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石油又来了,这一次剑指中国北方

  作为第一批进入中国的国际石油巨头,数十年来BP终端业务一直局限在中国南方地区。2018年2月2日,BP(英国石油公司)突然高调宣布北上布局,并与中国最大的民营炼厂——东明石化合资,在山东、河南以及河北三个经济大省组建500家高端加油站的零售网络。

  2017年7月19日,商务部网站发布了《原油成品油流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预示着未来将有更多市场主体参与终端市场竞争之中,石油体制市场化最后一块坚冰即将被穿透。此时此刻,央企、民企与外资之间的终端的争夺大战已烧得如火如荼。

  十多年前,BP曾借助中石油、中石化急欲引入国外管理模式的机会,在广东、浙江合资参股总共拿下了740多个加油站,此后却始终没能再迈进一步。十多年后的今天,在石油终端市场即将向民企放开之际,BP借助民企之力再次卷土重来。

  北上扩张

  “在新兴市场的发展是BP燃油业务的战略重点之一。”十多年来,BP零售业务始终仅限于广东、浙江两省,对于此次与东明石化合资,BP下游业务CEO凃帆说道,“在中国拓展加油站网络,将有助于我们实现增长下游收益的目标。”

  2018年2月2日,BP公司与山东东明石化集团签署合资协议。双方将在山东、河南以及河北三个北方大省开展高端品牌成品油零售和便利店业务。其中,BP拥有合资公司49%的股份,东明石化拥有51%。

  作为全球石油巨头,BP总部位于伦敦,业务覆盖70多个国家,公司在伦敦和纽约证交所上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BP进入中国市场,是最早一批来华的外商投资企业之一,在华业务主要包括:油气勘探与开发、石化产品生产与销售、成品油零售等。

  事实上,十多年前BP就曾借中石油、中石化急需引入外国模式、提高管理水平的契机参股了“两桶油”共740多家加油站。2000年以后,随着中石油、中石化布局加油站数量的增多,希望引入全球先进管理模式,提升运营效率,有着百年历史的BP被选中。

  2001年6月,BP先与中石油在广东成立合资公司——中油碧辟,共同经营当地400多座加油站;2005年,又与中石化在浙江合资合作,运营300多座加油站。BP先进的管理经验也着实发挥了作用,如中油碧辟在广东地区建立了中央配送体系,每天使用42000升高标准油车进行24小时配送,平均每辆车每日配送4次,但只有3名员工轮流操作,承担的工作量是以前数十个调度员的工作量。

  不过,此后当中石油、中石化学到了国外先进管理模式后,BP与国内石油巨头的零售业务始终没能进一步扩展,仅限于广东、浙江两省。

  十多年一晃而过。随着中国石油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垄断坚冰逐渐被市场化力量所融化——政府相继放开了原油进口权、使用权……2017年7月19日,商务部发布了《原油成品油流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预示着将有更多地方国企、民企能参与到终端零售的竞争中来,石油体制市场化最后一块坚冰即将被穿透。

  无论在BP、壳牌、道达尔等外资还是国内民营企业眼中,成品油零售市场是石油产业链利润最为丰厚的环节,是兵家必争之地。上述《办法》一出,立刻在央企、民企和外资之间引发了一场“近20年来降价幅度最大、影响最广的一次价格战”,零售血拼最惨烈时每升成品油竟直降两三元。

  就在上述《办法》发布不到一月时间,就在终端争夺大战愈演愈烈之际,2017年8月9日,英国石油(BP)公司中国区总裁杨筱萍悄然到访山东,明确表示希望就成品油零售、原油供应、高端化工等领域深入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共赢发展。紧接着9月7日,BP就在济南独资注册了碧辟(山东)石油有限公司,为接下来争夺加油站设下伏兵。

  但是,按照中国现行政策规定,外资在华只能投资建设及经营不超过30家加油站。这显然无法满足急欲扩张的BP。于是,BP只好选择与中国最大的民营炼厂——东明石化合资,趁政策的空隙、借民企之力北上扩张。

  终端争夺战

  “当初,BP与壳牌都希望与公司(东明石化)在零售终端领域进行合作。”东明石化参与合资谈判的一位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两家外资企业很大程度上看重的是东明石化在炼化产能上的规模优势。

