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晶科能源总裁陈康平: 创新光伏扶贫模式 打造“精准脱贫”新路径

  导读

  确保光伏扶贫电站的纯公益性质,不建议企业和政府合股持有光伏扶贫电站,把国家扶贫产业政策变相成为企业获利政策;建议政府按照公益工程BT模式吸引企业参与项目建设、运维。

  随着脱贫工作的不断深入,越到最后,脱贫的难度就会越大,这些“硬骨头”要怎么啃?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精准脱贫力度。同时,提出深入推进产业、教育、健康、生态扶贫,补齐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激发脱贫内生动力。强化对深度贫困地区支持,中央财政新增扶贫投入及有关转移支付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

  其中,产业扶贫成为“两会”中很多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产业扶贫可以提升当地的“造血”能力。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石柱县三红辣椒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谭建兰对媒体指出,只有产业兴旺,大家口袋里有钱,才能实现生态宜居、乡风文明、生活富裕等。扶贫,更要扶智,产业要引进来,村干部很重要,党员也很重要,所以,脱贫攻坚是一个需要举群力来解决的问题。

  “在精准扶贫的过程中,光伏扶贫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全国人大代表、晶科能源总裁陈康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习近平总书记曾经特别指出,“光伏发电扶贫,一举两得,既扶了贫,又发展了新能源,要加大支持力度”。

  陈康平介绍,光伏发电建设投资大、回报期较长,目前还依赖政策扶持,项目建设和运维要求较强的专业技术性。光伏扶贫电站的投资、建设、运维、防护还存在一些问题有待重视和解决。处理好这些问题,光伏扶贫可以帮助更多贫困户脱贫。

  根据国家能源局研究最新发布的《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今年将大力实施光伏扶贫三年行动计划,继续推进村级和集中式光伏扶贫电站建设,计划新建2000多个村级电站,总装机约30万千瓦。

  光伏扶贫行之有效

  《21世纪》:光伏扶贫是否是一项行之有效的扶贫方式?

  陈康平:这是一种以产业化“造血”的方式扶贫。第一,符合贫困地区实际。目前我国剩余贫困人口大多地处像江西赣南原中央苏区、赣东北地区和罗霄山脉片区等中西部偏远山区,自然环境恶劣,缺乏区位优势和常规资源,但光伏资源丰富,开展光伏扶贫相对常规产业扶贫,难度小、见效快。

  第二,符合绿色发展要求。光伏扶贫是一种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助力贫困地区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效益的绿色脱贫方式,有利于秀美乡村建设,有利于“美丽中国”的建设。

  第三,确保收益长期稳定。按照全国光伏扶贫的标杆工程标准建设,可以保障光伏电站25年以上使用寿命。同时,光伏扶贫电站建在建档立卡贫困村,资产和收益直接到村、到户,更容易得到贫困户的支持和认可,是一种精准高效、长期稳定、可复制推广的电力扶贫模式,能够实现真脱贫、脱真贫。

  以我们公司的实践为例,江西省是全国能源资源最为贫乏的内陆省份之一,但光伏资源优势明显。我们与国网江西省电力有限公司携手,开展“光伏扶贫助力脱贫摘帽行动”,2018年2月,江西省境内的瑞金市、万安县、永新县、上饶县、横峰县和广昌县等6个县(市)已公示退出贫困县。

  “十三五”期间,江西至少有200万千瓦光伏扶贫容量。多年的实践证明,光伏扶贫是一种切实有效的扶贫方式。

  《21世纪》:光伏扶贫在现实中遇到哪些障碍?

  陈康平:首先,单一的分布式光伏扶贫电站实施存在困难。简单地规定建6兆瓦以下的分布式电站,投资收益上远低于集中式光伏电站;以户用屋顶为主的方式不符合农村现状,贫困户的屋顶大多不符合光伏电站建设条件,而且贫困户居住点偏僻、分散,不便于电网接入。

  第二, 光伏扶贫电站的公益性质改变。一些地方政府简单地和企业按“政府应占投资比例10%以上”的方式由企业投资建设,扶贫户分得收益较少,实际演变成了新的商业电站。企业一旦由于电价下降、成本增加等因素难以收回投资和达成预期利润,容易导致项目烂尾,会对光伏扶贫社会声誉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第三,光伏扶贫电站的质量存在隐患。光伏电站建设专业技术和安全运行方面要求很强,目前参与项目建设的企业良莠不齐,已经出现发电效率低、故障多甚至关停不发电的现象,负面影响较大。

  把关光伏扶贫电站建设企业资格

  《21世纪》:针对上述问题,你有哪些政策建议?

  陈康平:首先,高度重视光伏扶贫工作,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更大的支持力度,尽快将已投运的村级光伏扶贫电站纳入新能源补贴目录,使光伏扶贫产业尽早产生扶贫收益,增强贫困群众获得感,助力攻坚脱贫。确保光伏扶贫电站的纯公益性质,不建议企业和政府合股持有光伏扶贫电站,把国家扶贫产业政策变相成为企业获利政策;建议政府按照公益工程BT模式吸引企业参与项目建设、运维。

  第二,统筹做好光伏扶贫电站与接入电网工程规划,协同开展项目选址、同步开展项目的前期工作,使选择的站址满足接入条件、建设的电站能够全额消纳,有利于缩短扶贫电站建设投运周期,提高电站开发利用效率。因地制宜,突出效益和安全性,由各地自行决定光伏扶贫电站规模和建设方式。

  第三,对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项目下达后新增的光伏扶贫接入电网项目,采取向能源主管部门备案的方式,调整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计划,确保光伏扶贫项目早建设、早投运、早见效。

  第四,参照国家光伏项目领跑者计划实施办法,对光伏扶贫电站建设企业资格把关,保证光伏扶贫电站质量安全和投资收益。

  此外,政府结合贫困户整体搬迁项目,对集中安置的新建农居统一配套规划建设屋顶光伏扶贫电站。

  《21世纪》:如何提高光伏扶贫电站质量,能够顺利运行20年?

  陈康平:这不仅仅是扶贫光伏电站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光伏发电电站遇到的问题。

  通过长期发展,我国已连续11年光伏组件出货量、连续5年新增光伏装机容量位居全球第一,成为光伏的制造和应用强国,对相应产品管控标准的要求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在光伏标准中,行业普遍采用国际电工委员会(IEC)标准对产品进行质量管控。我国光伏的国家标准,绝大部分是翻译已有的IEC标准。

  因此,我建议梳理国内光伏标准化流程,在政策上引导更多单位和专业人员多渠道地参与标准建设工作。同时,加大标准激励力度,增强企业和研究院所的标准建设意愿。建议我国建立完善标准体系及国际标准转化和对应规划,定期跟进国际标准发展趋势,更新国家标准,在国际上提升影响力。我国已经是对光伏业界影响力最大的国家,在标准的制定上,需要也必要站出来制定并引领光伏标准的升级,进一步稳固我国在光伏产业中的地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