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总书记嘱托,大理洱海三年保护治理初见成效

  “洱海清、大理兴”“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为了保护好“母亲湖”,2016年11月,云南省对洱海保护治理提出了“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的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陈豪表示,“一定要以对历史、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持续推进洱海流域水环境保护治理,把洱海保护好。”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抢救洱海要以“我不上谁上、我不干谁干、我不护谁护”的决心,拼搏奋战,组建一线指挥部、派驻一线工作队,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全面打响洱海保护治理攻坚战。

  高原湖泊保护治理是世界难题,围绕稳定和改善洱海水质的目标,云南省大理州如何集中人力、财力、物力,统筹规划,科学保护治理?作为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大理如何利用PPP模式,实践绿色发展新举措?

  抢救洱海:情况危急、刻不容缓

  洱海是全国第七大淡水湖、白族人民的“母亲湖”,同时还是大理主要的饮用水源地。

  近年来,由于周边人口增长,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旅游业快速发展,洱海流域产生的生活污水、垃圾和农业污染控制难度逐年加大。洱海曾经于1996年和2003年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蓝藻,导致水质急剧恶化,透明度不足1米,严重影响了人民生活。

  长期以来,在洱海周边“无序增长”的客栈成为环境治理的难题。因为缺乏专业的管道和设施,客栈偷排严重,大量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洱海对水质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17年,大理市委、市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了洱海周边“生态红线区”的酒店,部分对此不理解的客栈老板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不满,一时间网上舆论反响很大。大理市提供的数据显示,核心区餐饮客栈经营户停业1900户,经核查目前恢复营业104户。

  有一些客栈老板说,证照不全是历史问题,以前的人都是如此,现在客栈关停,不仅使他们的经济利益受损,甚至到了连上个厕所都会想是不是污染了洱海的地步。

  面对一些企业主的不理解,大理市委书记、市长高志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洱海环境保护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严峻形势,保护洱海也是保护每个人的洱海,是为子孙后代造福。

  在每次的座谈中,高志宏都向客栈主们解释,请大家和政府一起正视现实、解决问题。“如果当年的洱海只有一点小病,是抓一点药,每家安一些简单的污水处理设施就可以治理好,那么后面的工作也就不用进行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洱海已经进入了‘重感冒’阶段,如果再任其发展,以后就要进‘重症室’。洱海母亲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旅游的发展?”高志宏说。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洱海保护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群众、企业和政府是苍洱美景的共享者,保护治理洱海的同盟者,不是对立者。但老实讲,开启抢救模式保护治理洱海是一项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工作,在深入推进“七大行动”过程中,洱海流域一些群体,特别是农户、客栈经营户等的个体利益、局部利益、短期利益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直接影响。从这方面讲,能否处理好各方利益关系,直接决定着保护治理工作能否顺利推进、早日见效。

  为了治理好洱海,政府组织很多专家力量对洱海的环境保护做了长期的研究。上海交通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忠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07年,国家重大专项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项目启动,上海交通大学作为技术牵头单位组织实施了“十一五”和“十二五”洱海项目的研究工作。

  “洱海的保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洱海流域的保护与开发历程也对我国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借鉴意义。”林忠钦说。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河湖环境技术开发中心主任孔海南关注洱海的生态环境保护26年。孔海南回忆,1996年他第一次来到大理,亲眼看到了湖中心的沉水植物群,即所谓的“水下森林”,至今都是令他难忘的美景。

  孔海南表示,他多年来所见证的洱海保护历程,也是经济发展和生态环保道路选择的过程,是走“经济发展优先”还是走“生态保护优先、协调社会经济发展”?

  “虽然洱海抢救行动,解决客栈污染问题有争议、有阵痛,但是2018年初,我在曾是‘暴风眼’的双廊镇洱海边查看时,沉水植物恢复、水体透明度,都是我20多年来从未看过的好,可以说‘洱海抢救行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孔海南说。

  但是孔海南表示,洱海北部水域蓝藻水华数量有增加的迹象,部分区域出现了“反复”的苗头,究其原因是洱海上游大量种植的“十倍增收十倍污染”的大蒜,一方面是农民增收的切实需求,一方面是洱海保护的迫切需求,如何统筹治理,不仅是大理市的事情,大理州,甚至是云南省一级都需要进行规划。

  “毕竟洱海不仅是大理的洱海,云南的洱海,也是全国的洱海,甚至是世界的洱海。”孔海南说。

  为了总书记的嘱托

  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云南大理洱海边的湾桥镇古生村了解洱海生态保护情况,他同当地干部合影后说:“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习近平总书记表示,“我是第一次来大理,从小就知道苍山洱海,很向往。看到你们的生活,我颇为羡慕,舍不得离开。”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3年来,我们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将洱海保护作为最大的政治、最大的责任,坚决按照省委、省政府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的部署要求,全力推进流域“两违”整治、村镇“两污”治理、面源污染减量、节水治水生态修复、截污治污工程提速、流域综合执法监管、全民保护洱海“七大行动”,取得了阶段性初步成效。

  2017年,洱海全湖水质总体稳定保持Ⅲ类,其中6个月Ⅱ类,主要湖湾水生植物恢复生长较好,全湖植被面积为近15年来最大,近岸水体感观明显好于往年同期,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