  东明石化位于中国山东省菏泽市,是中国最大的地方炼厂,现有员工约6300名,总资产300亿元人民币,原油一次加工能力高达1500万吨/年。

  上述负责人表示,外资巨头与东明石化合作,一是可以布局更多的加油站,二是借用企业的产能规模,解决成品油的终端供给难题。在他看来,以东明石化的产能就完全能够覆盖山东、河南以及河北三个省份的市场需求。

  对于东明石化来说,打通零售市场则是企业化解发展瓶颈的当务之急。一直以来,包括东明石化在内的地方炼厂都在被“卡脖子”的原油所困扰。没有原油,炼厂就是“无米之炊”,布局加油站更是奢谈,因此忽视了终端布局。2015年,东明石化终于获得了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每年可使用进口原油750万吨,旗下却只有68个加油站。

  金联创成品油分析师李杨指出,随着油权的获得,地方炼厂产量呈现出罕见的爆发式增长,2016年产能开工率由不足20%上升到80%以上。上游的松绑、产能的释放形成了对销售的重压,若不能及时打通零售市场,地炼势必从“无米之炊”演变为“压仓滞销”。这也倒逼着他们转向利润最丰厚的零售终端。

  东明石化上述负责人说道,为了打通整个产业链条,实现产销均衡,2015年东明石化启动了“千站计划”,即加大零售行业的投入,计划五年内收编一千个加油站。此次选择与外资巨头合作将使这一目标的实现事半功倍。

  在合资对象的取舍上,东明石化上述负责人分析道,由于此前壳牌已经与另一地炼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合作,并在陕西、河南一代跑马圈地。这与东明石化意图攻占的河南等部分市场重叠,存在冲突。最终选择了与BP进行合资合作。

  目前,BP与东明石化合资正在报相关政府部门审批,等到审批手续完成后合资公司即可完成注册,公司名称分别是“山东东明英伦石油有限公司”、“河北东明英伦石油有限公司”以及“河南东明英伦石油有限公司”。根据BP与东明石化达成的协议,合资公司预计于2018年开始运营,并计划在10年内将加油站网络发展至500家。

  与南方地区相比,北方地区民营加油站数量众多,但普遍规模小、份额少,运营效率不高。按照设想,未来合资公司将通过新建加油站、收购和租赁现有加油站相结合的方式来发展高端加油站。

  BP下游业务CEO凃帆表示,合资公司将创建一个现代化的加油站网络,将通过品牌、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为客户带来差异化的体验,并助力中国打造一个更安全、更清洁和更高效的成品油零售产业。

  可是,金联创成品油分析师李杨却认为,在北方三省建设500个加油站、形成网络并非易事。眼下,零售市场趋近饱和,新建须要用地审批,已几无可能;并购一个现成加油站动辄则要数千万乃至上亿的资金,耗资巨大;即使是租赁也涉及对方意愿、多方竞争的问题。

  不过,在成品油市场流通即将放开之际,在央企、民企与外资加紧围猎终端之时,这几乎是最后的产业契机。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6-2020年中国加油站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加油站数量约在9.68万座,其中中石油下属加油站有2.07万座,占比21.38%;中石化下属加油站有3.06万座,占比31.61%;其他社会加油站4.55万座,占比在47%。

  目前,中石化、中石油等央企一面大打价格战,一面收编民营加油站;拿到原油进口和使用权的地炼企业相继转向零售;BP、壳牌、道达尔等外资也纷纷以合资路径曲线布局终端。谁都心知肚明,一旦散乱的市场格局在多方势力跑马圈地后宣告终结,再想突破固化的格局必将付出天价的成本。

  作为中国最大的地方炼厂,东明石化与BP合作的意图并不止于零售终端的布局。据东明石化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道,未来双方还可以在上游石油勘探开采、中游精细化工等方面进行全产业链的战略合作。

  事实上,3年前东明石化获得原油进口权后第一批原油就是相BP订购的,双方有着合作的基础。

  “我相信双方的战略合作将进一步促进中国成品油终端市场的深刻变革,”东明石化董事长李湘平表示:“我也期待,我们一定会实现互利共赢、优势互补的良好发展。”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