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捷:个税改革大家都将受益

  C2018-03-08新闻2版01s001

  3月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记者会。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透露,今年我国将借助改革完善个税征税模式,将原本的分类征收调整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模式,将工资薪金、稿酬等劳动性所得归总起来,再决定起征点,实施综合征税,以便更好地体现税收公平。财政部部长肖捷表示,大家都将是今年个人所得税改革的受益者。

  分类与综合结合

  “现行政策下,除了大家比较了解的3500元的起征点,我国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上还有其他安排,例如基本养老、医疗、失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和在一定的限额以内的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商业健康保险等,都可以在税前扣除,我们还会适时推出商业养老保险的税前扣除政策。”史耀斌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个税改革还将调整完善个税征税模式。“我国现行个税征收模式属分类征收,此次改革会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这也是世界上通行的个人所得税征税模式”,史耀斌介绍,相关部门会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劳动性所得合并起来,再确定一个基本减除费用,即起征点,然后进行征税。

  “在我国现行个税分类征收模式下,课税对象分为工资收入、劳务报酬、财产转让等11大类,每一类的征收方式和税率都不相同,也就是税制设计不够严格,可能存在纳税人为减轻税率,从高税收税目‘逃到’低税收税目的漏洞”,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外,多达11项的课税对象,也使得个税无法衡量一个纳税人的整体收入情况,例如纯工资收入人群税负较高、收入来源较广泛人群税负却较低,这就为税收不公平埋下了隐患。

  冯俏彬进一步表示,最理想状态下的个税征收模式应该是完全综合,即将一个纳税人全部收入整合在一起,适当扣除符合条件的支出项,然后课税,但这需要主管部门拥有极强的信息征收和管理能力,掌握每一个纳税人的全部收入情况,“目前,我国财政税务部门在这方面的能力稍有欠缺,因而此次改革会选择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过渡模式”。

  抵扣项之辩

  抵扣税也是个税改革中颇受关注的焦点。除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子女教育费用、大病医疗保险等纳入专项扣除范围,去年全国两会期间,肖捷透露,个税改革将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的扣除项目,例如“二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目的就是进一步减轻纳税人负担。

  在冯俏彬看来,改革率先明确子女教育支出等抵扣项,目的就是为了减轻工薪阶层的税负。“从当前情况看,子女教育、大病医疗是我国大部分家庭尤其是工薪家庭的支出大项,允许个税税前抵扣的话,减负效果会相当明显”,冯俏彬进一步指出,未来养老保险、基本住房房贷利息也有望纳入抵扣项。

  而“二孩”家庭支出抵扣,则是为了配合“二孩”政策更好地落地。“根据预测,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生下孩子并抚养成人到大学毕业需要花费近百万元”,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为破除这一压力,相关部门可以考虑按照家庭征收个人所得税,并且将“二孩”家庭养育孩子费用全部扣除在征税范围之外。

  收支信息的制约

  不过横亘在个税改革之路上的,还有多道关卡。不少业内专家认为,仅仅提高个税起征点,不能解决地区间生活成本差异问题,也无法解决同一地区个人和家庭具体情况不同所带来的生活成本费用差异问题,个人所得税制还应该有专项扣除,以更切合每个人和家庭的具体情况。还有分析指出,仅以个人为单位征税,对于双收入家庭与单收入家庭会造成明显区别与不公,而当前的所得税制还忽视了不同收入者的正当支出差异,譬如家庭需要抚养的儿童与老人数量、每个月需要支付的房屋贷款利息等,因而未来以家庭为征收单位或将成为可能。

  信息处理能力是另一个短板。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直言,未来个税新增专项扣除项目主要取决于项目实施的迫切性和准备条件充分度,例如目前社会对于抚养、赡养支出纳入抵扣范围的呼声较高,但是这两项都需要一定的前提才能推行,而后者难度相对更大。“要抵扣抚养支出就需要交叉比对核实纳税人的实际情况,但是这样的信息并不由税务机关掌握,需要与负责管理户籍的公安部门实现系统互联互通,让该政策可以低成本有效实行。”张斌表示。

  张斌坦言,目前我国各政府职能部门都多少存在信息孤岛的问题,各部门按自己的工作流程建立起主要服务于本部门的信息系统,但相互之间要对接就会面临技术难衔接和制度存空白问题,尤其是后者,需要中央建立起一套可行的机制,使得各部门打破将信息当做私有财产管理的观念,形成在保证信息安全前提下的信息共享。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