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外转表内 1月新增信贷创纪录

  出于“早投放早收益”的考虑,银行每年初放贷规模冲高已是常态,叠加本轮严监管下“表外业务表内化”的势头,2018年1月新增信贷规模刷新历史最高纪录。据2月12日央行发布的数据,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9万亿元,带动M2同比增速较去年末出现回升,同时也由于表外融资减少,社融出现下滑。业内人士认为,在表外业务受限的大环境下,与去年相比,新增信贷整体将保持持续高位的增长态势。

  1月新增信贷“开门红”

  2月12日,央行发布2018年1月金融统计报告,其中引发业内高度议论的一个数据,就是新增贷款规模。1月人民币贷款增加2.9万亿元,同比多增867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去年、前年同期规模分别为2.03万亿元和2.51万亿元。

  环比来看,1月涨幅更为明显,因为去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远低于预期1万亿元,相较于去年11月的1.12万亿元近乎腰斩。时间再拉长来看,去年四季度新增信贷规模整体都比较“萎靡”,其中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632亿元,也比9月的1.27万亿元几乎斩半,只有11月回到万亿元水平。

  从新增信贷结构来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9016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3106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910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1.78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375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33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347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862亿元。1月末,外币贷款余额8852亿美元,同比增长9.2%。当月外币贷款增加473亿美元。

  和信贷规模增长同样超出预期的,是1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速。1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8.6%,高于预期的8.2%,也比2017年12月的8.2%有所反弹。值得一提的是,M2的同比增速曾在2017年连续刷新历史低值。去年1-8月,M2增速从11.3%一路下滑至8.9%,9月有所反弹,为9.2%,10月再次降至8.8%,11月比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12月,8.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个和3.1个百分点,也创下历史新低。

  与前二者走势相反的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初步统计,2018年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77.6万亿元,同比增长11.3%,但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3.0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6367亿元。

  表外业务回归表内成推手

  对于1月信贷增量创出2.9万亿元的历史新高,分析人士认为,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金融机构表外业务表内化成为推升1月信贷走高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每年初信贷增量都是全年的高点。华泰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此前在对1月金融信贷数据进行预测时就指出,1月金融信贷数据会从去年12月的低数据反弹,主要原因是去年12月的信贷增速较低是由于银行信贷额度不足造成的,商业银行在去年12月积压较多的信贷需求,认为这些需求将会在今年的1月充分释放。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每年初都是金融机构贷款投放的高峰期,年初没有贷款额度的限制,金融机构倾向于“早投放早受益”的传统,此外,实体经济仍然十分稳健,资金需求较为强劲。

  从同比数据看,去年、前年同期规模分别为2.03万亿和2.51万亿元。对此,李超表示,2017年的1月信贷新增仅仅有2万亿元,主要原因是2017年春节发生在1月,全月工作日较少因此造成了信贷新增不大,2018年1月同比角度参考2016年1月更加合理(2016年1月单月信贷新增2.5万亿元)。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1月信贷增长2.9万亿元,创历史新高,主要和近期监管加强表外业务、通道业务规范,很多表外业务需求转回表内有关。

  新增信贷将保持增长

  信贷增速的加快,也影响到货币创造,进一步带动在去年已跌入历史低点的M2增速回升。对于1月M2同比增速反弹的表现,温彬分析称,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1月下旬央行正式启动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了基础货币约4500亿元,增加了流动性;另一原因就是新增的2.9万亿元信贷,令派生货币也较去年同期有较大增长,因此M2出现回升。

  而随着银行表外业务的快速“回表”,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则呈现下降趋势。温彬表示,1月社会融资规模3.0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6367亿元,主要原因就是表外融资在减少,其中委托贷款减少714亿元,同比多减3850亿元,信托贷款增加455亿元,同比少增2720亿元。这都与前期监管规范银信通道合作、规范委托贷款有关。

  去年末,银监会公开发布《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在原有的政策基础上,将严格穿透管理、实质风险管理、对手方的名单制管理,严格将监管检查等落到细节上,银行借信托通道“假出表”遭禁。今年1月初,银监会又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货款管理办法》,明确商业银行作为受托人,不得参与贷款决策,同时对委托资金来源等也做出了要求。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