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局中局” 大佬争抢AI世界门票

  All in AI,AI in ALL……下了饭局,大佬们都在全力抢夺通往AI世界的第一张门票

  [数月前宣布成立阿里巴巴达摩院,未来3年投入1000亿元,集结世界上的顶尖科学家进行人工智能前沿技术的基础研发。在本次大会发布的18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里,阿里云“ET大脑”上榜。]

  从旅游景区“水墨乌镇”到互联网时代的“云上乌镇”,刚刚过去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一年一度的乌镇时间变成人工智能(AI)的主场。

  游客在游览车站点扫码,车船智慧调度平台就可以立刻调动附近的车船接送,背后源自游览车和摇橹船上都安装了GPS和北斗双模定位系统;每个博览会展馆入口都站立着几位会场服务“小助手”,不仅可以为参会人员提供会议议程介绍、展位分布、交通路线查询,还可以识别嘉宾主动打招呼;同时,园区内还有数个垃圾收集机器人和安防巡逻机器人也在行走忙碌。

  不仅如此,人工智能也成为嘉宾演讲中交集最多的一个词汇,其中人工智能分论坛更是成为全场最为火爆的论坛,一个小会场挤进去上百号人,门口还排起了长队。

  BAT的AI平台梦

  人工智能更是成为乌镇饭局上的话题。“大家一起喝酒,谈到无人驾驶,他们给我出主意,说百度应该做一个广告,画面就是坐在车里喝酒。因为无人驾驶,所以就没有‘酒驾’这个说法了。”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李彦宏说道。

  在过去的一年,饭局上的大佬们也都在抢夺通往AI世界的第一张门票。百度成为其中布局最早,也是用力最猛的一家公司,他们将无人车开上了北京的五环,希望撕下过去传统互联网“搜索公司”的标签,AllinAI。

  面对被炒得火热的人工智能,李彦宏提出AI发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以智能驾驶为例,李彦宏坦言只有几十辆车可以做Demo(测试),没有一辆车卖出去,大概从明年开始才会有商业化。“无人驾驶是一个从Level1到Level5能力逐步增强的过程,大概方向看清楚了,但每一步到底能走到什么程度,还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面对人工智能飞速发展,出现在两个饭局的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提及,他1993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毕业论文设计就是用计算机算法来预测股市行情。但此后十几年都没有动静,到了今年,AI变得非常火热,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纷纷进入战场。

  腾讯一直被认为在人工智能领域后发力。腾讯更看重场景,尤其是AI与医疗领域结合应用,而医学影像识别成为马化腾在大会上频频提及的案例。

  在今年11月科技部公布的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中,明确将依托腾讯公司建设医疗影像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几乎在同时,腾讯也提出了“AIinALL”的战略口号。“AI是未来的方向,AI与医疗结合是非常好的落点,也是民生最关注且可行的问题。”

  马化腾话音刚落,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就提出了不同观点。他认为AI并非突然热,而是因为大数据、计算力以及算法三者合力之上产生的。AI更准确的翻译应是“增强智能”——不是为了取代人类,而是在人类智力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过去一年赌上身家性命押注AI的联想,正在基于大数据深度算法对供需环节进行预测,希望借此来提升整个社会生产效率。

  未在饭局中现身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此次大会上谈及最多的话题也是人工智能。自我调侃不懂技术的他,数月前宣布成立阿里巴巴达摩院,未来3年投入1000亿元,集结世界上的顶尖科学家进行人工智能前沿技术的基础研发。在本次大会发布的18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里,阿里云“ET大脑”上榜。过去一年,该技术已经在城市治理、交通调度、工业制造、健康医疗、司法等领域应用,也被视为阿里AI能力的象征。

  平台之外的应用场景磨合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头部公司都在寻找自己在AI领域的立足方式,建立开放平台、扶持技术创新、打造生态联盟,但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建立AI平台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公司在从资讯、硬件、教育、内容等领域进行单点突破,解决细分且具体的AI场景问题。

  “人工智能发展一定要避免技术过剩而应用不足。”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猎豹移动CEO傅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司纷纷前往美国湾区抢夺AI人才,但傅盛认为,“人工智能是体系化的技术,你要找到场景,涉及到各个层面去落地,它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果花大力气把海外人才引入中国是有成功机会,但核心力量还是要中国自己来培养。”当下他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进行AI技术落地,而不是研发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技术。

  他将技术分为两类,一是爆炸性技术,二是融合性技术。而今天,人工智能正在朝这样的方向发展,即把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做到用户喜欢且合理的水平。

  在一众大佬的“怂恿”下,一场乌镇饭局让平日里针锋相对的小米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雷军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首次聚首碰杯。两者均在借助AI提升智能手机的处理能力上,在市场上短兵相接。

  雷军认为,“AI不仅带来新一轮技术革命,也给企业家带来了新一轮焦虑。”

  余承东则进一步谈到AI应用于智能终端的挑战,之前华为已经推出了搭载嵌入式神经网络处理器(NPU)的旗舰手机华为Mate10,但这过程中,功耗和产品打磨都难度颇高。

  在教育领域,沪江已经在智能课堂中应用AI技术,部分课程甚至可以实现全程没有老师,但沪江创始人兼CEO伏彩瑞告诉第一财经,AI作为底层技术能够打破师资力量不足的瓶颈,并解决学生个性化需求,但是如果没有使用场景就会失去意义。进一步说,教育是一个需要培育的市场,现在讲借助AI实现商业化还为时过早,“教育不是纯粹的生意,急于盈利会打破平衡”。

  号称借助机器和算法干掉记者编辑,人工智能技术也给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等移动资讯平台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但在实际场景应用中,一点资讯总编辑吴晨光发现,过度依赖算法推荐模式,会导致阅读浅薄化和低俗化,信息孤岛或茧房效应,甚至标题党和假新闻的泛滥。为此,一点资讯采取算法+编辑、机器+人工的人机结合模式。“与人工相比,算法一定是提升了效率;人工的出现是保证公平,即公众的知情权。”

  在乌镇饭局的觥筹交错与刀光剑影过后,让人工智能走出实验室,进入企业生产环节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才是第一要务,一场堪比工业革命的技术革新刚刚起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