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鹏飞:西安应增强向前看的意识

  随着改革开放和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的很多城市都有国内外的双向交往,都具有一定的国际性。但在国际化方面,可能中国只有少数一些城市达到了这样的标准。所谓国际化的城市,就是一个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它的资源和要素用的不是自己的,更多是全球的,生产的产品主要不是满足自身需求,更多是满足外面的需求,这意味着更有竞争力。

  因为全球的资源很多,如果一个城市更全球化,就意味着能够拥有更多的要素和资源,且是多样化的要素,想要什么样的要素就可能有什么样的。如果生产的产品和服务也是服务于全球,那么竞争力肯定非常高。如果城市的国际化水平低,主要依靠当地化的要素资源和市场,显然竞争力就小了。

  这不是一个全面的指标,最初的国际化指标是企业核心竞争力,企业竞争力最初的指标是市场占有率。市场占有率如果指的是全球市场,那么市场份额就高。也就是说,城市国际化和竞争力有非常重要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城市要追求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目前国际化的浪潮,首先是顺应中国和全球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中国和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而产生的。全球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的崛起使得中国逐渐向世界中心靠拢,中国整体上越来越国际化了。作为中国核心竞争力或者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撑,中国重要的城市也可以或者逐渐走向世界舞台。

  中国的城市需要这样的国际化。一是客观上,城市顺应了这样的趋势;二是主观上,城市在国内和全球竞争的条件下,也需要提出国际化的目标。因为,国际化能够提升它的竞争力,能够使它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最典型的是当一线城市出现扩散时,给所有的城市都带来了机会,谁先抓住这个机会,谁就可能成为一线城市。这意味着二线城市要分化了,可能一部分二线城市要先走一步,另外一部分二线城市可能相对要缓慢一些。

  哪些城市能先走一步呢?这个先走一步的城市,我认为它首先应该有比较好的发展基础。可以从资源和企业的扩散来分析。

  资源扩散的一个典型代表就是人才的扩散,一线城市的人才如果向外走,他们愿意到哪些地方去呢?显然是就业机会好、收入比较高的地方,还有就是城市的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比较好的地方。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它如果要扩散业务会考虑这个城市是不是中心城市,中心城市的规模有多大,这个区域的市场规模就有多大,这是它们重要的考虑因素。通过就业机会能判断出这个区域的经济活力和实力怎样,再结合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是否够好,这样的话就基本区分出来了,一些大区域的中心城市可能相对比较好。

  从这些数据来看,像武汉、成都、南京、杭州、苏州等城市比较强,西安相对靠后,但是西安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优势,就是它在西北地区是明显高于其他中心城市的一个城市。它是西北的中心城市,如果抓住这样的机会,我觉得还是会有发展条件的。

  作为身处西北地区中心和内陆的一个城市,西安很长一段时间内相比沿海城市具有一定的交通优势。现在相比沿海也还有优势,包括西安的生态环境等。并且我还想强调的是即使在更远的时代,也不是只有沿海城市才能获得很重要的发展。瑞士就是在内陆,还有德国慕尼黑,以及整个中欧地区发展也很好,美国芝加哥也是离海很远的地方,也发展的挺好。何况是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沿海和内陆的差异在缩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内陆地区全球联系的总体条件中,劣势条件在下降,优势条件在上升。

  我注意到西安的旅游做得不错,在全国内做得挺好。但是从“软”的方面来看,历史的这个包袱可能会成为一些城市发展的羁绊,我在其他地方注意到这样一些情况。西安给我最重要的感受是,历史文化对城市发展有一个吸引全世界的促进作用。但就思想观念上来说可能有一个包袱,或者说一个负面的影响。总体来看,西安这一区域的创新意识、开拓进取意识、与众不同的意识、创业意识、冒险意识相对来说要弱得多。直接的表现就是这里的中小企业创新创业比较少。

  我直接意识到的一个情况是,我去西安多次,无论是在正式还是非正式场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说我们西安过去是如此的好,我觉得总是回望历史,那么就说明对发展本身、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自信,也没有向前看的意识。

  西安的高校非常多,这是广东和浙江等沿海地区特别渴望的。西安有无数的高端人才,结果人才都跑到广东浙江那边去了。所以,西安现在最需要的是扩大微观基础的建设,大众创业最需要在地方推动,国际化当然有利于推进这个东西。西安现在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重建它的经济的微观基础,这个是特别重要的。

  随着中国的崛起,来中国经商、求学、居住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从国家层面来说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原来中国在这些方面都是中国人口“流出”,现在外国人口“流进”,很多制度需要完善。

  如果说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获得的是全球化的资金红利,美国获得的是全球化的人口或人才红利,那接下来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也可以获得人口红利。所谓人口红利就是全世界优秀的人才可以向中国聚集。但现在关键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人才聚集可能会带来一些的问题,那我们就要有一定的配套制度。

  比如美国,什么样的人可以进去,什么样的人来这定居到什么程度才有绿卡等等,都有一系列的条件。我们就是要做这样的工作,但需要先试点,那西安就争取试点,既为国家探索了这个制度标准,也在试点的过程中把人才引进来了。

  (倪鹏飞: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代表著作《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曾获第十一届孙冶方经济学著作奖。)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