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2日央行重启逆回购, CPI上涨不构成货币政策压力

  1月10日,央行时隔12个交易日后再度重启逆回购,进行了600亿元7天期逆回购、6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当日有1200亿元逆回购到期,公开市场净投放为零。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考虑到“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定向降准和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当前流动性的平稳大概率将延续到春节前后。

  同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2月CPI(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8%,全年上涨1.6%。机构预期,2018年通胀将温和回升,CPI同比增幅将达到2%~2.5%,但当前时点来看,通胀及通胀预期的升温,并不构成货币政策调节的要求。

  逆回购重启

  尽管央行此前连续12个交易日暂停了逆回购操作,此间在公开市场上净回笼高达10500亿元,但年后银行间与交易所资金面均保持稳定。

  上交所隔夜国债逆回购GC001加权利率1月10日收报2.5540%,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保持在3%下方。

  “年后一周内流动性水平出现明显转松现象,货币市场利率和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从2017年年底的高点快速下行。”明明认为,最近资金面改善主要有赖于财政存款的大规模释放。

  而当前流动性的平稳是否能延续到春节前后?明明认为,春节前后流动性持续改善是大概率事件。

  首先,“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保证春节期间流动性环境较为适度。2017年12月29日,央行决定建立“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允许在现金投放中占比较高的全国性商业银行,在春节期间存在临时流动性缺口时,可临时使用不超过两个百分点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使用期限为30天。此举将有助于平抑流动性的季节性波动。

  其次,定向降准和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大概率将于2018年2月实行,对春节后流动性有较大正面影响,自动质押融资业务新规将于1月29日正式施行也将有利于春节前后的流动性环境。

  明明预测,随着年末资金面紧张局面逐步缓解,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将维持在3.8%~4.0%区间。

  CPI温和上涨

  1月10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12月与全年物价数据。

  从单月数据来看,12月份CPI同比上涨1.8%,涨幅比上月上升0.1个百分点。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食品价格上涨是拉动12月CPI上升的主要原因。

  12月PPI(生产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9%,涨幅则比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刘学智表示,前期价格上涨较大的上游产业呈高位回落特点,12月PPI同比涨幅缩小基本符合预期。

  全年数据来看,2017年全年CPI上涨1.6%,涨幅比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全年PPI上涨6.3%,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5年的下降态势。

  刘学智称,2017年全年CPI平均涨幅收窄,核心CPI稳中略升,预计2018年CPI同比涨幅将上升至2%左右,通胀水平温和,PPI将保持增长态势,涨幅有所收窄。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2017年CPI涨幅显著低于3%的目标通胀率,预计2018年政府还会把目标通胀率维持在3%,但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2018年的实际通胀水平将在2.5%左右,可能会比较接近目标值。

  章俊也认为,虽然诸多因素指向通胀率可能回升,但2018年物价上涨整体可控,不会成为政策层面的焦点性问题。

  “从实体经济层面来看,年内出现经济过热而引发较高通胀的概率很低。”章俊还表示,从货币层面来看,虽然央行目前没有跟进美联储加息,但金融去杠杆已经显著推高市场利率,中美利差维持在高位,为稳定人民币汇率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章俊认为,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的统筹下,“双支柱调控框架”下的中性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将继续推动金融市场去杠杆,因此从货币角度来看,没有通胀大幅上升的基础。

  存贷款利率是否需要调整?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央行是否需要调整存贷款利率,近日再度引发市场讨论。

  刘学智认为,总体上看,2018年物价形势将有助于经济平稳运行,不会产生货币政策相应调节的要求。

  国泰君安固收首席覃汉认为,近期对加息讨论的升温,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市场对于通胀的担忧正在抬升。“从通胀、宏观、政策等多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目前并不是一个适合传统加息的窗口期。”覃汉称。

  覃汉认为,虽然短期内,乃至2018年上半年,传统加息可能都很难看到,但是在下半年随着通胀压力增大、银行净息差持续低位,以及脱虚向实下的信贷投放走高,存贷款利率存在不小的上调可能性。

  再从人民币汇率的角度来看,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近日也表示,真正对金融市场和汇率有影响的不是存贷款基准利率,而是金融市场利率,因此,不主张甚至是反对目前加息。

  “最近几个月,金融去杠杆导致金融市场利率上升,上升以后和美联储利率相差1.5个百分点,所以不存在汇率压力问题,也不一定要提高实体经济存贷款利率。”对未来三到五个月的判断,盛松成则认为,要看CPI水平。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政策工具既需要将存量债务保持在一定的水平上,又要控制增量债务。保持贷款基准利率不变,可以让存量债务的利息基本不变。银行通过对新增贷款的利率上浮,即可应对市场资金供求变化。2018年基准利率仍将保持不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