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地共同财政事权划分再改革 先从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突破

  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首先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迈出实质性的一步,老百姓享受的哪些基本公共服务,中央政府也需要承担责任?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8日公布的《关于印发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涉及义务教育、公共就业、基本养老、基本医疗等18个事项被敲定为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即这些基本公共服务不仅地方政府需要花钱担责,中央政府也是如此。

  不过,并非所有的基本公共服务都被定为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公开表示,此次将涉及人民群众基本生活和发展需要、现有管理体制和政策比较清晰、由中央与地方共同承担支出责任、以人员或家庭为补助对象或分配依据、需要优先和重点保障的18个主要基本公共服务事项,首先纳入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范围。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次纳入中央与地方共同事权的基本公共服务更多具有福利性质,跟老百姓利益最为密切,因此率先将这些领域进行改革可以让人民更有获得感。

  被纳入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范围的18个事项,具体而言,分别为义务教育中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等4项;学生资助中的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等4项;基本就业服务的基本公共就业服务1项;基本养老保险中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1项;基本医疗保障中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补助等2项;基本卫生计生中的计划生育扶助保障等2项;基本生活救助中的困难群众救助等3项;基本住房保障中的城乡保障性安居工程1项。

  对比国务院2017年公布的《关于印发“十三五”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规划的通知》(下称“9号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基本公共文化体育等一些基本公共服务并未纳入上述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这次改革不是涉及所有的财政事权,更不是所有的事权,而是限定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共同财政事权。改革以与“人”最直接相关的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领域基本公共服务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为突破口,体现了中央关于兜住基本民生底线的要求。

  一位地方财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像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医疗等都有结余资金,失业、工伤等保险基金滚存额度还较大,地方上基本不需要补助。而像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更具有福利性质,需要当地财政每年几千万元的补贴,因此被确定为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对地方来说更务实。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付文林告诉第一财经,目前未列入中央地方共同事权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等,这些事项的主要财政事权都属于地方。

  根据《通知》,在9号文明确但暂未纳入上述范围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等事项,在分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中,根据事权属性分别明确为中央财政事权、地方财政事权或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共同财政事权范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相关领域管理体制改革相应进行调整。

  上海财经大学郑春荣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将逐步实现全国统筹,因此未来条件成熟时,这部分事权应该划归中央政府,中央承担主要支出责任。而其他医疗等社保基金逐步实现省级统筹,因此这些事权主要归地方,由地方承担主要支出责任。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