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的乡村振兴战略 既要打国际牌,还要管厕所

  在经济相对落后的浙西衢州,在衢州最贫困的县,通过摸底号脉,“乡村振兴”正一步一个脚印,持续发力并集聚人气

  乡村振兴,不只是脑海中的蓝图,更是起跑的发令枪。对于基层官员来说,要想让乡村真正振兴起来,绝非轻松之事——你必须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不仅要学会打国际牌,还得管厕所。

  作为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的县委书记,叶美峰头上不断添出的白发与常山县的乡村变化同步。

  “身份证上的照片要用好多年,一头白发去拍不太合适。”1月23日,叶美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为了拍一张精神的证件照,他特地去染了发。

  关于乡村振兴,他一直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而在振兴乡村的现实中,从一纸蓝图到最终落地生根,更非一句话可以概括,它往往意味着大量的付出。提到常山,过去人们仅勉强记得这里的胡柚,但时下的常山县正围绕着乡村振兴,发生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调查县情找出路

  自2016年底就任之初,叶美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底调查县情。

  这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小县城,经济表现在浙西排名垫底。除了小有名气的胡柚、去年底才刚刚通了第一条高铁(九江—景德镇—衢州铁路),常山能被外人记住的亮点实在很少。

  常山县委一名官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的床头堆着不少关于常山历史和县志的资料。为了寻找常山县的出路,“几乎没有一个周末是可以休息的”。

  彻底的县情调查后,叶美峰他们总结出了六个方面的特点,分别是“一座慢城”、“十方通衢”、“百亿产业”、“千载古县”、“万亩金柚”、“亿年奇石”。

  这还只是第一步,如何在衢州最贫困的县持续发力并集聚人气,才真正考验叶美峰他们的智慧。

  为了打造“一座慢城”,一年前常山县专门邀请了国内的城市研究规划专家实地考察,获得了“非常适合打造慢城”的评估结果后,他们立刻委托北京大学的教授对当地的环境进行规划和设计。

  经过一年的努力,2017年11月11日,叶美峰远赴挪威与国际慢城联盟主席签订文件,从此拥有优良空气和73.2%森林覆盖率的常山正式成为了中国第7座国际慢城。

  叶美峰做的第二件事是打响常山对外的知名度。

  用当地人的话来说,以前和外地人说常山,总被认为是长沙。为了打造常山整体的品牌,常山县面向全城30多万百姓征集了200多个城市形象标语,最终选定了“何处心安,慢城常山”。

  整体品牌只是“主菜”,当地大大小小的特色产业也需要在此框架下重新打出品牌。为此,叶美峰想尽办法引入了对应的全国性比赛和文化节,以借力迅速打响名气。

  作为浙江省首批37个特色小镇之一,常山观赏石小镇曾经差点儿被黄牌警告。“之前推动得慢,后来叶书记决心把这事做起来,120天就搞起来了。”赏石小镇的所在地——青石镇砚瓦山村党支部书记徐卫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为了打响赏石小镇的名气,常山县的官员们三次登门,“游说”中国观赏石协会把全国第六届赏石日放在常山举办。“第一次去不同意,第二次县长再去,第三次我自己去。”叶美峰说。

  最终常山拿下了举办权。根据运营商的检测数据,去年持续一周的赏石系列活动,创下了衢州市举办文化活动游览人次的最高纪录。

  在政府加大力度宣传的一年里,青石镇徐氏园林石笋工程公司的徐松华也迎来了生意最好的一年。“2015年和2016年的业务额都在100万元以内,2017年突然变成600多万元了。”徐松华已从当初的石头搬运工变成现在开奔驰的大老板。

  徐卫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砚瓦山村村民的人均收入在3万元以上,且收入每年都在涨,“一般石头搬运工的工资是每天300元,而假山造型师的月收入平均也在1万元以上,资深的甚至能达到2万元”。2017年,整个青石镇的石头产值从2016年的6亿多元增加到了10多亿元,80%的村民从事观赏石产业。

