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地区存贷比爆表 居民储蓄潜力已尽?

  存款始终是萦绕在银行人心中最大的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银行分、支行行长与信贷业务人士获悉, 2018年1月,存款增速放缓甚至负增长的情况更加严峻。与之相对的是,居高不下的贷款需求与永远不够用的额度,存贷款之间的结构性失衡正在加剧。

  业内普遍预测,1月贷款规模或达2.8万亿左右,伴随着贷款需求上升,吸储困难并未改善,存款流失的困境还在升级。

  据央行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金融机构新增境内人民币存款13.34万亿,同比少增1.8万亿。

  特别是,2017年12月人民币存款较11月末减少7749.04亿元,其中,政府存款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这意味着,吸储困境已经从存款增速下降升级为存款规模负增长。

  爆表的存贷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某大行1月份贷款增加1000亿,存款反而减少500亿。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对记者直言,现在的信贷放量都是收容“超生游击队”,“超生”的孩子需要上户口,可是银行存款反而是下降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采访中发现,存款下降、贷款上升的不匹配在2017年已有体现,甚至在部分地区普遍出现了存贷比爆表情况。

  某大行地方支行行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2017年全支行存款13.5亿,贷款20多亿,存贷比早已超出100%。

  这种情况在去年并不少见,该地省行层面也是如此。记者了解到,该行当地省级分行去年新增贷款300余亿,新增存款只有170多亿,多余额度靠总行支持,而这种情况在2017年之前并未出现。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该行总行层面看,存款增长大于贷款增长,但部分地区出现存贷比爆表的原因,与当地经济发展情况、政策需求有关,比如有些地区处于发展期,基础设施项目多,或扶贫任务较重,额度上需要总行给予更多支持。

  该大行当地资深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月份省行层面存款是增加的,但增速正在放缓。分部门来看,居民储蓄存款增加,但对公存款下降。“结合当地往年情况,因为牵扯年初公司需要支付工程款,一季度对公存款都有下降,但今年下降幅度较往年更大。”

  究其原因,该资深业务人士指出,一方面央行坚持中性货币政策,整个资金和M2增速都是向下趋势,必然带动社会资金量减少,最终体现在银行存款上,不可能像往年增长那么多;另一方面,现在企业和政府平台融资渠道都在收窄,对公企业和机构的流动性也在收紧。

  存款增速不容乐观

  某大行信贷业务人士认为,随着对金融业的监管加强,资管新规的逐步落地,当不合规的非标、理财等产品到期后,将不能存续,大量的资金无处可去,理论上有可能回到银行存款和标准债券市场中,银行目前的存款困境可能获得缓解。

  而前述银行资深业务人士认为,情况未必如预计的那样乐观。一方面从宏观环境上去杠杆还在继续,资金整体上还是较往年偏紧;另一方面虽然社会资金将逐步规范,但银行体系外循环的资金是否会回到体系内形成存款,目前尚不好判断。因为居民存款分流到表外理财趋势不容易逆转,互联网金融对资金的分流也很严重,银行存款利率没有抬升的情况下,存款回流的吸引力不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数业内人士对于2018年存款回暖预期并不乐观。

  居民储蓄率高增长是中国经济的特色之一,也是中国经济具有超强韧性,战胜债务风险的有力支撑。但前社科院副院长、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近日指出,去年中国居民第一次出现了储蓄增长率为负,中国居民很快将成为一个“赤字部门”。M2增长放缓,居民储蓄存款下降,企业定期存款下降,都将产生很大影响。李扬认为,居民与企业存款的减少,与居民、企业收入增速下降有关,体现实体经济存在问题。

  某券商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银行存款尤其是个人储蓄存款增速放缓甚至下降,这一趋势可能还将延续,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2016年起居民拿出大量储蓄投资房地产,居民杠杆率攀升,截至2017年9月,居民部门杠杆率超过50%,在发展中经济体处于高位;二是2012-2017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近1800万,而劳动人口正是拉动储蓄的主力军;三是消费增速加快,超过同期GDP增速,若消费增速超过收入增速,储蓄减少也是必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