  全国人大代表、大理州委副书记、州长杨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研究部署洱海保护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省委书记陈豪每年两次到大理指导洱海保护治理工作,省长阮成发亲任洱海总河长,省政府常务会议多次专题研究洱海保护治理推进工作。

  杨健表示,大理州牢记总书记的殷切嘱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以“立此存照”为“军令状”,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推行了“依法治湖、工程治湖、科学治湖、全民治湖和网格化管理”,同时坚持用“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来统领洱海保护治理,科学编制了《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十三五”规划》。

  “今后我们将按照开启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的要求,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进一步树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立足‘把大理建设成为生态文明标兵’的总体目标,突出科学治湖、依法治湖、工程治湖、生态治湖、全民治湖、河湖长治湖,深化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确保洱海水质稳定并持续向好。”杨健说。

  PPP模式助力洱海治理

  在抢救洱海行动中,环湖截污和污水处理再生利用工程是其中一项重要举措。要想治理好洱海的环境污染,第一步就是先把污染截住,然后才谈得上治理。

  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洱海保护治理的实践证明,PPP模式是一条政府依托市场力量履行公共服务职能、推动绿色发展的新路子,为治理洱海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

  陈坚举例,2015年10月,大理市环湖截污及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列入了财政部第二批PPP示范项目开工建设,批复投资34.9亿元,仅这一个项目的投资,就超过了“十二五”期间洱海保护治理的总投入。

  经过层层筛选和公开招标,中国水环境集团成为大理市一期工程的社会资本方。中国水环境集团云南区域公司总经理孟建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经过科学系统的调研和先进技术的应用,集团为政府节约投资6亿元,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积极配合政府两次提速,项目工期缩短10个月。

  孟建伟说,湖泊的治理要比河道的治理难得多,河道水的流速和更替都比湖泊更快,湖泊水的水质标准比河道更为严格。

  “早年间洱海周围几乎囊括了所有的污水治理技术,更像是一个大的试验场。中国水环境集团进入后,发挥专业优势,按照‘依山就势、有缝闭合、适度集中、就地处理、就近回用’的科学规划原则,采用更稳定、更节约的手段,以WaterTec高品质下沉式再生水系统为核心,采用非MBR膜工艺进行全域的水环境治理。”孟建伟说,“下沉式污水处理厂地面节约的空间还可以用于旅游基础设施、停车场等。”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实行PPP模式至少有3个好处:一是缓解了政府之困。政府用有限的项目资本金撬动企业投资建设,解决了钱的问题;企业代替政府提供保护治理洱海工程服务,解决了由专业人才建设运营项目的问题;企业为保证效益,会尽力优化方案、缩短工期、加快进度,解决了政府期待早日建成运营的问题。二是实现了专业干事。政府通过PPP购买服务,依托企业实现了设计、建设、运营、管理的专业化,创新了建设项目的模式,发挥制定政策、服务企业、监督管理的职能,政府和企业各尽其能、各得其所,实现了项目合作效益最大化。三是推动了政企长效合作。长达二三十年的项目合作期,是建立在政府和企业相互信任、风险共担、合作共赢基础之上的。

  中国水环境董事长侯锋表示,洱海项目的阶段性成果源自地方政府的重视和百姓的拥护。集团拥有亚洲乃至世界最大的下沉式再生水处理系统,拥有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集团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技术在洱海项目的成功实践,不仅解决了环洱海生活污水的处理和资源化利用,也为洱海水环境的绿色发展添砖加瓦。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目前在洱海保护治理上,我们已经启动实施了总投资84亿元的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一期工程等5个流域截污治污PPP重点项目,累计完成投资51.67亿元。今年上半年,这5个重点项目将全面完工,届时将实现对洱海流域截污治污的全覆盖及主要入湖河道的生态化治理,大幅削减入湖污染负荷,有效改善入湖河道水质。

  如何应对未来面临的挑战

  要保护好洱海,未来还面临着一些挑战:

  一是农业产业结构调整、面源污染管控任重道远。二是有少数部门和部分干部存在畏难情绪,对洱海保护治理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认识不足。三是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大理市债务负担沉重、可用财力有限。

  据悉,云南省从2017年起连续5年每年安排洱海保护治理专项资金6亿元,但这笔钱对于洱海生态系统保护治理还是杯水车薪。

  2016年以来,大理州坚持用“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来统领洱海保护治理,科学编制了《洱海保护治理与流域生态建设“十三五”规划》和洱海环湖截污、流域城镇“两污”处理设施建设等8个专项子规划,计划投资199亿元实施110个项目,覆盖了洱海流域2565平方公里的范围,涉及山水、林田、湖泊、城镇、乡村、环境治理等内容。

  未来如何争取更多的中央财政支持,多方筹措资金,带动社会资本投入洱海保护治理也是政府面临的课题。

  大理州委书记陈坚表示,2018年,对大理而言,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第一年,是决战脱贫攻坚的重要之年,是洱海保护治理稳定巩固成效的转折之年,是全面促进经济发展向更快速度、更高质量转变的提升之年,是新时代新征程的开启之年。

  陈坚说,在年初召开的州委八届三次全会上,我们对标党的十九大和省委十届四次全会作出的新部署新要求,深入分析了新时代大理发展面临的“时”与“势”,认真谋划了大理的发展思路和任务,明确提出了今后3年要突出抓好洱海保护、脱贫攻坚、绿色发展、乡村振兴这4件大事,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在此基础上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让全州各族人民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