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家谈混改: 各有优势,合作共赢

  [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各类市场主体的创新。新的时代,一大着力点就是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保护产权政策]

  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各类市场主体的创新。新的时代,一大着力点就是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保护产权政策。

  第一财经近日采访了几位民营企业家,包括三一重工(600031.SH)总裁向文波、中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简科技”)董事长杨永岗、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中航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航智”)董事长兼总经理田刚印、广东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讯方舟”)董事长吴光胜,探讨他们关心的问题,比如国企民企如何优势互补、共赢发展?混改为民企带来哪些发展机会?政府的服务如何支持民企壮大?

  民企吃下了定心丸

  定心丸

  向文波:党中央关于“两个不可侵犯”的提出以及加强产权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两个文件的出台,给广大民营企业家打了“强心剂”、吃了“定心丸”、有了“护身符”,解除了民营企业家财产安全预期的心头之忧。杨永岗:这给民企吃下了定心丸,很多民营企业家惶恐不安的心定下来了。

  南存辉:这在根本上为民营企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原动力,让民营企业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十九大报告再次重申“两个毫不动摇”,这释放给民企什么样的信号?

  杨永岗说,这给民企吃下了定心丸,很多民营企业家惶恐不安的心定下来了。

  吃下定心丸的不止杨永岗,还有南存辉。他对第一财经说:“这在根本上为民营企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原动力,让民营企业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他认为,十九大报告的相关论述中表明,将积极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赋予民营经济与公有制经济相同的市场待遇。这必将进一步激发民营企业积极投入到国民经济建设的各个领域。这些都表明,民营经济发展的“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具备,“一心一意谋发展”应成为广大民营企业家的时代命题。

  向文波则表示,十九大报告重申“两个毫不动摇”,一是更加坚定了我国民营经济发展政策举措的理论基石。二是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创造了更加有利的制度环境。党中央关于“两个不可侵犯”的提出以及加强产权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两个文件的出台,给广大民营企业家打了“强心剂”、吃了“定心丸”、有了“护身符”,解除了民营企业家财产安全预期的心头之忧;三是不断破除我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壁垒。总而言之,“两个毫不动摇”的重申,将继续提高民营企业的市场地位,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出新贡献。

  “两个毫不动摇”意义非常重大,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各种发展方向至少涉及未来30年,对民企来讲,至少要管一代人。从体制内出来的吴光胜充分肯定了“两个毫不动摇”,认为它的意义不亚于当时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他认为,怎么落实好才是更为重要的,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如何落实?吴光胜用了两个字“公平”,民企现在占了半壁江山,提供90%新增就业,70%税收。民企需要同等的法制和同等的市场环境,把这个做好,就无疑落实到位了。比如现在政府采购,有人觉得,采购国企反正没问题,但采购民企好像就有问题,怀疑采购者有问题,这种思维本身就不对。“同等法制就是给人同等的安全感,同等市场环境就是给人同等的竞争环境,有这两点就行了。”吴光胜说。

  混改给民企机会,呼唤同等待遇

  混改

  南存辉:混改给民企带来的机会太多了。尤其是对有品牌、有实力的民企来说,参与混改,不仅有机会分享国企科技创新成果,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提高经营管理规范化水平,实现转型升级,还可以使民企站上更高的发展平台,拥有更高的视野。

  向文波:从三一的实践来看,混改对企业是很好的发展机会,让我们突破了很多过去在发展领域方面的一些制度上的障碍。

  吴光胜:混改的领域完全可以进一步扩大。除了一些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非常核心领域,并且一看也是不适合民企做的,其他都可以放开。这样一来,市场的活力会更强。

  正在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给民企带来怎样的发展机会,哪些企业能够抓住机会?

  南存辉对第一财经称,混改给民企带来的机会太多了。尤其是对有品牌、有实力的民企来说,参与混改,不仅有机会分享国企科技创新成果,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提高经营管理规范化水平,实现转型升级,还可以使民企站上更高的发展平台,拥有更高的视野。国企有资金、资源和体量的优势,在某一些原先的垄断行业中,民企一旦进来,机制创新、管理创新和效率提升等带来的效益效率一定是双赢的。像能源这一块,现在通过混改都逐步放开了,而正泰又刚好在发力能源互联网与工业物联网建设。“我认为只要有充分竞争,有市场机制的导入,将来带来的效果肯定是裂变式的。”

  向文波也说,从三一的实践来看,混改对企业是很好的发展机会,让我们突破了很多过去在发展领域方面的一些制度上的障碍,比如与中国保利集团成立了合资企业,与中船成立了合资企业,很顺利地进入了军工领域。

  随着混改的推进,南存辉呼吁对民企实行与国企央企同等待遇。比如,有些大的、有实力的民企,能否和国企央企在评级、在银行信贷的资金成本方面享受同等待遇。正泰集团有实力走向“一带一路”,有很多的并购机会,但现在外汇管制比较紧,审批比较严格,南存辉希望能够对这些符合国家战略导向,也的确在扎扎实实做实事的创新型企业给予绿色通道。

