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熊晓冬: 乡村振兴将释放巨大发展潜力 破解人才匮乏难题是当务之急

  编者按

  在中国城镇化狂飙猛进之余,人们却发现乡村逐渐凋敝。

  一方面大城市迅速扩张衍生出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等城市病,另一方面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一直未得到彻底改变。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为解决三农问题开出一剂既要治标又要治本的药方。

  即使对于经济发达的广东来说,乡村振兴也是不可绕过的一大问题,粤东西北的广大农村地区仍处于欠发达状态,亟待振兴。

  广东历来走在改革开放的前沿。3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对广东提出“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要求。在乡村振兴方面,广东更需要走在全国前列。

  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广东的代表委员也围绕乡村振兴这一国家战略建言献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如何理解和实施乡村振兴,请听他们的声音。

  (李伯牙)

  导读

  作为一名规划专家,熊晓冬参与了广东乡村振兴的相关规划工作。她发现,规划实施成为乡村振兴的突出难题,一大症结在于农村基层人才匮乏。建议加快构建能够有效支撑农村发展的服务体系,解决乡村振兴规划实施、管理和运营过程中缺乏人才指导的问题。

  今年的全国两会,“乡村振兴”是热点议题之一。

  3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对广东提出“4个走在全国前列”的要求,并强调将来我国也还会有三四亿人生活在农村,所以农村发展和城市化应该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当前广东面对着如何让农村与城市发展“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的现实命题。在珠三角城市建设发展对标世界的同时,粤东西北地区却处于欠发达状态,仍有规模庞大的农村亟待振兴发展。

  “广东的乡村振兴有自身的复杂性,但对广东未来经济的质与量的进一步提升都将形成巨大潜力。”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熊晓冬说。

  作为一名规划专家,熊晓冬参与了广东乡村振兴的相关规划工作。她发现,规划实施成为乡村振兴过程中的突出难题,背后的一大症结在于农村基层人才匮乏。熊晓冬建议,亟需构建能够有效支撑农村发展的服务体系,解决乡村振兴规划实施、管理和运营过程中缺乏人才指导的问题。

  乡村振兴关键在于产业

  《21世纪》:如何理解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

  熊晓冬:十九大报告一个重要论断就是,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想这是乡村振兴的核心出发点。

  当前,我国城镇化率已经接近60%。过去那么多年,我国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建设水平不断提升,但农村的建设发展水平却一直处于较低状态,这就形成了一种明显的不平衡局面。此外,就农村而言,一直以来我们的投入和关注也都有很大缺失,农村发展的积极性没有得到充分调动。因此,乡村振兴是解决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应有之义。

  《21世纪》:作为经济大省,广东的乡村振兴面临着什么形势?

  熊晓冬:广东的城乡问题还叠加了自身独特的复杂性。首先,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发展失衡。粤东西北拥有广东接近50%人口,但GDP仅占20%左右,人均GDP低于全国,城镇化率也较低。巨大的发展差异凸显了广东农村的发展质量问题,这一短板亟待补齐。

  其次,受市场经济活跃影响,过去广东不少乡村出现“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工业发展热潮,导致农业有所丢失。但是,许多农村的工业经济并未及时有效转型,逐步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这使得最终不少乡村出现农业和工业都发展不好的情况。

  此外,这一现实以及由此形成的传统与文化,也使得广东很多农村人口尤其是年轻人更愿意“出走”到大城市,通过务工经商谋生,而不愿留在农村发展。

  所以,乡村振兴对广东有着很强的必要性和意义。广东整体经济已是全国前列,未来如能将乡村发展起来,对于广东经济质与量的进一步提升都将形成巨大潜力。

  《21世纪》:这是否意味着产业发展是乡村振兴的关键?

