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三去一降一补”不是简单“关停并转”不能把传统产业都当成落后产业

  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高质量发展需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实现提质增效。

  3月1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在记者会上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切实解决我国当前经济下行压力采取的一个很重要的改革政策,也是当前中国经济政策的主线。

  近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取得了诸多成效,但个别地方在推进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也值得关注。尹中卿表示,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地方简单地把传统产业当成落后产业。实际上,没有落后产业,只有落后技术。所以,在制造业进行动能转换时一定要注意处理好这个关系,在存量调整中催生增量,以做大增量来促进存量调整,逐步化解过剩产能。

  完善政策激活市场机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5年来,我国已退出钢铁产能1.7亿吨以上、煤炭产能8亿吨,安置分流职工110多万人等。

  不过也有少部分企业反映,关闭小钢铁、小煤窑会导致一些民间投资出现亏损,并伴随职工下岗的问题。有记者在发布会上提问,“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然成本吗?”

  对此尹中卿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在“三去一降一补”过程中,简单利用行政手段“关停并转”,没有注意运用市场手段解决产能过剩、僵尸企业出清的问题,解决一些企业的债权债务和职工的安置问题。“这是个别现象。”他说。

  此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开展专题调研时也发现,当前在制造业发展过程中,政府越位和缺位的现象仍大量存在,过度干预、行政手段过多的问题也很突出。

  对于这种情况,尹中卿认为,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一定要采取更精准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科技政策,一定要理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该政府干的政府干,不该政府干的事情政府也不能伸手。与此同时,应该更好地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解决经济发展中的问题。通过完善产业政策激活市场机制,促进制造业持续健康发展。

  引导金融业服务制造业

  制造业在转型升级中,也将对中国经济发展贡献重要力量。尹中卿表示,随着电子商务、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的快速发展,制造业形态更加多样,科技含量和附加值更高。“我们在大力发展服务业的时候一定要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来提升制造业价值链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

  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在“代表通道”表示,发展制造业,首先要靠创新、靠质量。创新就是要突破核心技术,抢占技术的制高点,并获得技术话语权。因此,创新是制造业发展最重要的手段。此外,对质量的重视也至关重要。

  谈到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尹中卿表示,还要正确处理制造业与金融业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难、融资贵正是近年来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数据显示,在2006~2016十余年间,我国制造业的贷款比重从25%下降到16.2%。受此影响,我国制造业投资增幅从2012年起持续下滑,一直下降到2016年的4.2%,5年时间下降了27.4个百分点。2017年虽然止跌回升,但数值也仅有4.8%。

  尹中卿表示,这些年中国经济出现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发展脱节。所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制造业与金融业更紧密地结合起来,引导金融业和金融市场不断满足制造业发展的资金需要,让金融更好地支持和服务制造业转型升级。

  推动制造业迈向中高端

  此外,尹中卿还表示,还要正确认识和处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关系。“在调研中我们发现一些地方简单地把传统产业当成落后产业,实际上,没有落后产业,只有落后技术。”尹中卿说。

  以燃煤电厂为例,过去总被认为是高污染行业,但实际上,在不断进行超低排放技术改造的情况下,这一态势正悄然扭转。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凌文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一些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技术已十分先进,在污染物的排放控制上已达到天然气排放标准。定义清洁能源不应看“出身”而是要看排放,煤电未来仍具发展空间。

  尹中卿表示,不能把一些传统产业一股脑地都当成落后产业,也不要一股脑地上马新兴产业,实际上一些传统产业仍是支撑整个经济发展的基础,它主要通过技术改造、更新,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我们要促进传统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协调发展,推动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