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要做高质量发展主力军 代表委员出了这些主意

  全国政协委员、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表示,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应该用更多的智慧、更多的政策安排和更大的勇气来推进改革。

  8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记者会,请政协委员畅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8年是国资国企改革的深化之年,也是改革质量提升之年。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而排在首位的便是“推进国资国企改革”。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国有企业在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承担着重要任务。

  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有企业改革的总体思路是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国企在高质量发展中的主力军作用正在显现。

  国资监管体制改革加速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过去五年,国企国资改革扎实推进,公司制改革基本完成,兼并重组、压减层级、提质增效取得积极进展,能源、铁路、盐业等领域的改革也在深化;同时,国有企业效益明显好转,去年利润增长23.5%。

  全国政协委员、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6日在政协经济界小组讨论上表示,国企通过改革创新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是篇大文章,是国企应尽的责任。国资委要进一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企创新、国资布局结构调整、激发企业活力和创造力、落实好国资国企改革。此外,国资委也要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改革。

  政府工作报告称,要制定出资人监管责任清单;深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等改革试点,赋予更多自主权。

  2018年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制改革将加速,国资监管权力和责任清单出台后,放权、授权范围也将进一步细化和扩大。近期,北京、成都、合肥等地纷纷出台国资委出资人监管权力和责任清单,以此为突破口加快了国资监管改革的脚步。

  国企重组也是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路径之一。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继续推进国有企业优化重组和央企股份制改革,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持续瘦身健体,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2018年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表示,今年将稳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等领域央企战略性重组,持续推动海工设备、环保等领域资源整合。

  李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组作为经济布局、结构调整的主要内容,2018年可能是重组的大年,这符合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建设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

  推动国企做高质量发展主力军

  推进国企在落实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要求中发挥领军作用,为现阶段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提出了一个新标准。李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推动国企做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应从管理、经营、技术等多方面着手。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宁高宁表示,要进行股权改革和战略调整,“怎么处理好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对企业的管理问题、怎么处理好董事会管理团队的问题、怎么处理好新来的股东股权大小和管理方式的问题、怎么形成合力的问题,这些确实要在一个新的范围内探讨。”

  谈到战略重组时,宁高宁说,老国企、老产业如何创新,如何进行新的战略引领,如何真正从追求数量转到追求质量,如何进行产业升级,这需要真功夫。从内部管理效率决策系统到薪酬评价体系都要改革,改到真正能够满足和创造出世界一流的企业来。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国资委主任徐郭平认为,新时代必须是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时代。提升国企发展质量和效益,要充分发挥重要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主力军作用;要调整国有资本的布局结构,推动国有资本投向先进制造业;要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在创新创业投资中打头阵,培植更多创新型企业发展壮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表示,实现高质量发展,企业应做好三件事:提升管理质量,提升产品质量和提升服务质量。保利通过国外对标等方式查证自身不足,不断实现管理水平提升,使其科学化、正规化、程序化。从产品创新、设计上逐渐实现转型,努力使产品质量提升到国际水平。同时,在产品制造、销售过程中,在售后与客户互动过程中提升服务质量,从而实现企业的高质量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国资委副主任林益彬就如何给国企国资改革带来新的活力和动力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在改革具体组织领导方面,赋予地方和企业更大的自主权,充分调动地方和企业改革的主动性、创造力。政府和国资委重点是把握好质的引领,以及在程序合规上进行一些合规性的监管,具体的改革方案以企业为主体去决策、组织和实施。

  二是改革的推进方式,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改革跟企业集团的改革、国资委自身的改革,三者是分不开的,一项一项分头去试点改革,实际上有些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呼吁联动推进国资监管机构、国资运营平台和企业集团改革。

  三是依法改革。在改革一线,无论是决策层还是具体承担责任的人,由于担心违规而不敢放开手脚,继续推进改革就存在一定阻力。建议如能建立国企国资改革综合试验区,在试验区内有些规则可以被一些新的规则所替代(当然这要经过一定的程序),从而营造一个相对比较宽松、宽容的改革氛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