系,规范流转市场。土地的确权、流转需要专人进行管理。而土地流转后,再次转包应当征得土地承包权人的同意。

  其次,严格土地流转用途审查,并严肃后续土地使用监管,严格防止社会资本流转土地圈地行为,改变土地用途、建设私人园林、别墅、高档私人会所等违规土地使用行为。当然,对于一些在流转承包地上的休闲农业的发展,我们认为只要不破坏耕作层,不硬化土壤,可以适当放开经营。

  最后,引入竞争立项机制,通过组建项目评审专家库、编制申报指南、现场踏勘、初审、专家复审等环节把特色效益农业专项资金投入到休闲农业、标准化基地建设等项目中。

  《21世纪》:包括土改在内,农村的新政策、好项目非常多,如何确保农民真正享受到政策和改革带来的红利?

  谢德体:我认为要让农村基层管理能力能够匹配经营体制改革。乡村治理过程中,领头人的作用非常重要,包括扶贫,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村委会的领导班子强,村集体经济强大,就基本没有贫困人口。如果村集体的经济不强大,贫困人口就相对多。

  因此,要加强对农村基层管理人员的管理、培养和监督。而这需要加强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农村基层民主的监督作用,同时,乡镇一级的监管也要加强。(编辑:王峰,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songxg@21jingji.com,wangfeng@21jingji.com)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