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临空经济”蓄势待发: 吸聚高端产业、增强枢纽功能

  一直以来,地处珠江出海口的广州“因港而兴”,港口带来经济的繁荣,并逐步推动广州成为华南门户和一线城市。

  如今,广州希望也能在海陆之外的第三条“赛道”上领跑——依托空港,吸聚和培育临空指向性强的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加速自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并打造成为国际航空枢纽和枢纽型网络城市,进一步巩固提升广州的城市功能、地位和影响力。

  2016年12月,国家批复同意广州建设临空经济示范区,这为广州推进上述战略提供了政策助力,以及更多的探索空间和契机。

  实际上,近一年来,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的建设亦有所突破。一方面是机制体制的梳理、完善和创新,包括获得更大的行政管理权限、确立“管委会+公司”开发模式,以及推进诸如“三互”大通关等一系列改革实施,加速构建契合临空经济发展的机制体制;另一方面则是在招商引资上“开足马力”,包括明确产业发展布局、强化优惠政策配套支撑等,初步形成一定的产业聚集。

  多位受访专家指出,临空经济的发展对推动广州产业升级和参与全球产业分工都具有重要意义,而未来的探索重点仍在于进一步理顺机制体制和优化营商环境,以吸聚更多国际化高端要素。

  临空高端产业加速集聚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是全国三大门户复合枢纽机场之一,2016年旅客吞吐量达5973万人次、货邮吞吐量也达165万吨,二者均居全国第三位,并且分别排名世界第15位和第18位。

  如何依托巨大的人流、物流和信息流发展临空经济?这是广州当前正寻求解答的问题,而透过招商引资,政企行动开始呼应。

  “我们计划投资不低于5亿元建设唯品会广州空港跨境电商运营总部。”近日,唯品会副总裁黄红英作出如上表述。

  当天,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迎来43个项目的签约或动工,计划投资总额超过700亿元。除唯品会外,还有顺丰速运华南(广州)航空快件转运中心项目,该项目预计2020年建成,届时将投入8架全货机,年均将带来15万吨的航空进出港货量。

  不仅如此,广州空港经济区相关负责人还介绍,今年广州空港经济区还新增日本本田公务机、新科宇航客改货等重大招商项目25个,明确投资总额约364.74亿元。

  可以看到,这些项目大多集中在临空指向性强的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上,比如航空维修与制造、航空物流、商贸会展、航空总部、航空高新技术产业和飞机租赁等领域。

  这推动着该示范区加速构建“以航空运输为基础、航空关联产业为支撑”的临空产业体系。比如,随着新科宇航客改货等一系列项目落户,该示范区已成全国重要航空维修基地,今年前三季度飞机维修基地实现营业收入23亿元,增长27%。

  广州空港经济区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未来将继续培育“航空+”新业态,建成全国重要临空高端产业集聚区。同时指出,广州空港没有那么多地可发展大的加工企业,因此要更聚焦航空产业价值链上的创新企业和创新模式。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这扭转了广州航空方面过去在区域内招商引资优势不突出的局面,广州希望吸聚高端资源,必须确保在激烈复杂的竞争中不落人后。

  与此同时,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机制体制的突破和理顺,以及营商环境的优化亦在同步推进。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广州市级层面赋予其控制性详细规划审批、城市更新等54项行政管理权限。这使得“空港事,空港办”成为现实,有效提高管理和服务效率。此外,税收、土地出让收入分成和投融资体制等方面亦有突破。

  广州空港经济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临空经济示范区的获批给予广州在优化通关服务、监管模式、对外合作、投资便利化等方面更大的支持政策和便利性。

  事实上,空港体制机制创新试验区亦是国家对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提出的任务之一。按计划,未来广州还将全面复制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经验,探索形成“广州特色”的空港型自由贸易发展模式。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高端产业聚集不足和机制体制确实是过去制约广州临空经济发展的两大瓶颈,因而也成为此番首要突破的重点,并且未来仍要继续深入推进,重点应放在继续理顺省、市以及港-产-城“两级三层”关系上,扫清更多障碍,调动更多资源,形成更大合力。同时,坚持立足于吸聚高端化、国际化的临空产业要素上。

  “临空经济的高端化属性,对于广州产业进一步转型升级,进而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将有极大促进。”曹允春说。

  迈向国际航空枢纽

  按照广州此前的规划,从2017年至2019年,广州国际航空枢纽和临空经济示范区在基础设施、航空维修、航空物流等领域计划要推动重点项目80个,总投资为3145.15亿元。

  当前,除上述产业项目密集落户外,一批重大基础设施工程也在快速推开,如白云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主体工程已封顶,计划将于2018年2月启用;白云机场商务航空服务基地(简称“白云机场FBO”)也在12月3日正式运营,未来还计划通过二、三期工程,建成国内最大商务航空服务基地,提供超过150个供商务机位。

  这些行动和计划也直观体现着广州发力航空“赛道”的雄心。胡刚指出,过去,港口在大城市发展中作用突出,主要是可服务于工业时代大物流的进出,但如今,随着产业走向高端化,尤其是服务业成为经济发展的一大重点,空港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

  曹允春也认为,我国当前对临空经济的重视,一大重要背景是全球经济一体化进入新阶段,包括“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指向广州此番着力推进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的深层次考虑。这座被誉为千年商都、历来以开放排头兵形象示人的城市,希望能够进一步链接全球,而建设国际航空枢纽被认为是一大重点。

  广州“十三五”规划提出,重点打造国际航运、航空和科技创新“三大战略枢纽”,形成新的动力源和增长点。

  与之一脉相承的是,广州市委十届九次全会又进一步提出,广州将加快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强化城市的集聚和辐射带动作用,提升国家中心城市职能,成为世界城市体系核心节点。

  因而,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也被广州视为增强其枢纽功能,抢抓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及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等重大机遇,进而巩固提升城市功能和影响力,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的载体和平台。

  广州空港经济区相关负责人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际航空枢纽是全球高能级生产要素集聚洼地,将有助于广州发展进一步聚焦全球资源配置,拓宽国际视野,提升城市竞争力和国际化水平。

  广东省政府参事、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分析认为,能否发挥枢纽带动功能,还须看以广州为枢纽的市场网络、交通网络、信息网络的开放性和连通性,这三重网络及其运行规则越完善越开放,广州的吸附功能和辐射功能就发挥得越充分。

  而从这一思路来看,广州针对国际航空枢纽亦提出一系列具体目标,包括:到2019年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72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达230万吨;与国内、东南亚主要城市形成“4小时航空交通圈”;与全球主要城市形成“12小时航空交通圈”和在珠三角地区实现货物通关“一体化”和24小时通关等具体目标等。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