  胡柚一天卖了20多万元

  特色之一的“万亩金柚”则指常山胡柚,然而长期以来“名气难出浙江省”,主要在当地消化,加之尚未打出品牌,都压低了售价。

  “胡柚属于功能性的水果。但早几年差的时候,农民根本不愿意采,因为采摘的成本比售价还高。这几年政府通过几项举措,胡柚的收购价从‘没人要’开始涨到2.4元,价格一路走高。”叶美峰说。

  在青石镇种了10年胡柚,明鹰果业亦辰农场总经理汪明土说从未见过如此抢手的行情。提起这两年的胡柚销售,他说自己“做梦都要笑了”。

  “我从2008年开始搞胡柚基地种植,当时的收购价还只有3毛钱一斤。”汪明土说,2017年,就连品质不算好的胡柚都卖到了3.5元一斤,好的胡柚价格在4元以上,和十年前比相当于翻了10多倍。

  如此大的变化,汪明土认为,除了电商的销售渠道让胡柚渐渐打开了更大市场外,政府这两年打造胡柚节以及相关的评比、推广,给胡柚带来了人气和名气。

  “最明显的一次,刚参加完‘衢州市精品柑桔评比’拿了奖,第二天就有电话打过来,3个客户一下子预订了6万多斤胡柚。”简单推算,这一天就做了20多万元的生意。

  汪明土回忆道,以前他得拉着胡柚跑到外地卖,现在客户开始主动上门要果子了。接下来,他打算再扩增500~600亩基地,并向政府争取成为下一届胡柚节的举办地。他还想把胡柚往文化方面发展,随着乡村振兴的推进和政府支持力度的加大,他觉得东风来了。

  除了让当地男人当起了老板,常山县也没忽略当地女人的就业。“常山阿姨”就是另一个“特产”。作为金牌月嫂,“常山阿姨”之一的张红英月薪过万。她说自己的订单已经到了半年后,一个紧接一个,完全没有空档。

  叶美峰说,常山县几位领导奔赴杭州等地举办政府推介会,目标即“提高农民收入”,“让技能缺乏的妇女也能找到不错的工作”。由当地政府牵头推动保姆经济的发展,并以政府的名义为保姆品质背书,这让“常山阿姨”的名气越来越响。

  县委书记成了厕所所长

  产业的落后,让县政府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难免在资金投入上捉襟见肘。而做强工业、实现工农互动,是促进当地工业增效、财政增长和农民增收的重要基础。

  常山县的战略目标定得不低——成为华东地区的产业高地,打造“四大百亿”产业。叶美峰介绍说,轴承、纺织、建材是常山的“老三篇”,农机、新材料和生物医药是当地的“新三篇”,轴承、农机、新材料和生物医药正在通过招大引强,向“四大百亿”产业的目标迈进。

  衢州市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常山县工业增幅居全市首位;常山县110家规模以上企业实现工业产值112.7亿元,工业增加值26.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5%和7.1%,工业产值和增加值增幅在全市6个县(市、区)的排名均为第一。对于长期经济排名垫底的常山来说,这属近20年来的首次。

  除了高大上的国际合作,让叶美峰津津乐道的还有“厕所总所长”这个头衔。

  “公厕只要有人管,就能登上大雅之堂”。借鉴浙江的“河长制”,叶美峰在2017年4月调研“厕所革命”工作时提出了“所长制”:由县委书记担任全县公厕“总所长”,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分任农村和城区公厕“总所长”,城区和农村的各公厕“所长”则分别由当地的领导成员担任,并实行考核问责制。

  2017年11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就“厕所革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为厕所建立“所长制”的常山也很快成为了“网红”,引来不少地方政府的考察和效仿。

  根据常山县农办的数据,2017年全县乡村改造、新建公厕72座,建设面积近3000平方米,总投资2000余万元。新建乡村公厕从无等级到全部达到A级以上标准,全县乡村3A级公厕13所、2A级公厕24所。

  乡村振兴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2月4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内容再次锁定“三农”,对未来33年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全面部署。而常山县的振兴道路也只是刚刚开始。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