  熊晓冬:十九大报告关于乡村振兴的总要求中,“产业兴旺”被放在首位。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表明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产业。

  我调研发现,“赚不到钱”是农村人口进城务工的直接原因,也是农村凋敝的根源。所以农村一定要有产业,并且是能让农民富裕起来的特色产业,以提升乡村“造血”功能。我认为,一方面是国家仍需继续优化调整对传统农业的扶持政策和保障机制,增加农林牧渔收入;另一方面则需要引导农业加速向现代化转型升级,包括推动一二三产融合。

  《21世纪》:党的十九大报告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到了要“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城乡融合在乡村振兴过程中将发挥什么效用?

  熊晓冬:首先,城乡融合应该是一种全方位的融合,包括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产业发展等方面。通过城乡融合,让乡村振兴能够更好搭上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这列快车。

  农业的转型升级,尤其是现代农业的培育发展壮大,离不开这种全方位融合的推动。比如,乡村旅游、休闲度假和健康养生等一系列现代农业的培育发展,离不开城市输送相应技术、资本、人才和服务,更需要城市庞大的消费市场支撑。

  亟需构建服务支撑体系

  《21世纪》:从你的实践和观察来看,当前乡村振兴面临着什么突出问题?

  熊晓冬:我主要是从事规划的,2017年广东推动乡村振兴过程中,我们首先对这些村庄进行了规划,包括研究出适合各个村庄发展的产业方向。乡村振兴应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有效实施,但我们遇到的问题是,规划虽然做好了,实施环节却“卡”住了。

  一方面是人才问题。目前,广东省内大部分乡镇都缺乏规划、建设、管理、服务和运营的专业人才,导致规划实施过程中陷入基层无专业指导的困境。比如,我们发现一个地方蔬菜种植过剩,告诉农民可以改种花卉,但他们做不来。

  可以说是规划实施缺人才、管理缺人才,运营也缺人才。此外,我们也缺乏专业人才去与农民进行充分沟通、统一思想,并将这种统一意志衔接到规划的科学编制和实施中,使得乡村振兴能够更紧密结合当地现实和老百姓期望。

  另一方面则是机制体制配套仍存在障碍,不够灵活有效。其中土地是重点,比如针对一些公共设施,一旦涉及到占用农民的土地,如何有效补偿,这也需要进一步明确。

  《21世纪》:你觉得人才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熊晓冬:这一问题背后的现实是,面对乡村振兴,我们亟需优化调整,进而构建一个能够有效支撑农村发展的服务体系,让各类人才和机构精准对接农村需求。

  仍就规划实施而言,目前镇一级的国土所、规划建设所和环保所等部门中,真正的专职人员平均大概只有一到两个,根本不可能有效指导整个镇的乡村规划建设。如果能将这些部门进行整合,然后再进行一定培训,将能迅速增强基层指导落实乡村振兴规划的力量。因此我建议在粤东西北设立相应的培训机构,率先调动这部分具备专业基础的人员的力量。

  此外,针对村一级,我认为包括广东在内,全国可借鉴浙江的乡村规划师制度。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调动广大专业人员特别是大学生到农村去,指导乡村振兴。乡村规划相对城市而言复杂性其实小很多,但更需要沟通、需要实施过程中的指导。

  《21世纪》: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还提到,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并强调农村和城市发展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应该怎么理解?

  熊晓冬:这一方面再次强调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为我们描绘了通过乡村振兴的推动,未来农村将呈现的一种美好愿景。

  简单来理解,逆城镇化的意思是,乡村建设发展好了,许多城市里的人反过来愿意到农村去,就像现在城市吸引大量农村人口进城打工一样。

  当前,不少发达国家都处于逆城镇化阶段,农村相对良好的生态环境、生活环境,并且便利性提升,吸引了大批城市人口前往居住。这也是一个国家的城镇化发展进入成熟阶段的表现,意味着城乡差距缩小到一定程度,各类设施、服务均达到一个均衡、充分的状态。应该说,这也是我们通过乡村振兴希望达到的一个效果。(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duhy@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