  一方面,民企自身要加强内部能力,提升创新能力,更加去修炼和提升企业家的精神追求。另一方面,向文波也希望有更好的法制和政策环境鼓励和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客观上存在融资难的问题,还有就是进入难,所谓“玻璃门”、“弹簧门”等问题还是存在的。一些制度上的障碍以及认识上的误区,都需要社会一起努力来解决。

  吴光胜表示,他们是军民融合和混改的典范。华讯方舟跟央企混改,成为第一大股东,央企是第二大股东。“我们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央企的资产当年就从3块多增值到了30多块,增值了10倍”。他觉得这样的混改值得推广。央企就保持了一个董事席位,不干预经营。混改前,央企是亏损的,现在赢利了。当然,因为混改,华讯方舟也得益于央企股东的背景,获得了一定的资源优势。

  吴光胜认为,混改的领域完全可以进一步扩大。除了一些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非常核心领域,并且一看也是不适合民企做的,其他都可以放开。这样一来,市场的活力会更强。

  国企民企如何共赢发展

  共赢

  杨永岗:国企民企不是对立的,完全可以共赢发展。目前军民融合、国企混改也为民营企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南存辉: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化和价值理念,所形成的竞争优势不一样。民企市场敏感性强、机制灵活,而国企有资金的优势。

  向文波:民企在机制、体制方面更为灵活,国企在资本实力、品牌号召力、进入一些领域突破障碍方面相对来讲更有优势。

  吴光胜:在不同领域,国企和民企要发挥不同作用,涉及国计民生的、国防领域的、基础研究领域的,国企就该承担责任,因为国企对资源的垄断性、调配资源的能力,是民企不可企及的,也不宜一把全放开。但大部分能向市场购买服务的、能市场化的,就要放开,让民企都参与进来。

  国企和民企都是我国经济的重要力量,双方在发展中如何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杨永岗称,在实践中,国企民企不是对立的,完全可以共赢发展。目前军民融合、国企混改也为民营企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国企实力强,民企在效率和活力上可能更具优势。中简科技的很多客户是国企,与国企在技术上、资源上也有很多交流和合作。国企和民企合作可以实现优势互补,降低成本,增强国际竞争力。

  南存辉认为,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化和价值理念,所形成的竞争优势不一样。民企市场敏感性强、机制灵活,而国企有资金的优势。比如,从银行以前放贷来讲,央企因为块头大,评级高一点,利息就低,民企就可以利用这个资源优势与国企合作去投资重资产项目。与国企合作去竞大标,也比较容易成功。当然,国企有自身机制的问题,流程复杂,合作可以灵活一点,可以考虑与国企下面的子公司乃至孙公司合作。把复杂的先放放,简单的先来,一步步往前走,改革本来就是艰难的。只要国企民企勠力同心,奔着一个目标,最终一定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国企和民企各有优势。向文波表示,民企在机制、体制方面更为灵活,国企在资本实力、品牌号召力、进入一些领域突破障碍方面相对来讲更有优势。比如在国外有些国家,可能更在意民营经济,是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那么进入时可以更多发挥民企的优势;比如在像“一带一路”倡议方面,国企更有优势,那么民企就可以与之以不同形式进行合作,“借船出海”,互相促进。

  实践中也不乏国企民企双赢的案例,在不同业务阶段的领域里,发挥各自优势。比如,柬埔寨戈公省达岱河电站就是正泰集团与央企携手投资的,电站所有的电器设备都是正泰产品。该电站解决了戈公省60%以上的电力供应,对柬埔寨当地电网稳定、水资源利用、农业生产和生态建设等注入强大动力,有力推动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三一与中电建、中交、中铁、中建、中建材等20多家央企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开展了很多实质性的合作项目。未来三一还将在资本、供应链、海外重大项目等方面加强与国企的联动合作。

  国企民企如何共赢发展?吴光胜认为,其一,在同等市场地位上,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要破除玻璃门、弹簧门、天花板。其二,在不同领域,国企和民企要发挥不同作用,涉及国计民生的、国防领域的、基础研究领域的,国企就该承担责任,因为国企对资源的垄断性、调配资源的能力,是民企不可企及的,也不宜一把全放开。但大部分能向市场购买服务的、能市场化的,就要放开,让民企都参与进来。其三,两者完全可以合作互补,混改就是一个好的模式。但要把混改真正做好,做成有制度的混改,做成现代化的企业,而不是仅在资本上的混改,否则也没有意义。“把这三方面结合起来,就是落实两个毫不动摇的具体举措。”他说。

  政府供给优化极大便利了企业

  政府服务

  杨永岗:民营企业的成功发展一方面需要团队和市场的内因,而落户的当地政府作为外因也不可或缺,是保障民营企业成长发展壮大不可或缺的力量。

  田刚印:当时做完第一款飞机后就没钱了,北京市给我们投了些钱,又让我们去参加科博会,没想到在科博会上得到了军方的认可。

  向文波:国家大力推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切实推进简政放权。在企业经营一线,我们感受到无论在湖南还是在全国,政府的审批效率越来越高、企业办事越来越容易,简政放权已使企业普遍受益。

