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解读高质量发展: 生产要素投入要高效率、高效益

  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表示,高质量发展有两个方面非常重要。一个是投入是高效率的。包括资本、劳动、资源、能源乃至环境的效率。另外一个是效益要比较高。投资要有回报,同时企业要有利润、员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

  “我们已经不在乎说,某一年或者某个季度增长速度提高或下降了零点几个百分点,对此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也没有必要惊慌失措。”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上说。

  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建立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多名全国政协委员在3月8日的上述记者会上也指出,高质量发展应该涉及效率的提高、债务风险的降低,以及实现创新驱动等方面,而淡化经济增速。

  提高效率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要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要尊重经济规律,远近结合,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经济平稳增长和质量效益提高互促共进。

  杨伟民认为,追赶型国家,在发展前期,经济增长速度都是比较快的。但是当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质的提升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来。他指出,高质量发展有两个方面非常重要。

  一个是投入是高效率的。包括资本的效率、劳动的效率、资源的效率、能源的效率乃至环境的效率。另外一个是效益要比较高。投资要有回报,同时企业要有利润、员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

  杨伟民表示,应该鼓励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每个产品都瞄准世界最高水平,进行持续努力,缺什么补什么。“如果多数行业、企业、产品都能够达到世界上最好的水准,那我们就实现高质量发展了。”

  过去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以及高债务投入或者货币投放,未来则需要靠高技术发展,以及劳动生产率提高来实现。因为过去高速增长的动力在减弱,原先的有利条件正在消失。比如无限的人力资源供给,廉价的土地和资源能源,以及货币投放条件也在改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经济要实现高效率,其实就是要提高投入产出率。也就是说,经济要实现平稳较快发展,但是要投入更少的人力和资本,以及其他要素资源。

  根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今年中国经济增速目标被确定为6.5%左右,与去年一致,但是低于去年6.9%的实际增速。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认为,把今年的预期目标定在6.5%,比去年实际增长低0.4个百分点,是为了转变留有空间。

  “虽然增长速度的预期目标低了一点,但是工作的压力和挑战更高了,因为高质量发展不像追求GDP增速那么简单,也很难用一个指标来衡量。所以挑战性更大。”他说。

  杨伟民指出,中国提出高质量发展只是刚刚开始,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205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整个过程都是追求高质量发展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评价的体系、统计的体系、政策的体系、绩效的评价等等都会相应地做出一些调整,但是也不会一次就到位了,而是逐步完善。”杨伟民说。

  控债务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严禁各类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等行为。省级政府对本辖区债务负总责,省级以下地方政府各负其责,积极稳妥处置存量债务。

  多名政协委员认为,中国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解决债务水平高的问题,进而打好防范金融风险的攻坚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指出,一些机构高负债经营,金融风险很大。所以,对风险一定要早识别、早预警、早处置、早化解。对于有些杠杆率过高的企业,就督促它主动地降杠杆。对于一些脱离主业跑偏的企业,督促它回归主业。

  杨伟民指出,债务涉及到政府、居民和企业。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显性债务是稳定的,但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需要关注。

  杨伟民认为,居民债务最近呈现上涨较快的势头,要通过控制好房地产泡沫的方式来防范居民债务过快增长,这就需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房地产长效机制。至于企业债务,特别要控制国有企业的债务增长。

  “因为(债务率)是和债务、GDP相关的,一个是分子,一个是分母,只要经济能够保持平稳持续增长,保持在6%-7%的水平,同时让债务的增长能够低于这样一个水平,我们的债务率就会逐步得到下降,债务风险就会得到有效控制。”杨伟民说。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全国政协大会上发言指出,当前我国面临的经济金融风险主要有两个:一是实体经济负债规模较大,而且隐含较多的不良负债,应该利用好当前宏观经济企稳向好的时机,及时清理。二是我国金融资产的流动性太强,现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的总量已经大约172万亿人民币,与GDP相比超过200%。这些随时可变现的资产会导致整体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较差。

  “因此,要从根子上改革,调整金融产品结构,引导储蓄者直接持有流动性低一点的债券或其它证券,提升金融稳定性。”李稻葵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