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均衡术:如何从“单中心”突进转向“多中心”发展?

  导读:若不出意外,成都2017年GDP将过1.3万亿,继续保持占四川省35%以上的高占比区间。但与此同时,成都与四川省内其他兄弟城市的GDP差距在最近几年扩大至万亿元以上。

  随着各地“两会”陆续召开,地方2017年经济数据进入披露期。若不出意外,成都2017年GDP将过1.3万亿,继续保持占四川省35%以上的高占比区间。但与此同时,成都与四川省内其他兄弟城市的GDP差距在最近几年扩大至万亿元以上。

  尽管成都在四川省“一家独大”的情况并非新鲜事物,但在中国经济开始动能转换,以及西部地区贫困攻坚等背景下,四川省内其他城市如何更好地寻求均衡发展依然非常重要。

  本报告将分析成都近几年的经济数据,以及对成都经济总量占比较高的因素,对未来四川省经济实现“多点多极均衡发展”的路径进行分析。

  成都“一城独大”

  根据四川省统计局披露的数据,2017年四川省经济总量接近3.7万亿。而尽管成都市数据尚未公布,但根据上一年度的成都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对GDP增速的预期目标计算,成都去年GDP有望达到1.3万亿以上,这意味着,2017年,成都市占四川省GDP的比重超过了35%。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由此引发的两方面问题值得注意。

  第一,成都市以占全省19%左右的常住人口比重、3%的辖区面积占比,贡献了全省35%以上的GDP,显示出了成都市强大的经济活跃度。

  第二,四川省其他城市,以81%的常住人口比重,97%的辖区面积,仅贡献了65%的经济效益,显示出了四川省经济地理发展仍保持着成都“一城独大”的局面。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成都GDP占全省比重较高,是其历史原因和地理优势。

  就历史原因看,成都自古即是一个重要的商贸中心,千年以来,依托四川广阔的腹地,成都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逐渐扩大,并成为了西部地区重要的政经中心。

  从地理方面分析,在四川盆地内,除了成都平原外,大部分地区以山地丘陵地貌为主,而省内城市与外界的经贸交往一直受制于交通基建的落后。与之相比,无论是位于中部平原地区的宜昌市,还是宁波、温州等地,都有更好的条件与重庆,或江浙沪地区的城市发展经贸。而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经济地理单元内,有利于条件最好的成都集聚资源。

  进一步的例子是,尽管太仓是江苏省的城市,但与太仓经济联系最密切的却是上海市。而四川省内的大部分城市缺乏这一先天优势,而减缓了当地现代经济发展的速度。

  同时,由于这样的地理地形特点,阻碍了区域内形成大市场,或城市群的聚集效率。与中东部地区相比,由于上述特征,在市场规模上,西部地区多以区域性的市场为主,同时也难见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发展的模式。

  为进一步说明情况,我们以三个省的情况进行类比。以最近几年各省市的GDP排名看,四川省、湖北省最为接近,而同时,成都市与武汉市的GDP排名也处于非常激烈的竞争中,而东部城市杭州市则仅次于成都和武汉,列全国第10位。

  在湖北省,武汉市GDP占全省比重达到36.8%,与成都市比重不相上下,但其省内排名二三位的城市——宜昌和襄樊,也分别达到11%左右的占比,在2017年,宜昌市GDP突破4000亿,显示出较强的增长潜力。

  浙江省的省会杭州,2016年占全省GDP比重为23%,宁波和温州分别达到18%和10%。

  因此,目前四川省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是,在GDP总量接近3.7万亿元的背景下,省会之外的其他市州能否加速发展,是四川省经济总量能否继续进步的关键。

  对成都而言,其自身发展也离不开所在区域整体经济水平的提高。

  四川“多点多极”发展策略

  对于目前四川省所面临的情况,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第一,就西部地区而言,在经济起飞阶段,要素向中心城市集聚的趋势短期难以扭转,这是一般城市的发展规律。

  即从资源要素从中心城市聚集,到资源从中心城市向周围外溢,不仅需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依靠市场行为,也需要政府对某些产业进行合理引导和布局。

  第二,四川省应该逐步实现由城市独立发展向城市群发展转变的发展思路,由各市州单打独斗向以经济区整体推进转变。

  因此哪些城市能成为推动四川省经济发展的“第二梯队”,成为四川省经济的副中心城市,是值得关注的重点。

  首先从经济数据看,根据四川省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绵阳市的GDP突破了2000亿元,成为四川省继成都市后,第二座GDP上2000亿元的城市,而作为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建设的唯一一座“科技城”,绵阳能否把握住本轮经济发展由传统产业向新经济、高新技术转变的换挡期,推动经济快速发展,值得期待。

  但与其它省经济“副中心”城市相比,绵阳目前仍需要“快马加鞭”。如简单将绵阳市与宁波市的经济数据比较,就可以发现其中的差距。

  金融方面,2017年,宁波市的上市公司数量达到73家,这一数量甚至比成都市还多两家。交通方面,宁波机场2017年旅客吞吐量达到939万人次,而绵阳机场仅355万人次。

  此外,在绵阳市周边,还有一座在最近几年有望GDP突破2000亿元的城市——德阳市。

  事实上,近几年,四川省在“多点多极”发展的思路下,推动了“成德绵一体化”,以及以成德绵为主体的四川省军民融合示范区,以期望能够以区域联动的形式,推动成都平原经济区的整体发展。

  因此,在未来,四川省能否依托绵阳区域副中心,通过成德绵城市群的建设,推动其他周边城市发展,是值得关注的一点。

  从目前的情况看,除绵阳因具备了经济、产业优势,有望在川内成为一个经济副中心外,另一个副中心的有力竞争者是泸州市。

  根据《四川省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泸州辖区内的川南临港片区,其目标建设成为重要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和成渝城市群南向开放、辐射滇黔的重要门户。

  但泸州市2016年GDP仅1481亿元,在四川省内排名第6,泸州市能否担此重任,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仍值得观察。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泸州市除了有自贸试验区这一独特优势外,一些跨区域的互联互通的重大项目也有利于泸州建设“副中心”城市,如川南城际铁路的建设等。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由于这些平台还在建设中,目前作用并不明显,但其内在能量正迅速集聚,其潜在动力将会在今后几年陆续释放,因此是值得期待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