  吴光胜:这些年,我最大的感受是,在公平竞争环境方面,有非常明显的进步。举例来说,以前有些门,民企根本进不去,现在都可以进去了。这跟高层的重视有关。

  2008年,杨永岗放弃高薪和出国的机会,带领研发团队来到江苏常州国家高新区创业,开启了我国T700级以上碳纤维全面国产工程化的进程。十年磨一剑,打破了发达国家对高等级碳纤维的国际垄断。

  目前中简科技已实现ZT7系列、ZT8系列、M40J石墨纤维的工程稳定化。取得这样的成就,杨永岗说,他有四点体会:人才团队不光要技术先进,价值观也要接近,才能保持队伍稳定性;要有市场牵引力,保障技术落地;要让懂行的人有发言权和话语权;政府“懂得、舍得、等得”,愿提供保姆式服务。

  在杨永岗看来,民营企业的成功发展一方面需要团队和市场的内因,而落户的当地政府作为外因也不可或缺,是保障民营企业成长发展壮大不可或缺的力量。创业之初的艰辛几乎让他们焦头烂额。常州市、高新区政府及时出手,提供支持,让企业挺过难关,破茧成蝶。缺资金,政府给扶持;政策内的扶持资金不够,高新区政府和经信委主任就带着他们一家一家跑银行,直到贷款落实到位。

  2010年底,中简科技资金紧张到加班费的发放都成问题,不少外面的企业乘机开出高薪,试图“挖”走公司的骨干,当地政府又及时送来了慰问金,让员工们过了一个好年,队伍得到了稳定。

  “政府的贴心支持和高效服务是中简科技专心科技创新、快速发展的重要条件,我们有信心汇聚更多上下游企业,形成系列产品,满足我国不同行业的需要,实现我国碳纤维自主保障,进一步满足国家对高性能国产碳纤维的急迫需求。”杨永岗说。

  政府服务的改变,南存辉也深有感触。他说,近年来,浙江省大力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全面梳理和规范各类办事事项、优化办事流程,从服务、政策、制度、环境等多方面优化政府供给,给企业带来了诸多便利。浙江省工商联的一项跟踪调查显示,凡是在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地方,企业家们都反映办事效率提高了很多,为企业节约了很多时间和费用。在这方面,企业都要向政府学习。审批制度改革带动效率的提高,进而带来成本下降,这背后的效果是很大的。

  作为无人机等无人智能装备系统领域的龙头公司,2012年成立的中航智目前已经在北京、深圳、合肥、西安、南京、武汉等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田刚印说,当时做完第一款飞机后就没钱了,北京市给我们投了些钱,又让我们去参加科博会,没想到在科博会上得到了军方的认可。

  除了资金,中航智还获得了一些政策支持,比如房屋补贴、人才、落户等,这些政策可以让企业比较舒服,但真的让企业做得更好的是环境。田刚印表示,刚刚创业那会儿,和政府、央企打交道感觉很难,现在和他们的对接会觉得更加轻松,信息更加透明。公司也有政府的资金进来,但是除了开股东会时需要向他们报备,平时他们并不会来干涉企业的经营。

  向文波表示,国家大力推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切实推进简政放权。在企业经营一线,我们感受到无论在湖南还是在全国,政府的审批效率越来越高、企业办事越来越容易,简政放权已使企业普遍受益。

  向文波举了一个例子,2014年,三一重工与全球第一的随车起重机制造企业——奥地利帕尔菲格公司进行交叉持股,由于国务院简政放权将审批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三一刚好成为第一批受益企业,在湖南省整个审批程序只用了1周时间,比奥地利政府还快。

  中央和地方还着力建设全国联网的项目审批、核准和备案信息系统,极大提升了企业审批速度和效率。比如,三一重工收购普茨迈斯特的境外再投资项目,通过互联网在商务部系统内备案,不到1天时间就可以全部完成。

  向文波说,在缩减投资核准范围方面,政府逐步取消了一些企业自主投资必须申办或审批核准的事项,不仅为企业减负,而且加快了企业投资发展步伐。

  2007年吴光胜转战深圳创业,之前也曾有北京创业5年的经历。这些年,他最大的感受是,在公平竞争环境方面,有非常明显的进步。举例来说,以前有些门,民企根本进不去,现在都可以进去了。这跟高层的重视有关。以前领导来调研,基本是去大型国企,现在也很注重民企。经常找民企座谈,有什么政策也征求民企意见,有了直接反映诉求的通道。

  他列举了三个明显进步的方面:一个是各级领导的重视,从中央到地方领导,都重视民企,认为民企是新的动能;二是在一些具体的市场门槛上,明显比以前少很多,至少可以同时进门了;三是负面清单制度非常好,从制度层面上确定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什么是该管的,什么是不该管的,这个特别棒,还要继续加深加大加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