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两会·代表委员谈营商环境

  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市政协主席胡曙光:

  优化营商环境帮助民企“开三门”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新时代、新阶段,对民营经济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期待着民营经济能够有新作为。

  这种新要求、新期待意味着党中央对新时代民营经济发展的关怀和重视前所未有。中央多次发布指导性意见和文件,为民营经济发展指明方向,给民营企业传递了比黄金更珍贵的信心,极大鼓舞了民营企业的创业创新热情。

  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为新时代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创造更好的未来,胡曙光建议需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实施优化营商环境工程,帮助民营经济“开三门”。目前,“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现象仍然存在,“开三门”必须坚持“三个平等”,努力优化营商环境。坚决放开市场准入,对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禁止的行业和领域,鼓励和支持民间资本进入;对可以采用市场化运作的基础性公共项目,向民间资本全面开放;凡是允许外资进入的领域,均向民间资本开放。

  实施降低企业成本工程,助力民营经济“搬三山”。收费项目多、不规范、不合理问题依然是民营经济“心中的痛”,为此必须搬走“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打实地把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生产成本、物流成本税费负担降下来,推动各项降成本政策落地、落细、落实,彻底打通“最后一公里”。

  实施企业家成长工程,培育民营经济“领头羊”。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充分发挥人力资本、人才资本优势,培育一批优秀民营企业家。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工程,夯实民营经济“新动能”。建立科技成果转化与催化工程、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联动工程、国家重大基础科学研究平台工程等,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打造高新技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优秀民营企业。

  实施国际化发展工程,促进民营企业“走出去”。紧密结合“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建设、自贸区发展等国家战略,实施民营经济企业家外向型经营能力提升工程,促进民营企业“走出去”。

  全国政协委员,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斯泽夫:

  振兴东北经济还是要靠改革开放

  振兴东北经济,首先要明确一个认识,国家所提出的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这很重要。在这个大背景下,国有企业应该发挥主力军作用。如果东北工业振兴不起来,东北振兴就没有完成。

  现在黑龙江省提出工业兴省、工业强省的目标,要把工业解决好,这涉及一系列的问题,目标提出来,要解决问题还得一步一步来。东北地区当初之所以发展得好是开放的结果。东北是最早对苏联开放的地方,中国的工业也是从那里开始的,东北进入计划经济早,退出计划经济晚,也带来目前很多的问题,东北经济要发展还是要靠改革开放。

  东北处于我国交通末梢,运输距离远,比如我们要将发电设备产品运到云南同一个水电站,东方电气运到现场只需要四百公里,东北企业运到那里则要四千公里,物流成本非常高。还有一个问题:东北处于高寒地区,半年的时间都需要供暖,现在东北退休人口数量超过了在职人员数量,负担很重。

  同时也要看到,东北以国企为主、民企不够发达,这也是现实。而南方像浙江、江苏等地区,经济以民营企业为主,南方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的时候东北还没有乡镇企业,到现在东北经济仍是以国有经济为主体,而且还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毛振华亚布力雪场事件引发的东北营商环境问题,省委省政府立即召开了大会,狠抓了典型问题。东北经济没那么可怕,东北营商环境也没那么可怕,相信毛振华的事件今后不会再出现。

  在新的时代要求下,政府要向服务型政府的职能转变,东北文化上较为粗犷豪迈的特点使其有服务的热情,但有些粗糙,欠缺整套服务体系中的细腻和周到,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更高层次,更深刻的继续改革开放来解决。

  另外,加快制造强国建设非常重要,目前实体经济发展并不乐观,如果制造业不回升,我国经济很难发展。中国是制造强国,但是档次不高,质量一般,制造业还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以我们哈电集团为例,当前我们没有亏损、在盈利、略微有增长是因为我们加强了管理,向管理要效益。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财经学院校长夏飞:

  推进改革优化西部地区营商环境

  近年来,西部民族地区的营商环境优化取得积极进展,但仍存在不少短板和不足:主要表现在简政放权合力不强、政府信息平台建设滞后、经营要素保障亟待加强、信用体系不完善、通关效率不高等问题。

  西部民族地区普遍还存在简政放权系统性、协同性不够等问题。比如,涉及多个部门、多个环节的审批事项,权限下放不配套不同步,有的部门之间的审批互为前置。相较于东部发达省市“最多跑一次”、“一次不跑”等高效政务服务系统,西部民族地区政务信息共享平台发展比较滞后,信息孤岛、二次录入等现象突出,并联审批、跨层次联动审批、大数据挖掘应用较为滞后。

  为此,建议要加快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大力推行“互联网+政务服务”,着力破解经营要素供给瓶颈,以及不断完善社会信用体系,持续提高通关效率,加强营商环境行政效能督察。

  同时,西部民族地区企业经营存在融资困难、用地用水保障不健全、用地办理程序复杂、用电和物流成本高、用工成本上升过快等诸多问题,严重制约了企业经营成本的降低。为此,建议应着力破解企业经营要素供给瓶颈。一是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完善融资担保体系,拓宽企业融资渠道。二是完善工业用地出让制度,在招拍挂基础上,支持弹性出让、先租后让、长期租赁等多种供地方式。三是规范水利基金收缴,降低企业水利基金费用。四是进一步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降低直供电的交易门槛,推动电力直接交易和跨省跨区电力交易,降低电力价格。五是加快发展现代化物流,建立物流运输系统平台,整合物流资源,降低物流运输成本。

  为进一步改革创新体制机制,优化西部民族地区营商环境,下一步要力推各级政府把优化营商环境纳入行政效能监察重点。一是要着眼于提高企业办理业务全流程便利度,把营商环境优化指标列入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体系,推动形成齐抓共管的整体合力。同时,强化政府履约承诺兑现,对在招商引资中的违约失信行为进行集中清理、集中督办、集中规范,依法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提升政府公信力。

  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李三旗:

  打造品牌吸引企业到贵州来投资

  数据显示:2017年贵州省旅游接待人次、外省入黔游客人次、旅游总收入分别达到7.44亿人次、3.27亿人次、7116.8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0%、31.17%、41.6%。全年共实现旅游增加值1500亿元左右,占GDP比重提高至11%左右,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25%。其中,50余万贫困人口通过旅游业受益增收脱贫,旅游支柱产业地位进一步强化。

  目前,贵州旅游产业还在积极加大特色旅游小镇、旅游乡村的建设,为了保证贵州旅游品质,贵州旅游在追求速度和数量的同时,还要注意旅游质量、旅游品质,通过大数据、人才队伍建设,坚决维护贵州旅游的品牌形象和质量。最终,还要通过一系列的创新举措,让旅游产业成为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同步小康,奋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的战略性支柱产业。

  近年来,贵州先后有194个旅游项目列入全省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名单、20个旅游项目入选“全国优选旅游项目名录”,成功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3家、国家4A级以上旅游景区增至55家,建成省级度假区29个、国家级度假区1个,累计推出527余个新景区、新项目。

  贵州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旅游协会+农户、政府+公司+农户、政府+公司+旅行社+农民旅游协会、农村合作社+村民等多种社区参与、民主管理的乡村旅游模式,调动了广大农户参与发展旅游业的积极性。

  2017年,我们通过对贵州旅游资源进行重点梳理后发现,贵州目前有超过8万个旅游资源,超过60%还没有进行开发。今年以来,我们正在梳理的旅游产业有10到20个重点项目,总额高达数千亿元。未来,贵州旅游产业将敞开大门,欢迎优秀企业来参与旅游产业的投资建设,贵州将朝着打造中国乡村旅游第一品牌目标迈进。

  (本版文字由本报记者鹿娟、范捷、许意强、梁隽妤采写)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